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勤「點」化意國藝壇

2019-08-14

在五月底,我飛到高雄看旅居意大利 40 多年抽象畫家蕭勤畫展,主要為了解心中兩個謎:為什麼很早期便開始畫抽象畫呢?此外,在歐美,畫中國禪道抽象畫,怎可以得到主流藝壇接受,而眾多美術館會收藏?現再不親口問 84 歲老師,以後便難得機會。

老師從頭講起,我才留意到老師在兒童時已失去雙親。他倆都留學歐洲,父親蕭友梅學音樂,懂五種歐洲語言,回國應蔡元培命,創辦上海音樂學院,中國第一所。

TEXT BY 張錦滿           PHOTOGRAPHY BY 3812 畫廊提供、張錦滿

Image description 蕭勤

蕭勤自小跟隨姑姑。 1949 年他隨姑父奔赴台灣, 1951 年他考入台北師範學校藝術科。他答我說:「在大陸,趙無極等幾位,那時候已開始畫抽象畫。」所以他便認為學校教學保守。好同學霍剛告訴他,校外有李仲生老師曾在日本跟隨名震法國大畫家藤田嗣治( Tsuguharu Foujita ),思想創新,教學重啟發。於是,他倆投其門下。
李仲生老師要求學生「眼、心、腦、手」四者並用,要他時常思考,這影響蕭勤一生。在他的文章結集裡,他說: 「禪道並非教我畫畫,而是內心思想,傳到你的手,便畫出抽象畫來。我解釋不到我怎樣創作抽象畫。我只是跟隨我內心思想,便自自然然畫出抽象畫來。」

Image description Punto 點,既重要又必需, 明白蕭勤心中「點」的內涵,便不難理解畫意。

1956 年,西班牙政府給台灣獎學金,蕭勤得以入讀馬德里美術學院,不滿意,轉去巴塞羅拿美術學院,又都沒有訓練學生的眼、心和腦。他乾脆放棄上學。蕭勤或許得到音樂家父親懂五種歐洲語言的遺傳,結交抽象畫家朋友,互相交流,反而得益。他從中文書法,發展一批畫來,巴塞羅那一畫廊與他簽約,解決他生活問題,他輾轉遷居意大利米蘭。

Image description Guimet 博物館廣闊展覽空間,正好呈現禪道氣氛與色彩。


思想碰撞 意大利展開 Punto 藝術運動

在米蘭,他又交到藝術界朋友,於 1961 年,意大利社會不振,他跟當地藝術家說,引進中國禪與道哲學思想把到藝術作品裡,可產生新精神力量,影響到社會階層不同角落去。

我問:「怎樣使到中國與意大利在哲學上溝通起來呢?」

蕭勤說:「中國畫最基本便是『點』,而西方藝術基本則是『點線面』,也是由『點』來開始。我認為『點』正好作為溝通中國與意大利藝術哲學的開始。所以我與意大利藝術家 A. Calderara 、日本雕刻家吾妻兼治郎,及台灣「東方畫會」夥伴等,創辦的藝術運動,名叫Punto。

Image description 1990 年,蕭勤作畫情況。(在丹麥舉行畫展)

「Punto藝術運動」開始於 1962 年 5 月,在米蘭 Galleria Cadario 畫廊舉辦第一次畫展。那時 M.De Luigi (空間派創辦人、威尼斯著名抽象畫家)、女抽象畫家 D.aino (屬歐洲「零」藝社)等亦認同,及時加入我們隊伍中。

「之後,更多國際藝術家陸續加入我們行列,到第三個 Punto 運動藝術展在意大利 Albissola 市舉行時,已有七個國家 18 位藝術家參展,所有作品皆是抽象,強調思想探索。」

「Punto 藝術運動有台灣『東方畫會』成員,該運動也有傳到台灣嗎?」我問。「第五個 Punto 運動藝術展便於 1963 年在台北國立藝術館舉行,台北畫家黃潮湖把 Punto 音譯為「龐圖」,因此便稱為龐圖藝術運動。可是台灣當年還很保守,舉辦歐洲思想探索抽象畫展覽,實在過早。」

