【三月藝術專題】小松美羽 神獸護心靈

2018-03-07

被喻為真實版《神隱少女》(千與千尋),日本美女畫家小松美羽(Miwa Komatsu)因從小在長野縣山上長大,常看到別人看不見的物種及親歷動物瀕死經驗,出道後憑繪畫神獸走紅。2015年,她的畫作《歷史廢墟的守護獅》在佳士得拍賣,同年彩繪有田守護犬《天地守護獅子犬》被大英博物館典藏,備受肯定。去年,她參與電影《花戰》製作,被Sony Xperia邀請拍攝廣告,又常公開作現場作畫表演,走紅程度凌厲。上月下旬,她來港出席個展。第四次來港的她說,香港神獸很多,有龍還有鳳凰。

文:何兆彬
圖:Michael、Kenny

Image description 小松美羽

爺爺是書法家
2011年出道,小松美羽走紅的速度很快,她繪畫的神獸系列,已成了她的標記。從小在長野縣的山上長大,自小喜歡塗鴉,大學修讀東京女子美術大學。畢業後她本來創作只有黑白的銅板畫,後來風格轉變,開始繪畫越來越大尺幅的壓克力畫,顏色繽紛,作品全以守護獸為主題。除了天賜的才能,小松也一直透露自己有受到爺爺的影響,小時候的她,常伴在書法家的爺爺的身旁。

「即使現在我做Live Painting作畫,都會用祖父生前用的毛筆來作畫。爺爺令我畫畫非常有迫力,可能是因為他是書法家吧,從小寫字都有受到他的影響,即使現在我作畫也會有類似(寫書法)的動作,應該也是他的影響吧。」小松被日台傳媒稱為「神隱少女」成人版,她擁有一雙類似通靈的眼睛,從小就看到別人看不見的事情,按華人的說法,就是有天眼通/陰陽眼。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是她小時候在山上的雪地上迷路了,被一隻小山犬領路,但山犬沒有腳印。小松知道牠並不屬於這個世界。她從小就在山上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她透露過,當中包括了像《幽靈公主》中的物種精靈,或者女主角小桑(サン)身邊的白色大狼莫娜(モロの君)等等。

「我從小是在長野縣長大。在山上長大,你常遇到一些東西。其實我看到的東西,的確是我比較容易看到,但其實每個人都有機會看到的。長大後,我才發現我看到的神獸,在香港也可能看到,牠們就像是寺廟的石獅子一樣。我去了解它們之間的關係,才明白到為何有人把祂們創作出來,放在寺廟前,那是因為牠們可以保護人的心靈,讓人心純潔,讓祈禱可以上到天上!人的靈魂一直在輪迴,我這一生是日本人,上輩子可能是中國人,再上輩子可能是非洲人。靈界不容易理解,但我的畫可以當一個媒界,我希望經由畫作,讓人的記憶回到一個純潔的狀態,讓人的靈魂更加成長。」

Image description 小松美羽常穿白袍公開作Live Painting表演。

Image description

由線條到色彩
未成名前,小松的創作只限於尺幅小,非黑即白的銅板畫。題材方面,也多涉及靈界。她早期的名作《49日》,以日本文化裡逝者靈魂會在世界上停留49天的傳說為題材,以獻給逝世的摯愛書法家爺爺。後來往紐約觀摩藝術後,為了突破,她決定告別黑白。破斧沉舟,回到日本後,她把《49日》的銅板摧毀了,以示決心,開始創作中、大型的彩繪壓力克神獸畫。

「我從小就喜歡有線條的繪畫,小時候媽媽常給我看兒童書,當時不知道是什麼。18歲時讀美術大學,才發現自己要找的線條就是銅板畫,所以先去創作銅板畫,以表現自己的創作。」小松:「大概25歲時,我去到紐約,我才學習到顏色的力量。」當時她不斷逛美術館,看了很多作品,知道了版畫跟印刷都是Print這個英文字,「我開始思考,為什麼自己從來都不拿筆來畫畫?當時在紐約,我本來將自己作品都拍了照,想給人看看。但結果沒有人要看,他們都說到你拿獎後再來吧。我思考自己是否要創作只有一件的作品,使用更多的顏色,來跟這世界打仗!」

