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難民日?這麼近,那麼遠

2019-06-19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星仔打官司》劇照

難民,關我什麼事?

第一次比較深入討論難民的議題,是因為香港小息跨媒介創作室的一系列的《邊境》作品,當年因着邊境系列的第三部曲《卡桑德拉/表象終結之世界》劇場而跟導演談到邊境族、難民等議題。雖然是劇場的表演項目,但卻是根據導演陳冠而(Fee)隻身到訪不同邊境國時遇到的難民的所見所聞,繼而參照德國劇作家Kevin Rittberger於2010年寫成的《卡桑德拉/表象終結的世界》而改篇成一群難民為了逃亡而投奔怒海在船上的故事。看到宣導照上的難民死在海中央覺得好恐怖嗎?對於一班打着拼死的心態而逃亡的難民而言卻是司空見慣。就好像是上年在國際新聞引起極大迴響的難民小孩死後被沖到沙灘上的一幕,沒錯我們生活在一個好幸福的城市,但對於逃亡對於難民,又未必真的那麼遙遠。

Image description 小息跨媒介創作室《卡桑德拉/表象終結之世界》劇場照片

這兩個星期,香港都充斥着鼓吹自由的聲音;當然,除了我們現時的狀況,仍然要bear in mind在世界的其他角落當中,也有一班需要我們關注的人:難民。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星仔打官司》劇照

首先要說的,是「難民」二字。還記得當年有位年僅三歲的敘利亞難民伏屍沙灘而引起國際關注嗎?原來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當年至今,你還有在關注難民的動向或新聞嗎?難民、收容國等字眼或許沒有經常出現在新聞或大家的關鍵字當中,在新聞中,他們可能是比較unseen的一群;即使是被seen的新聞故事,不少部分也是帶有部分負面的成見,彷彿難民都是滋事分子。對,但也不對。香港著名戰地記者張翠容也提過這個問題,但其實不是難民本身都是所謂的滋事分子;相反,讓我們關注的,是「the lost generation」,這群迷失的一代大多是難民二代的兒童,由於各國的角力及戰爭,難民得到的資源大幅收窄,因此不少難民兒童的一代都得不到相應的生活、教育等資源,走到街上謀生,難免成為幫派招手成為新成員;加上被迫離開家員,他們對自己國家的文化及歷史認識未必太深,在缺乏歸屬感又情況下,更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逆風新生》劇照

但這些都是普遍對難民的成見,聽過前越南難民Farah Dang的憶述,發覺其實一些難民跟你、我本無異,像Farah一樣,身為越南華僑的她一家在越南本為中產家庭,但越戰爆發後痛失家園,迫於無奈才踏上逃亡之路,歷盡「生死關頭」才得以到香港的難民營落腳。雖然Farah後來得到幫助後到了英國讀書,但回憶起自出生到往後十二年一家住在香港難民營的情況,淚也不禁流下,「但能夠逃走到的其實已經很幸運。」也是的,不少難民在逃亡期間不幸喪生,能夠得到幫助而重生的Farah亦表示很感恩;但即使如此,成長過程也絕不容易,甚至移民英國後亦有identity crisis,有段時間不敢公開表示自己曾是難民的身分,害怕遭受白眼。因此,投放更多資源讓難民小孩得到應有的生活保障及教育是刻不容緩的。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逆風新生》劇照

適逢6月20日是「6.20 世界難民日」,聯合國難民署(UNHCR)於上星期已開始為期一週的難民電影節,今個星期六、日仍然繼續放映三套跟難民有關的電影,包括早前在香港大銀幕上映過的《星仔打官司》、以及《Easy Lessons逆風新生》,講述一名索馬利亞年輕女子努力脫離難民身分的故事。UNHCR舉辦慈善電影節籌款是為希望引起公眾對難民的關注,同時籌得的款項將為孤立無援的難民兒童提供營養、教育及安全照顧等。兩套電影將於星期六假九龍圓方Premiere Elements及星期日假百老匯 MOViE MOViE Cityplaza放映,不容錯過。

若然錯過了電影節但仍想為UNHCR出一分力,而你又碰巧喜歡urban run的話就一定要留意UNHCR的另一個籌款項目:20憶公里 求生之路。透過日常的步行、跑步或踏單車,體驗難民走上200公里遠征的感受,同時又可以將運動所走過的里數「捐」出參與是次籌款活動,適合一家大小都參加呢。

筆者不是要說服你要跟我一樣成為聯合國難民署的monthly donor,但至少都希望可以沖淡「難民」二字的負面stereotype,也希望「都唔關我事」不會再出現。雖然希望戰爭不要發生在我們身上,但其實世界真的比想像中要細,往往也是這麼近,那麼遠。

文:Jaz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