「意大利怎麼會接受 Punto 中國禪道思想呢?」我續問。

「歐美人比較我們思想開放,就算意見不同,總會包容, 慢慢考慮支持。我們這個尋求思想突破的藝術行動,後來還號召到法國、波蘭、瑞典、巴西、阿根廷等藝術家參與,一直運行到 1966 年 5 月,在意大利中部 Ancona 市 Galleria Fanesi 畫廊舉行 Punto 運動第十三次畫展為止。」蕭老師說。

Image description 1998 年趙無極到巴黎 De Meo 畫廊,看蕭勤畫展。

探索無止境 推動國際 SURYA 運動

理解該個強調精神的抽象象畫展運動,在各地開展四年, 時間和空間都跨越頗大闊度,多少引導了大眾關注中國哲學思想,並激發起西方藝術家運用東方文化生命感和神秘主義方式來創作,其漣漪效應怎樣也不算少。
時常思考人生、探索宇宙的蕭勤在意大利藝壇深耕的腳步沒停,在1977年底、1978 年初,他又與幾位意大利思想界、藝術界志同道合朋友,在米蘭創辦國際 SURYA 運動。

「 SURYA 來自梵文,意謂太陽,而太陽是生命與能量泉源。繼 Punto 運動之後,Leo Rosso (人類學家)、 E. BiffiGentili (哲學家)、 E. Albuzzi (藝評家)、吾妻兼治郎(日本雕刻家)、 Rupprecht Geiger (德國畫家)、 G.Robusti (造型藝術家), J. Tornquist(奧地利畫家)等,與我又推動國際 SURYA 運動」。
「推動方法有什麼改進?」我問。

「在 1978 年 3 月, SURYA 運動在米蘭首展時,英國藝術家 Joe tilson 和埃及畫家 F. GudaSaad 等人也加入。 Leo Rosso 起草一份宣言,重點是藝術能量掀動個人內省。在展覽場刊裡,有引用意大利藝評家 Italo Mussa 一句話:『當視覺藝術與機動藝術已進入危機時,必然產生新團體探索的興味。』該次展覽引發熱烈討論,值得引幾句:『該運動不只是西方的、理性的及科學的;也不只是行動繪畫等感性東西,它要掀動每個人內省。』」

Image description 巴黎 Guimet Museum 有歐洲最大的亞洲藝術收藏, 在入門處,掛起蕭勤畫展海報。

「該個運動維持多久,後來怎樣結束?」

「辦過幾次展覽,維持一年多,到 1979 年 6 月, SURYA 運動在利瑪竇故鄉Macerata 市立美術館舉行另一次展覽,還加多 R. Arico, O. Piatella, S. Sandri與W. Valentini 四位畫家參展,更增加意義。」蕭勤說。

推廣宇宙哲學觀的抽象畫家

蕭勤大半生在意大利當畫家,相當活躍,他發起和參與之活動,為他人和自己辦的畫展,相當多,這些史料不提出來,香港讀者便不會知道。

蕭勤自己不上藝術學院,而他卻曾在美國大學和台南藝術大學任教,真誠致力向年輕一輩推廣藝術,盡心盡力為社會及公眾,指引一條具建設性、長久新出路,力挽物質主義狂瀾於既倒。

Image description 巴黎 Guimet 博物館今次成功舉辦蕭勤畫展,由盧森堡美術館館長 Dr. Jerome Neutres 策展、香港3812畫廊許劍龍( Calvin Hui )經年奔走安排。

蕭勤在意大利帶頭發起 Punto 與 SURYA 兩場藝術運動,影響深遠,無功也有勞,他於 2005 年獲意大利總統頒發「團結之心」騎士勳章,受之無愧。這件文化大事,值得讓華人大眾知道

今年 3 月至 6 月,巴黎 Guimet Museum (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高雄金馬賓館(由歷史建築改成的現代藝術中心),與香港中環 3812 畫廊,平行展出蕭勤禪畫《 Color of Chan 》(強調中華文化的禪,而非日本的 Zen ),可說是他生平里程式總結。巴黎 Guimet Museum 乃歐洲最大的亞洲藝術博物館,為世界敬重,而蕭勤是第二位在該館展出的華人畫家,第一位是常玉。蕭勤今次在巴黎大展,由盧森堡美術館館長 Dr. Jerome Neutres 策展、香港 3812 畫廊許劍龍( Calvin Hui )經年奔走安排,不易再有。

Image description 蕭勤畫了明暗兩個太陽,作者與充滿生命正氣能量那個合映。旁為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