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lips×筆華棋 潮流預展

2020-07-20

Image description 筆華棋 @唐肆藝式樓,放滿玩具、藝術品,部份為筆華棋個人收藏。

拍賣行Phillips(富藝斯)風格向來較年輕大膽,七月遲來的拍賣前,他們跟筆華棋聯手,在其尖沙咀唐樓私竇中舉辦一天快閃預展《Playtime》,齊集與潮流界關係密切、色情味道的拍品。筆華棋往日寫作、做網台主持,卻原來已進軍藝術界幾年,策展搞藝術空間,這唐樓單位本是他的工作室,現放滿收藏品,進行一天快閃預展。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荒木經惟 《無題 ('67 Shooting Back)》2007 估價:30,000 - 50,000 港元

由潮流到藝術
「藝術一直都是我的興趣。」筆華棋:「我在美國讀大學,最後那兩年搬了出來住,喜歡自己佈置,會買點東西掛在牆上,當年喜歡買潮流物品。」他解釋,潮流界跟藝術家關係很深,他說自己小時候買日本牌子Montage,因此認識Banksy;喜歡買Nike,因而認識Futura,漸漸由這些開始認識藝術。「上網學,最開始買Print(版畫/微噴),因為才一千幾百一張。」後來回港,他在潮流雜誌工作。幾年之後,錢漸賺得多了,藝術收藏由紙本開始購買,迄今已經七年,「最初喜歡藝術,沒有想過投資,但如果今天我說再購買沒有考慮保值,那是騙你的!」

Image description 劉野 《女孩!》,2004年作,壓克力 畫布 估價:3,800,000 – 4,800,000港元

這個尖沙咀唐樓單位,七年前他進駐時是他工作室,學習八十年代香港電影公司新藝城,牆上寫上「奮鬥室」,後來玩具、藝術品越買越多,放得到處都是。這現在辦公室跟倉在一起,那邊收藏了一些藝術品。他跟家人同住,也佔用了不少地方放收藏。因為三年前開始做策展,已大半隻腳進入了藝術圈,有時會邀請海外藝術家來港,這個唐樓單位正轉型做駐場(Residency)藝術家起居,卻遇上了疫症。空置了一陣,這次跟Phillips合作,才借出場地作一天預覽。

他跟朋友以同樣想法,不同主題去佈置了另外兩間唐樓單位,同樣在四樓,品牌叫「唐肆藝式樓」,現都長租出去。

Image description

現在藝術圈就是娛樂圈
作為年輕收藏家,他說自己購置了七年,現在入手次數沒那麼濫。「三年前做策展,開始把學來的知識放進去工作,漸漸思考究竟藝術值幾錢?大家認為的藝術有何價值?從前我常去購物的那間畫廊跟我說了一個小故事,有個客人是銀行家,畫廊有天跟客人介紹畫家,客人說:『咦, 我不是買了嗎?我家裡的牆已掛滿了。』畫廊說,當你的牆上已掛滿了,仍繼續買,那你才是收藏家。」從購藝術品開始買教訓,到跟畫廊認識,2020年的今天,漸漸能用藝術搵食,「收入過半是在藝術圈購的,算是全職了。未來一段日子,會替別人搞藝術空間。我以往寫作多,但現在即使寫字,也會寫藝術,即使小說創作,也會有藝術的情節。」

預展中掛滿了Phillips的拍品,也掛有他自己的收藏,他指指牆上說:「我買第一幅Koichi Sato時,是在香港一間畫廊,三萬元。約一年後,有畫廊替他搞個展,展出時已賣十萬。剛剛他在美國展出,價錢已要20萬。我想說的是不要買名氣、買消息。」

Image description 五木田智央 《面具》2010 壓克力 瓷漆 噴漆 畫布 估價:500,000 - 700,000 港元

拍賣世界常見到Young Collector這字眼出現,他說:「趨勢一定有,我購買藝術品的朋友越來越多。你看,Art Basel來香港就是一個指標。這次疫情來到,匯豐不派息,樓價跌三成,Art不是沒有跌價,但交投仍然強勁,大家可不是傻的。」他承認藝術跟拍賣行金錢關係很深,但認為這只會是好事,「昨天我才跟朋友討論香港沒有娛樂圈。我說,現在藝術就是娛樂圈,以前娛樂圈很蓬勃,一年拍300齣戲,人人有工開,鄭裕玲開九組戲,買樓很容易。即使2000年後,盜版問題嚴重,但還是有周永恆、趙頌茹出來做歌星。現在藝術就是這樣,一個浪20年,好多不懂藝術的人也做Art!誰誰誰都在做Art。蓬勃了,是好事。」

有趣的是,這橦65年歷史的唐樓,除了兩三個單位,樓下全是劏房。與過百萬的拍品相較,對比強烈,「下面$6,000一個劏房,這些藝術品,預售價百多萬,但各式其色,多人玩一件事一定好。現在一張Print一公開發售,美金$100,一出來就賣光了!」

Image description 名和晃平 《PixCell-玩物-茄子》2006 估價:90,000 - 120,000 港元

網上銷售強勁
Phillips的晚拍銷售主管Charlotte Raybaud承認Playtime只是一個Curatorial Idea(策展念頭),這次展品取自它們在七月舉辦的早拍和晚拍,以潮流、年輕、大膽的風格策展,也就是說,它們不是一個獨立專拍潮流藝術的拍賣會,「市場需要刺激,而我們一直擅於用這些方法,去包裝藝術品。」疫情期間,拍賣界的網上銷售其實依然強勁,「我們之前做了一個跨界別的Online Sales,銷售率達90%以上。大概是因為今年很多藝術博覽都取消了,大家又無法去旅遊,都願意去看online。市場走勢,是越多越多數碼化的元素。」擅用手機,由瀏覽拍品到完成交易的,當然是較年輕的收藏家,他們已漸漸成了一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