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費里尼:一個人的電影

2020-03-03


《上流寄生族》榮獲今屆奧斯卡四項大獎,導演奉俊昊在致謝詞向史高西斯致敬,並說他年輕時,史高西斯一句話長記在心。那便是:「最個人的正是最具原創性的。」(The most personal is the most creative)。此語不禁令人想到史高西斯其中一個偶像:費里尼。

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生於1920年,今年是他誕生百周年。費里尼成長於意大利法西斯掌權時,16歲從鄉下去到羅馬,成「三無廢青」:無職業,無人生目標,身無分文,經常捱餓,整晚在羅馬遊蕩。1953年,費里尼將這段經歷拍成電影I Vitelloni(港譯《流浪漢》),講述一群遊手好閒的廢青,生活無聊,長了鬍子又剃掉。大導演寇比力克在1963年為美國《電影》雜誌選十大最佳電影,此片居首。

史高西斯那句話在什麼場合說的,已難稽考,但他受到費里尼啟發(inspire),卻無可置疑。他的處女作《窮街陋巷》(Mean Streets, 1973)靈感正是來自《流浪漢》。

二戰結束,意大利戰敗,再站起來,得到歐洲各國尊重,不靠經濟,而藉文化,尤其是意大利傳統的強項:音樂、藝術、設計……加上電影。中國人追逐的目標卻首先是富強,而不是文化復興,甚至認為傳統文化阻礙國家的現代化。就算如今大國崛起,軟實力還是落後,不知何時才復興?

Image description 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生於1920年,今年是他誕生百周年。

新寫實主義

1937年,墨索里尼在羅馬興建了當時全歐最大的影城:佔地40萬方米的Cinecittà,在戰火中剩下頹垣敗瓦。沒有影廠,導演只好走上街頭拍實景,意大利新寫實主義(neorealism)電影由是興旺,在1946至1960年間傑作紛呈。羅西里尼的《羅馬,不設防城市》在1946年奪康城大獎,之後有第昔加的《單車竊賊,1948》、維斯康提的《大地震,1948》……等等。費里尼適逢其會, 追隨羅西里尼,27歲已憑《羅馬,不設防城市》獲奧斯卡最佳劇本獎提名。

歷史的弔詭在於,寫實電影得到群眾共鳴,批判現實的電影也許能改變現實,卻難以持續在後世發亮。今天的影迷乃至影評人大多不認識羅西里尼、第昔加等了,反而費里尼由1960年開始,放棄新寫實主義,轉而拍攝「最個人的」電影,到今天仍然得到追捧。這個教訓,值得中國電影工作者參考。

費里尼於1957年拍的《花街春夢》(Nights of Cabiria),由他的愛妻Giulietta Masina擔任女主角,創造出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流鶯角色,她無論受到多大打擊,依然保持赤子之心。此片獲1957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Masina獲康城最佳女主角獎。《花街春夢》改編成荷里活音樂劇,卜科西拍成電影《蠟炬成灰淚未乾》(Sweet Charity, 1969),由莎莉麥蓮主演。兩片都感人至深。

費里尼至今仍受到不少導演喜愛和尊崇的簽名作(signature film),肯定是《八部半,1963》。他聲稱要在此片中呈現人心的三個層次:過去、現在與幻想,影片真實與夢幻難分難解,引導觀眾進入一個如夢的世界,片中的巴洛克(baroque)風格,給電影帶來一個形容詞:Felliniesque,五十多年來,不少導演都受它影響,如杜魯福、法斯賓達、活地阿倫、Peter Greenaway更拍《8½婦人》……罄竹難書。

導演腦閉塞

當年,費里尼構思拍他第九部電影,故事講述一個創作人突然腦閉塞,即所謂writer's block。當一切準備就緒,開拍在即,片名卻未落實,費里尼唯有用「八部半」稱呼這部新作。可是,開鏡前,他忽然情緒低落,自己也腦閉塞,打算放棄不拍,連道歉信也寫好了,因他感到自己「喪失了他的影片」。然而,到他踏入影廠,見到整個劇組的工作人員興高采烈地準備開工,費里尼無地自容,不知如何開口。此時,靈感忽如洪水湧至:不如就拍一個導演腦閉塞,不知應拍什麼影片的故事吧!這還不是「最個人的正是最具原創性的」嗎?

費里尼曾在1959年的訪問中坦言:「一個人的電影就像一個全身赤裸的人,無遮無掩。我必須在我的電影中坦白。」《八部半》正是他的半自傳作品,連飾演導演(馬斯杜安尼飾)情婦的女星Sandra Milo,也是費里尼的情婦,可見費里尼的「坦白」。

提提讀者,《八部半》不是人人那杯茶。此片天馬行空,隨意所至,沒有傳統的故事或感人的場面,你不給聲音和影像吸引的話,可能悶到睡着。

圖片:網上圖片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八部半》可說是費里尼的半自傳作品;圖為第67屆康城電影節上的《八部半》電影海報。(路透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I Vitelloni(港譯《流浪漢》),講述一群遊手好閒的廢青,生活無聊,長了鬍子又剃掉。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