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占飛:由「N號房」到金智英

2020-04-10

每個人都是殺人犯?2020年頭3個月天下大亂,每一爆都是大大鑊,轟動全球的南韓「N號房」犯罪事件愈揭愈臭,駭人聽聞,像一把鋒利的刀直插人類良心,側寫出女性在大韓民族的地位卑微到一個點,女藝人鄭麗媛狠指:「每個進入N號房的人都是殺人犯。」

「N號房」事件是被一名潛入Telegram聊天室的記者揭發,涉及直播令人心寒的性暴力內容,受害者超過70人,其中16人是未成年少女,年齡最小的只有11歲!三大主犯之一趙主彬現已移交檢控方,面對傳媒時被禁止戴口罩,他對外聲稱感謝制止他「無法自拔的惡魔生活」,但被追問有沒有懺悔時,卻始終三緘其口。

趙的外號叫「博士」,今年才25歲,本為大學資優生,前途大好,究竟是教育出了問題,抑或現代社會禮崩樂壞?

「N號房」誘騙受害女生傳送露臉裸照後,再強迫對方拍攝性虐影像等(據說大部分內容可怕得無法用文字形容出來),並分享到不同聊天群組,藉此賺取豐厚利潤,目前已有15名共犯被捕,但最悲哀的是,聊天群組吸引多達27萬名付費用戶,有人認為付費者都是「共犯」。

Image description 南韓的「N號房」事件,駭人聽聞,當中涉及公義、私隱、性別平等、網上色情等議題,圖為主犯趙主彬落網後面對傳媒。(路透圖片)

性別嚴重不平等

事件激起全國民憤,超過250萬人請願公開嫌疑犯個人資料,更有近180萬人要求公開27萬付費用戶的個人資料,究竟當中如何衡量私隱和公義,值得深思。首先,付費用戶不排除當中有「亂入用戶」,部分或已迷途知返,遭起底後恐難以翻身。其次,Telegram等社交賬號可隨意註銷,手腳快的是否能避過一劫?

誠如醫學專家屢次警告,人類不改掉食野味的習慣,「新冠病毒」勢必捲土重來。即使全球一度颳起#MeToo風潮,但南韓「男尊女卑」的文化根深柢固,當地男性普遍存在「女人是獲得性快樂的工具」的謬誤。《全民性平等教育》一書分析:「隨着互聯網的興起,男性在網上集體對女性評頭品足,實時互動,只是加速網上性暴力,尤其是他們不用公開真實身份。」

誰想過2020年的今日,在一個亞洲發達國家內,性別嚴重不平等依然是尖銳的社會議題,難怪有網民留下了令人心酸的說話:「在這樣的國家生一個女兒,沒有任何意義!」這兩句話彷彿呼應了去年全韓爆紅的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尤其是戲中醫生反問金智英的說話:「飯是電子煲煮的,衣服是洗衣機洗的,為什麼你的手腕會痛?」

金智英出生在典型的南韓家庭,男主外、女主內,上有相差兩年的姊姊,下有一個小5歲的弟弟。她最回味的童年「美食」,就是偷吃弟弟的奶粉,每次母親沖奶粉時,她就會在旁邊用手指沾一沾跌在桌上的奶粉,放在嘴巴,覺得其味無窮。然而祖母卻討厭她偷吃弟弟的奶粉,更因而打過她,使奶粉從鼻孔噴出。嚴格上,這行為算不上「偷吃」,潛台詞其實是「女生不該搶奪金叵羅的寶貴資源」。

Image description 《82年生的金智英》也反映出韓國女性地位的卑微。(劇照)

排名高印度四位

當歧視變成生活日常,人們慢慢會麻木不仁。南韓男人的身份證開頭是1,女人是2,而且學校早會時,高頭大馬的男同學會企在前面,反而細細粒的女同學站在後面。客觀的數據來自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發表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2020》,韓國排名第108位,只有0.672分(最高分為1),只是略高於排第112位的印度,甚至比中國低了兩位。

南韓國民自小接受超級封建的儒家文化灌輸,「阿豬媽」(大嬸)想在職場創出一番事業,與日本女性一樣難過登天,也許這是當地娛樂圈吸引青春少艾奮不顧身發明星夢的原因──這是飛黃騰達的捷徑,外面的世界太殘酷、危險、可怕。然而,後知後覺為時未晚,女人當自強,首先要自愛,2018年《全球創業監測》(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報告指,南韓逾12%女性參與新公司的創立或管理,比兩年前上升了7%,即一倍有多,意味着勇於創業的女性開始覺醒,心動不如行動。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2020》,韓國排名第108位,只是略高於112位的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