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在運動中的位置:my little airport新歌〈吳小姐〉│何兆彬

何兆彬 | 2019-08-19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我的真不是my little airport的樂迷,十多年前,維港唱片剛成立,寄了手寫Postcard給在堆填區工作的我,不知怎的,我覺得手寫名信片這件事好有趣,但沒有跟進,也沒有喜歡上mla及22 cats (沒有記錯他們是label的最早的兩隊樂隊)。

但mla再一次再一次證明,他們是真真正正的獨立樂隊,全香港獨一無二。一直在想,香港的創作人在這場運動中,有甚麼位置?(我認識好些都是anoymous的),他們又會怎紀錄、表達對香港、運動的感受?
在大學一年級,藝術理論學第一堂時,老師問:甚麼是藝術?叫同學作答,答案全都不及格。老師及後說藝術就是express,這自然是較當代的概念。好了,但搖滾、獨立音樂是甚麼?我猜,就是Express Yourself。跟李小龍說武術就是express yourself honestly,其實沒甚麼兩樣。Rock,更多時候是犯禁、突破禁忌、表達慾望,這方面跟電影很相像。

那如果在這麼動盪的日子,因為不知道甚麼原因,不能/沒有表達自己,那他們在做甚麼,我不明白。我的愛團The Smiths在〈Panic〉唱到 :

// Burn down the disco
燒棹了的士高
Hang the blessed DJ
吊死那些 DJ
Because the music that they constantly play
因為他們每天播的音樂
It says nothing to me about my life
跟我生命根本沒有關係 //

Indie Rock本應如此,這是為甚麼大家忘不了The Smiths。因為害怕XXXXX而不敢表達自己的,都不在玩Band,只是在利用音樂做生意。

四星期前,mla發表關於這運動第一首歌曲〈今夜雪糕〉,描寫到年輕人對於絕望前景中的香港,在參與的運動一爆發,也順道放縱自己:


// 今夜我可以吃更多雪糕 想像明天中午會被捕
還有些心願未做 還未去埃及 希臘 秘魯 還未跟你曾相處得更好 //

最後一段,她開始想像明天:

// 今夜我可以走八千里路 想像明天會特赦全部 今夜我可以 想像明天中午//

mla《吳小姐》以故事形式,寫一個女子,跑到運動現場,第一次見到催淚眼。她由尖沙咀,到了深水埗,抽了根煙,來來回回,然後她發現了自己的才能,她跑得快。近日朋友都在討論自己在運動中的位置,因為第一次出來,第一次見到催淚彈,她找到了自己的才能,在運動的位置,最後一段最重要,特別是最後一句:


「最後防暴衝出嚟
吳小姐狂跑嘅時候
竟然跑得快過晒所有嘅人佢決定
以後都出嚟。」


聽到後,我不知道你跟我是否一樣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