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背包愛與憎

2019-01-29

日本放送協會(NHK)本月5日發布新聞,指在日本的電車和車站裏,最令日本電車族感到困擾的事情,今年躍居第一位的是「隨身行李的攜帶及放置方式」。由日本73家民間鐵道公司加盟的日本民營鐵道協會,每年都在其官網作問卷調查,結果是連續9年第一的「喧鬧的對話聲和打鬧行為」被取而代之了。據分析指出,這原因可能是使用背包的通勤族愈來愈多,民眾都有在擁擠的車廂中被背包「攻擊」或壓迫的經驗。

占飛曾經有過類似經驗,有一回坐在巴士近走道的位置,一名揹着背包的乘客下車時,那背包碰到占飛的肩膀,非常疼痛,那乘客說了一聲sorry後便下車而去,占飛推想背包裏面大概放了手提電腦,是異常堅硬的物件碰到肩膀才會那麼痛,但卻無法追究了。自此,占飛每次不管是搭地鐵、巴士或電車時,都會特別留意使用背包的乘客,深恐受到第二次碰傷。留意歸留意,受到背包擦過胸背或壓着身體的情況卻是避無可避的。

Image description 近年,不只長途自助旅行的旅客愛用背包,不少上班族、不論男女也愛用背包。

擠迫車廂碰撞到人

日本各家鐵道公司都用海報或廣播呼籲乘客,使用後背來揹背包的,切勿造成旁人困擾,應該把背包反揹在胸前,或放在行李架上。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除了機場巴士外,都沒有放置行李的架,更不會用海報或廣播來提醒背包客注意勿碰撞到別人。相信不少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的市民,都有過被背包擦撞碰擊的經驗吧?

香港的背包客,一定是愛用背包的人,但香港的乘客,不管是坐在巴士近走道的,抑或是搭乘電車或地鐵的人,特別是年紀較大的長者,相信有不少是對背包心存憎恨的吧?這份憎恨的心理,一定是被碰撞過或者像占飛那樣撞到痛楚才產生的,但不管愛與憎,背包卻時刻都出現在大眾眼前。

背包的愛與憎,香港小學生揹的書包也涵蓋在內。記得當年徐小鳳唱的《讀書郎》嗎?開頭幾句是這樣的:「 小嘛小兒郎,揹着那書包上學堂,不怕太陽曬,也不怕那風雨狂,只怕先生罵我懶哪,沒有學問喔,無臉見爹娘……」那時揹的書包是多麼的輕,孩子都懷着開心的心情去學校。曾幾何時,書包變得沉重了,特別是如今的電子化書本時代,還得揹着那重重的書包去上學,對於揹着的書包,那是由愛變憎吧?哪像日本小學生的書包,裏面裝的只是零食而已。所以日本學童最愛書包,而香港的學童卻有點憎恨書包。

Image description 日本學童用的書包既輕便又防水,吸引中國遊客和歐美年輕人購買。

日本書包成搶手貨

不過,日本兒童最愛的書包,去年也漲價5%,一般的售價都要四千港元,有的更高達五六千港元,愈賣愈貴,令家長又愛又恨。而香港的書包不也是在漲價中嗎?小孩愛的,有些家長卻負擔不起,不也是既愛且恨嗎?這幾年,就連中國大陸的遊客到日本旅遊,也開始搶購日本書包,就連歐美的年輕人也因為看到宣傳而開始購買,因為日本書包的設計既輕便,又防水。

著名女作家亦舒寫過一篇小說名叫《偷窺》,裏面寫的15歲窮少女小屏,很想擁有一個名貴背包,她看到一個比她稍大的女孩有一個漂亮的背包,問她多少錢,那女孩答1000美元,還對她說想要的話也可以擁有,問她想不想把舊書包換掉?小屏說想,便跟着這名姐姐到了一處好像倉庫的大廈去。

那姐姐敲門後說了暗號便推門進入。走着走着,當小屏懷疑這是什麼地方時,便來到一家裝潢得美輪美奐的店舖,裏面已有很多人在選購物品。這時,那位姐姐又問她,真的想更換背包嗎?小屏肯定地點頭。後來小屏發覺試衣室裏的男女,神色都非常奇怪,更聽到試衣室裏傳來慘叫的聲音,她才弄明白,原來那是要靠出賣皮肉交換才能獲得。小屏猛然醒悟,奪門而出,最後還是揹着她的舊背包。

背包如果是用真皮製造的話,名牌的一個要價都上萬,有的更貴到五、六萬。當然買得起這麼名貴背包的男女,是不會去擠公共汽車的,更不用說輕易撞到別人,讓別人產生憎恨的心理。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