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上秋收2019──齊豫:我追求,我成為!

2019-11-20

Image description 十月池上的黃金稻穗上,三天的表演,這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舞台,池上的學生,在表演這幾天都會當上義工。

每年十月的最後一個周六日,台東池上那遍金黃色的稻穗已熟得飽滿,等待收割,這十一年來,收割前總還有一個像儀式一樣的表演: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今年的表演單位是金曲獎得主陳建年,和重量級歌手齊豫。齊豫名曲〈夢田〉裡有三毛的詞:「每個人心裡一畝 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 一個夢」歌詞寫到「用它來種什麼 用它來種什麼 種桃種李種春風」齊姐說:「種什麼都好,總之不種牆,不種電線桿,」

TEXT BY 何兆彬 PHOTOGRAPHY BY 台灣好基金會、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台灣重量級歌手齊豫在表演後接受訪問。

Image description

池上的空
去年的池上秋收找來雲門舞集表演,今年換上陳建年和齊豫。90年代尾,齊豫兩度婚姻失敗,及後她開始研讀佛理,千禧後幾年推出佛歌。及後的齊豫總給人一種宗教色彩的感受,起初也會思疑她在池上唱不唱佛歌,但沒有,今年62,舞台上她的聲音仍然清澈,名曲一首接一首,連校園民歌(組曲)都唱了。表演完結後「安歌」以基督教的〈Amazing Grace〉結尾,沒唱佛歌,她說:「選曲我們有討論過,那時候想,來這樣的藝術節,那麼多鄉親、朋友們,是不是不要那麼齊豫呀?會不會大家不熟悉。但現在這把年紀,我已經沒有包袱了,我可以唱唱別人的歌,選一些適合場合的歌,那也很好。」這次表演名喚「一條日光大道×海洋」,她笑說:「我經常說,池上有伯朗大道,我有〈日光大道〉,池上有金城武樹,我有〈橄欖樹〉,純屬巧合。這樣一個活動,我一直去想,一直去想,怎樣把歌曲跟場合結合,池上就是給我感覺是自然,沒有一根電線桿,很多都慢慢慢慢融合在一起。」佛家說空,她說池上就給她空的感覺:「首先它給我空曠的感覺,為什麼池上那麼受人喜歡?最有名是它那一遍稻浪,為什麼它漂亮?因為它空。空,所以它純粹,很簡單,讓人發現,讓人喜歡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你把自己變得那麼簡單,那麼純粹,就會有人喜歡你。另外,〈夢田〉是一定要唱的,到了現場,我就想用清唱的方式先唱。真的,對我來說都是學習。」

在池上的舞台上,齊豫唱了不少名曲,首選一定是〈橄欖樹〉(1979),此曲推出迄今剛好40年。在台上唱〈橄欖樹〉,齊豫提到三毛的詞,提到三毛曾經說所謂「橄欖樹」就是夢想,但年輕時她認為夢是要去追求,年長一點,才知道要的不是追求,而是「成為」,「我每次唱這首歌第一句,還是很緊張,那幾個半音,怕唱不準。這首歌那麼紅,因為它很簡單,年輕人最喜歡。可是像我到了60多歲,它還是有意義。我到池上,到了金城武樹之後,遇到我的菩堤樹,它還是有不斷的改變呀。簡單的事,有時候影響人是最深刻的。所以〈橄欖樹〉我追求、我成為……有時候我們很努力的追求,追求到最後就遠離了那故鄉。

Image description

橄欖樹
「實體的故鄉你還可以回得了去,但如果你遠離的是你的初心,不察覺的話,那就很糟糕的一件事情。年輕人很簡單嘛,你追求你的橄欖樹,找到我的夢。」齊豫頓一頓再說:「2002年,我在香港開個人演唱會,我說:『大家都應該追求到自己心中的橄欖樹了。』但後來我學佛,我覺得那句話講得太自大了,你怎麼可能自己找到橄欖樹?我發現橄欖樹幻化成很多的橄欖樹,每次要企及的東西,要成為的東西更多了。佛學裡面,有很多的不足,很多要修剪的。到09年在北京,我覺得橄欖樹是要自己成為的,不是你追求的。」

Image description 展場照片

齊豫的話語,態度積極,又總是帶點精神性的信仰味道。「好聽是隨性,老實形容自己是懶惰。」她這樣形容自己性格。她在2002年開始接觸佛理,2004年開始出佛歌。她覺得人有了信仰,就像找到父母,生活上的目標都清晰了,「我是相信有個力量比我們還要大的,它是存在的,我也信輪迴。人的一生結束了,不是真正結束。量子力學說有另一個空間一齊走的,很多事情在慢慢在發現的。那在發生規律之前呢?是否能相信呢?這是信仰吧。但有先人比我們早發現這個規律,然後把它變成一個所謂教派,教你東西。

但對她來說,宗教並不是就是信仰,因此她佛歌也唱,聖歌也唱,「我不是叫你去信佛教或什麼,而是相信有更大的力量存在,有信仰你才不會盲然無知。也許信仰不成熟,還是要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