回到日本後,發生了另一件事,直接影響到她的創作,「後來我去了日本的古老神社──出雲神社,看到很多人在祈禱。到神社的每個人,都有不同想法及期望,我突然之間,看到了他們的祈禱是很多顏色的。原來每個人向上天祈禱,宗教或許不同,但心態是一樣的。回家後,我希望用更多顏色來表現自己。當時我又在佳士得、蘇富比看了很多拍賣,我就定下了目標:有一天自己的作品一定要在這裡被拍賣!過了幾年,結果作品真的在佳士得拍賣了,我覺得,還好當時自己有下了決心。」2015年Christie佳士得香港拍賣了她一幅《歷史廢墟的守護獅》(1.3 X 1.6公尺),以高於估價一倍的20萬港幣拍出。同年,她的彩繪有田守護犬《天地的守護獸》由大英博物館收藏,她在畫壇的地位開始受到肯定。

受到注目,但同時傳統的報道焦點,多少落在她的美貌上。抗拒嗎?「其實我個性很害羞。日本的確有這樣的報導,但因為這樣,不少人去了解我的畫作。這種報導本來我是排斥的,但後來漸漸把它正面看待了。現在我會覺得:謝謝大家的注目!當然,長相方面,我要謝謝父母親。

Image description Miwa Komatsu Close Friendship, 53.0 x 53.0, 2018, Acrylic on Canvas

Image description Miwa Komatsu Waterfront, 116.7 x 90.9, 2018, Acrylic on Board

沒固定信仰
日本人把很多事情都儀式化,小松也一樣。她近年多做Live Painting現場作畫。繪畫時,她身穿一件合氣道道袍;作畫前,她會先合十、打坐、冥想。「我在Live Painting的時候會穿白袍,這緣於有一次我去福岡能劇劇場上做表演,為了表達敬意,我穿了白袍作畫。修行方面,我去過泰國學習,冥想時會念咒文,這會令我作畫時更有力量。」小松沒有固定宗教信仰,她強調,自己視每個宗教都一樣,「大概五年前,我有去學不同的宗教,七年前我去上猶太教的課,我也上課習聖經,又去過以色列看聖經故事的地方。我不會固定相信一個宗教,我覺得每個宗教都一樣,大家都是誠心去祈禱。」

她的畫作,神獸眼睛特別大,有其用意,「神獸保護人的心靈,令他心靈純真。我的畫神獸的眼睛都特別大,用意一是保護人,二是跟人有連接。當日後畫放在某人家中,也希望能保護那地方。」她說:「每個人都有一種顏色,祈禱有天地,也會有生死,自然也有神祗,而神獸就是一種連接生死的存在。」

去年參與電影製作,替《花戰》中女主角繪畫戲中的畫作,此外她也常常跟不少傳統藝術工藝師合作,「參與《花戰》,是因為受邀請後,我看過劇本,覺得自己跟那女孩很像,我就跟編劇他們說,我只能畫自己想畫的東西,後來他們同意了,有交流才有電影中的呈現。其實日本有很多傳統都是由中國傳過去的,和服也有吳服的說法,說是古代由吳人傳過去的,只是日本人擅於把它們融合到自己的文化裡去,現在我比較多到國外,也希望日後跟把作品多跟不同的地方連接。」

她的Live Painting現場作畫表演,也就是跟不同地方連接之一。上月在台灣開個展,她為台灣繪畫了水龍。3月25日將在香港公開表演的她,在香港可見到什麼守護神?來港繪畫,會為香港帶來什麼?她肉緊地說:「香港有很多很多!香港很多神獸!其實我是在台灣有看到龍,所以才畫了水龍。在香港我看到很多,除了龍,我還看到有鳳凰的身影。下次我來作畫時,會把祂們都應用到畫作上面。」

#WhereisArt:你經歷過最富藝術性時刻,你在何方?「說來像很玄妙,我畫作品,有時候會覺得畫中神獸會動,有時候祂們會跟我說話。周遊列國看展覽,有時會有策展人問我:你是否能聽到這幅畫在跟你說話?現在,我們生活在一個很物質的世界,但如果有人能感受到物質以外的東西,這對我來說,這就是很Artistic的時刻。」

Whitestone Gallery
荷里活道57-59號(公利真料竹蔗水對面)
展期:即日起至4月1日

(*小松美羽將在3月25日到中環H Queen's地舖公開表演Live Painting。)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Miwa Komatsu Wind Blown by Guardian Dog, 35.0 x 27.3, 2018, Acrylic on Canvas

Image description 她繪畫的神獸,眼睛特別大,有其用意。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Miwa Komatsu Encounter at the Zone, 130.3 x 162.1, 2018, Acrylic on Canvas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