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美智名作2019秋拍領風騷

2019-10-02

Image description 奈良美智(b.1959),午夜吸血鬼,壓克力彩 畫布,73 × 60.5 cm | 2010年作,估價:HK$ 18,000,000 – 25,000,000。

中國嘉德香港2019秋季拍賣會,「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專場將於10月7日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隆重舉行,帶來逾160件作品,規模為歷來最大,總估價逾1億港元,當中「潮文化POP ART II」專場便由奈良美智殿堂級作品《午夜吸血鬼》領銜。畫中的女孩對我們展現的是一種巨大的溫暖,或言說了奈良的價值觀——世上沒有純然的惡,只要起心動念,心中有愛與希望,絕對的惡也可被翻轉為崇高的善,散發生命的榮光。

文:Patrick Chiu

完成於2010年的《午夜吸血鬼》為奈良創作逾30年來首次詮釋「吸血鬼」主題之作,他在此未採世俗對吸血鬼既定的刻板印象,在底層流動著暗紅光彩的深黝畫幅中心,一個純潔的長髮大臉女孩佇立其間,閉起雙眼,面向看畫的觀者,瘦弱的手臂顯示她的無害,寬而飽滿的額頭可上溯至文藝復興時期的時代審美,如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蒙娜麗莎》中的主人公亦顯此特色。而女孩頭頂的十字架以及嘴角露出的小尖牙,標誌了她的身分及與宗教的關聯性。

Image description 奈良美智(b.1959),背後藏刀,2000年作,款識:奈良,2000,《Knife Behind Back》(作品背面),壓克力畫布,234 x 208 公分,92⅛ x 81⅞ 英寸,估價:估價待詢。

Image description 《背後藏刀》(局部)的造型風格和主題圖像都非常簡約,是奈良美智的典型作品。它展現藝術家的創作方針,吸收現代主義那種象徵式、速記式的圖像語言,留給不同年齡觀眾無限的共鳴和遐想空間。

「十字架」為基督教的重要象徵,帶有「愛與救贖」的意義,奈良美智藉由十字架安置的位置,把吸血鬼,一個普世意義恐懼的化身,巧妙提升到與「耶穌」與救贖的表徵相同的位置。此外,畫中的「尖齒」元素,甚少出現在奈良的作品中,其一生至今僅有9件油畫有此特徵,當中6件的主角是「貓」,直至本作,奈良才首次將主角由「貓/獸」提升為「人/吸血鬼」使此作別具深意。

此外,即將於2019年10月6日舉行的香港蘇富比秋拍當代藝術晚拍,亦隆重呈獻奈良美智巨作《背後藏刀》,此作是拍場上歷來最大幅的奈良美智畫布作品,作於2000年,正好是奈良美智創作事業的分水嶺。《背後藏刀》道出一語雙關的警示:畫中並無標題所述的武器,小女孩宣而不戰,隱藏的刀子反而強調了伺機而動的突擊意圖。

《背後藏刀》一如沃荷的瑪麗蓮.夢露或李奇登斯坦的金髮女郎,展現當代視覺語言辭典裏一個充滿象徵意義和代表性的影像詞彙。《背後藏刀》是拍場上歷來尺幅最大的奈良美智畫布作品之一,它道出一語雙關的警示:畫中並無標題所述的武器,凝造出宣而不戰的緊張氛圍,讓人提心吊膽,而隱藏的刀子更是強調了伺機而動的突擊意圖。藝術家使用了欲蓋彌彰的策略——不存在的刀子顯得更無所不在——兒童自相矛盾的叛逆、蓄勢待發的潜在力量和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不言而喻。

這種著眼形之上、推崇意會的創作手法使《背後藏刀》在奈良筆下所有作品中獨一無二、無與倫比,高度凝練了陰鬱不滿而又可愛迷人的青春背後,那潜伏已久的意識形態和顛覆力量,堪稱奈良美智劃時代的象徵影像。本畫比例超過了真人尺寸,藝術家用完美無瑕的筆觸描繪魅力四射的小小女英雄,讓身處二十一世紀的她繼承貫穿藝術史的持刀女主角形象。然而,與眾不同的她藏起了刀子,使她從朱迪絲到盧克雷蒂亞、以至夏洛特•科迪等執刀揮劍的女性形象中鶴立雞群,成為當中最機敏、最優雅、最强大的持刀女子。

Image description 奈良美智《然而並非一切(綠屋)》(右)和《然而並非一切(橘屋)》(左),估價同為:HK$ $2,000萬 - 3,000萬。

與此同時,10月6日舉行的保利香港拍賣現當代藝術專場,亦隆重呈獻奈良美智的非凡裝置钜作《然而並非一切(綠屋)》及《然而並非一切(橘屋)》。2009年的《然而並非一切(綠屋)》與《然而並非一切(橘屋)》以分別超過六米和四米的高度成為了房屋裝置作品的極致呈現,在藝術家設計打造的空間結構中,包含大型平面創作、近二十件不同媒材作品的繪製、現成物的陳設等,跨越了繪畫、雕塑、裝置、行為藝術、觀念藝術等範疇,不僅是奈良美智近30年藝術生涯的縮影,更是獨屬於他個人卻又包羅萬象的美術館殿堂。

Image description 綠屋外部結構完美對稱,大小不一的矩形窗戶毫無規律的散佈在屋頂蓋的四周與牆體兩側,這些構成小屋外觀的元素在設計上皆保持了藝術家的獨有風格,整體呈現出一派獨具超現實意味奇異觀感。

奈良美智的藝術,從最直觀的角度出發,將自身傳統日本浮世繪的簡化造型與德國新表現主義的直率表述相結合,以簡單的主題立意,透過極簡的圖像與看似拙稚的創作形式,帶給觀者最直擊靈魂的精神衝擊。他秉承「少即是多」的美學態度,化繁為簡,無論是那一張張無憂無慮的孩童面孔、擬人形態貓犬、又或是來自童年記憶碎片的象徵圖騰,都呈現出一種將一切雜質過濾後,心無旁騖的純粹。那是成年人對這個紛雜世界最後的初心,藝術家帶領我們遨遊於他親手打造的童話王國中,分享著他的喜、怒、哀、樂,在一個個震動情愫的瞬間中,我們得以深刻的感受到人性每一吋的真實。

Image description 左圖:《然而並非一切(綠屋)》內部,右圖:《然而並非一切(橘屋)》內部。

現如今,奈良美智已成為當代美術史中為新一代年輕人發聲的核心藝術家之一,其大型創作不僅廣為全球美術館與國際機構所收藏,以房屋形式呈現的多重作品組合的互動性裝置數量更是寥寥可數,僅出現於2010年前的重要雙年展或博物館收藏,而他與建築團隊Graf的合作也早已告一段落,或許房屋類型的大型裝置作品已成絕響,可以說,《然而並非一切(綠屋)》和《然而並非一切(橘屋)》不管是在奈良美智的藝術創作軌跡上,乃至於全球當代藝術的發展版圖中,都有著不可替代的價值所在。

Image description 奈良美智的藝術,從最直觀的角度出發,將自身傳統日本浮世繪的簡化造型與德國新表現主義的直率表述相結合,以簡單的主題立意,透過極簡的圖像與看似拙稚的創作形式,帶給觀者最直擊靈魂的精神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