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 小蝦米大鯨魚 的籃球故事

2020-02-25

Image description

運動電影難拍,荷里活拍過足球、網球、日本台灣電影界拍過棒球。籃球似乎特別難拍,華人世界拍過的籃球電影,都誇張得令人失笑。

《逆光飛翔》導演張榮吉嘗試挑戰這題材,《下半場》籌備經年,找來籃球教練加武指,跟足球例,設計動作配合劇情,開拍前演員接受大量特訓。為了高度呈現決賽的細緻感,一場決賽就拍了十天。故事寫兩兄弟在球場對決,一人來自名校,另一代表資源匱乏的小學校,「這是一隻小蝦米,面對大鯨魚的故事。」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逆光飛翔》導演張榮吉(Photo by 何兆彬、LOCATION:Hotel Stage 登臺)

HBL籃球高中聯賽
早前,《下半場》在亞洲電影節放映,戲內故事跟足據真實球例、戰術,找來大量職業球員參與拍攝,效果真實,分鏡剪接凌厲,上映後備受讚賞。當初拍片緣起為何?「其實之前接觸好多運動紀錄片,拍過籃球、棒球、極限運動、BMX單車等等。拍過這麼多紀錄短片,讓我最有感覺的是籃球。」為什麼?「那時候拍的是一群高中生,是台灣的HBL(籃球高中聯賽)球員。他們很陽剛,場上汗水、場下淚水的奮戰,因為那是他們的夢寐以求,3年最後一場比賽。會看到他們那種很不自私,很團隊的精神。」張榮吉說,高中籃球跟職業不同,職業球員懂保護自己的技巧,但高中生毫無保留。「那股精神,那個陽剛的感覺很吸引人。」

Image description

他說棒球電影已有太多人拍過了,但從來沒有人打一齣純粹的籃球電影,他忘不了高中籃球隊員的奮搏,很想把這呈現到大銀幕上。電影計劃最初叫《零秒出手》,先贏得2012年金馬創投,後來一再修改,直至看到一則:HBL比賽上有一對兄弟對決,張知道這才是他要的故事,「它讓我很有畫面。球隊裡面不也是兄弟,在台灣很多球隊都集體生活,24小時住在一起。在場上遇到的是一個血緣關係的親兄弟,你怎樣去面對這場比賽?」電影一邊籌備一邊籌集資金,在上海拿到另一個創投,2018 年再在金馬創投拿到WIP 獎項,拍埈後,電影在去年8月台灣上映。

籃球教練武指合作
《下半場》最令人驚艷的,是戲中劇情跟球例/戰術緊扣,剪接凌厲,拍攝效果相當具說服力,作為導演/編劇,這到底是怎樣創作的?「我不是教練,也沒有打過校隊,所以對球場上的一切很懵懂未知。我需要一個人協助去完成這件事,所以我們就找籃球教練。」他找來了一個籃球教練、一個武指,共同合作,「我本來找武指,但他說自己不會打籃球,我才再找一個籃球教練。」籃球教練針對情節去設計動作,但他不會拍戲,沒畫面感,幾人必須一起討論,設計每一個攻守,團隊一共設計了47套戰術,「對籃球教練來說它是一個戰術,可是對我來說,它是情感的衝突。」攻守必須配合分鏡剪接,才有一定效果,「我很在乎前後的連貫性。劇本的階段我只寫了目的,如何串連,需要懂籃球的教練。」

設計還設計,開拍前張榮吉只畫了很粗糙的Storyboard,他安排數以十計的演員們排練三個月後,就落場拍戲,「因為你已經很清楚所有人的走位,清楚他們如何跑動,攝影機鏡頭運動就會隨之而來。」設計好戰術,演員練跑時側錄下來,他形容好像下棋一樣,設計好,就知道每步棋怎麼走。電影採雙機拍攝,邊拍邊修正,過程當然艱苦,但張導對效果了然於胸。

電影劇情集中寫兄弟對決,但也寫到兩個本來打街場的兄弟,各自進了貴族學校,和平民學校,哥哥有一邊耳朵失聰,主題涉及社會階級、自卑、殘決等議題,「拍《逆光飛翔》後,很多人找我拍殘缺的角色,例如腳不方便的舞者,但我又沒有很想這樣子。設計這兄弟的時候,我想要有一個是比較不自信的,如果弟弟技巧很好,哥哥就是要有不自信的感覺。」張導在做田野考察時,發現真實的球隊都有不同風格的教練,各球隊都有不同的資源,「你會看到資源沒那麼好的球隊,最後還是打不錯;也會看到歷屆冠軍,得到很大很多的資源。」這形成了他對故事要傳遞的訊息:「有個概念,就是小蝦米面對大鯨魚。」

Image description

當導演像當教練
電影由2012年參加創投,由開拍到上映,經歷七年,並不容易,成本高是其中一個原因,「當初不知道開拍運動電影,成本會這麼高。成本高是因為很多場面、場地、人群的關係,它比我們預估高了很多。」預算一再追加,共計8,000萬台幣(約2,000萬港元)。申請的政府輔導金、地方性的補助,分別有一千多萬及幾百萬台幣,「後來找到其他投資進來,才可以開拍。它的難度在於電影沒有卡士,好處是電影有一定的吸引力。」

沒有卡士,演兩兄弟的主角都是新人,「要找視覺年齡是高中球員的演員,選擇本來就不多。」因為前期訓練需要長的時間準備,職業演員都沒法配合,最後找來略有表演經驗的范少勳、朱軒洋。其餘參與的,很多都是赫赫有名的職業球員,拍攝電影需要大量練習和等待,對球員來說,不易習慣。對導演來說,協調團隊這麼多人,提高士氣是最高超的藝術,「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的演員,再加上很多都沒有演戲經驗,這是一個挑戰。拍動作的部分挑戰也大,比賽場面多,越來越大,你要面對的是群眾、場面調度、現場比賽的戰術。」人多會吵架嗎?「有些球員他們在以前在打球的時候 他們就是Leader,可是放到電影裡他是配角,心理可能不平衡,『等那麼久,也沒有我上來。』『等那麼久都在拍其他人。』你就要去處理一下。」

Image description

張榮吉不算愛說話,行事也低調,但他說那半年的訓練,加上拍攝兩個月的時間,他必須提高士氣,公開跟團隊喊話:「那時候,覺得當導演好像在當教練,你要去注意這群人,把他的心拉回來,往同一個目標走,不要散掉,不要認為自己不重要。」很多次,他得站出來發表講話,「你要告訴他們每個人的重要性。對我來說,你們每個重要,如果缺一個的話,我們可能很多事情的停下來。我會挑選到你們每一個人,都是因為你們每一個人就是屬於劇中的某個角色,有每個角色的必要性,你有你負責擔任的角色,你們缺一個都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