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Sundance電影節 怪雞另類共冶一爐

2019-09-10

Image description

每個觀眾都對電影有不同理解,有人認為是娛樂,有的認為是藝術;看商業片的未入場就對某些場面有期望,看藝術片不同,觀眾都期待有驚喜、被嚇一跳。

辛丹斯(Sundance)電影節又來了,今年來港第六屆。如果你觀影是為了看不一樣的作品,Sundance這個美國最大的獨立電影節,曾讓塔倫天奴等導演乘勢彈出的平台,你會看到嚇你一跳的獨立作品。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扭計魔術師》

失控魔術師
今年Sundance,將放映12部挑選自本年度美國辛丹斯電影節的劇情片及紀錄片作品,今次介紹三齣,斗膽說句,這是最好的幾齣。

紀錄片《扭計魔術師》(The Amazing JohnathanDocumentary)令人想起陳安琪的《水底行走的人》,後者有一個反客為主的受訪者黃仁逵,前者訪問患上絕證,醫生聲稱他只剩一年命的魔術師,結果拍下來,峰迴路轉。Johnathan本是美國殿堂級魔術師,由被醫生斷症開始計,已活到第四年,他在老婆及醫生反對下,東山復出,大家都怕他死在台上。跟拍六個月,突然出現了第二隊聲稱是拍過《尋找隱世巨星》,得過兩座金像獎的攝製隊,Johnathan不斷掛在嘴邊,說人家拿過兩座金像獎啊!本片導演Benjamin Berman自卑感發作,開始感到被輕視,更奇的是接連出現了第三及第四隊攝製隊,Johnathan在這幾年之間,竟然接受了四齣紀錄片邀約,「越多越好嘛!」他說。Johnathan性格怪雞,大膽承認自己吸毒多年,甚至在鏡頭面前照吸可也,更邀請導演跟他一齊吸!怪事連連發生,Johnathan又會突然失蹤,前言不對後語,導演開始懷疑,絕症是不是他的一件作品,他根本不會死!縱是紀錄片,但劇情不斷跌宕,未到最後一秒都不知道真相。一齣本來跟拍六個月就爛尾的紀錄片,點樣救得番?唯有堅持到最後。(9月20日、27日兩場)

Image description 《盧斯的秘密》

高中生的暗黑秘密
Luce十年前由非洲戰亂國家被帶到美國,由一對白人夫婦領養長大,今天已變成了學校的高材生。《盧斯的秘密》LUCE寫的是小鎮學校、家庭中的一件疑案,一天愛錫Luce的老師Harriet,發現他在論文中提倡暴力抗爭,偷偷檢查他的儲物櫃時,竟發現了一包非法的煙花,遂跟學生母親詳談,希望她了解一下。故事下來相當懸疑,Luce說儲物櫃是跟同學共用的,自己並不知情,母親由堅信他無辜,父親表示懷疑,漸發展成母親認定他說謊,父親相信兒子。小小的故事越看越黑暗,Luce童年時曾被訓練成童兵,而老師Harriet開始被騷擾、針對。她一直懷疑Luce,但他品學兼優,沒人相信一連串事件是他從中作梗的。電影最後問了一條至緊的問題:你站在那邊?是否我們這一邊?問題的潛台辭是你站在真理一邊,我們就決裂了,但當生活在謊話之中,幸福又是否有意義?

電影由《末世悖論》(The Cloverfield Paradox)導演Julius Onah執導,但成績比前作好太多了。一對父母由開始多了魚尾紋的Naomi Watts、Tim Roth主演,但更光芒四射的是演老師的Octavia Spencer(曾演《NASA無名英雌》)和收放自如的主角Kelvin Harrison Jr.,特別是後者還很年輕,要好好注意。(9月21日、30日兩場)

Image description 《何處是吾家》

重奪故土
《何處是吾家》(The Last Black Man in San Francisco)評價很高,導演Joe Talbot是第五代三藩市人,是一名黑人。這是他首部執導作品,也是一個黑人的故事: Jimmie一直想取回祖父當年作為建築工人,在鎮中建造的維多利亞式大屋,他常投訴屋主沒有好好保養、珍惜這屋,於是在沒得屋主同意下,就拿油髹替屋子翻新,被發現自然馬上被趕走。Jimmie跟好友Allen有一天發現屋主的母親離世,她跟妹妹正在爭取屋的擁有權,有天突然搬走了。Jimmie跟Allen潛入屋中,看個究竟,然後有了一個瘋狂的想法:他倆侵佔屋裡,搬入傢俬,最後把門鎖也換上,把自己當屋主。電影故事自然充滿了美國黑人重奪(Reclaim)故土的政治隱喻:這國家本來我有份建設,但你不珍惜(屋主夫婦是白人),那不如由我來好好打理吧。《何處是吾家》技術出色,掌鏡、攝影美不勝收,音樂也有巧思。香港沒有黑人電影市場,要在戲院看像這樣的黑人導演文藝作品,機會難得。(9月22日、9月30日共兩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