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of Mind】人生是悲劇 面對是喜劇

2020-12-23

Image description

上月台灣頒發金馬獎,陳玉勳導演憑新作《消失的情人節》入圍11項提名,最終得獎五個,而且幾乎橫掃了幾個大獎,包括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剪接、最原著劇本、最佳導演獎。不像其他得獎大片,《消失的情人節》其實是齣愛情喜劇,並不嚴肅,勳導憑藉擅長描寫小人物,瘋狂構思,加上劉冠廷、李沛霈(大霈)的精湛演出,電影頗為破格。今天越洋訪問導演及大霈的同時,我們也找二人分享在動盪不安的2020年,怎找到自己的Peace of Mind。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陳玉勳導演

導演陳玉勳:年紀越大時間越快
《消失的情人節》是一齣關於時間的電影,戲中男主角節奏比常人慢,女主角比別人快,二人小時候已見過,結果二人過了二十年才正式認識。原著故事寫於二十年前,結果電影到今年才上映,時間這東西,到底是喜劇還是悲劇?「時間一定是悲劇,因為人會變老會死亡。但人生往往有很多荒謬,會有很多喜劇色彩,如果命運真的比較悲哀的話,也希望用樂觀的精神去面對,這才是喜劇的精神。」

導演的時間算比別人快,還是慢?「時間這個事情是很神秘的,一個人到了50歲以後,一分鐘大概只剩下48秒,到了60歲以後一分鐘大概只剩下39秒,所以時間是有機的,你知道嗎?它會隨着人會越變越快,你年紀越大會變得越快,絕對是這樣。」勳導今年58歲,似乎一秒快由48秒變39秒了。

Image description 男女主角:劉冠廷與大霈。時間停頓,劉冠廷演的巴士司機帶暗戀的女孩去旅行。

創作《消失的情人節》靈感來源,是陳玉勳二十年前有天走過永康街,在照相館前看到一張照片,他突然想,若有人看到自己在相片之中,但沒有拍照的記憶,那故事該怎樣發展?結果電影中男主角經歷全世界停頓一天,聽來這是驚悚片吧?「剛開始我也覺得故事有點驚悚,有點神秘,但我想故事都想比較好玩有趣,用刻劃小人物的方向,會比較溫暖,結果它們都會變成喜劇。」

雖然拍喜劇,但骨子裡勳導其實比較悲觀,戲中有句對白說:「所有愛情都是自我催眠。」他承認正是自己對愛情的看法,「這是人生體驗,是真的,我自己經歷過,愛情真的是自我催眠。它來時,你心裡面會像放着一首歌。例如你很喜歡某某歌星的歌,你就會覺得,你喜歡的那個男生也同時喜歡這首歌,其實未必!真的是自我催眠呀。」

Peace of Mind是一生修煉
由《熱帶魚》(1994)到《愛情來了》(1997)到《總舖師》(2013),陳玉動斷斷續續的拍了二十幾年喜劇,中間經歷台片低沉期,他轉拍廣告,後來重拍長片,走台灣電影圈鮮有喜劇之路。對他來說,好的喜劇是什麼?「喜劇大部分都是替比較劣勢的人講話,可能是低下的,不成功的人需要被同情,通常描寫失敗者,因為喜劇需要博得人的同情才會成功。喜劇必須貼近生活,貼近社會,如果你要做大家都無關的事情,大家不會覺得太好笑,貼近生活是最重要的。」

其實他深受台灣新浪潮電影,像侯孝賢等人影響,「他們(新浪潮)的戲我都很喜歡,但我自己的個性不可能走那條路,不可能比他們好。我眼中看台灣的社會是蠻好笑的,充滿荒謬。台灣人又很熱情,所以我拍的東西都是我看到的,我看到的人都是很可愛!我覺得我拍得很真實,沒有特意把它們拍得很好笑。」

Image description 李沛霈(大霈)

他的電影世界總以小人物為主角,也愛找素人來演,「我喜歡找周圍朋友、工作人員來演戲,當導演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觀察所有工作人員,因為人是很有趣的生物,每個人個性、生活習慣都不一樣。」新作中就以劉冠廷搭大霈,再加素人演出,「以前我拍《熱帶魚》也有很多素人搭專業演員,到了《愛情來了》素人更多,其實我不大在意他是素人或職員演員,只要給我的感覺對了,我就會用,我不管他有沒有演過戲或多麼有經驗。」

千禧後台灣片曾沉到谷底,但近十年,台灣片不論在票房或創作上,都有新的突破,「這幾年(影壇)其實還蠻幸福。我這一代的人比較尷尬,你想藝術又走不了藝術,你想商業又走不了商業。但下一輩年輕人已經在做類型電影,他們對類型電影充滿熱情和興趣,我覺得這個差別非常大。我也很開心會變這樣。」

談到世代變遷,勳導曾說到新片想透過男主角的相機,去找回消失中的美妙事物,例如寫信、天真、純真。在這個數碼年代,有什麼會覺得最寶貴?還能保存嗎?「很難!我覺得數位年代一來,所有事情都變得虛擬化,人跟人的接觸會變少,很多感情不能直接交流,像我自己也不大喜歡接電話,都用Message來溝通,人跟人真的會變得冷漠。過去很多美好的品德、美好品味、設計、產品也會慢慢不見了。」

勳導承認自己生活節奏快,他說Peace of Mind很重要,但很難,「這有點難,也是做創作者一輩子的修煉。光是面對市場、票房這事情,你就沒有辦法變得很單純。我也一直在變,是不是應該退到非常單純的創作?做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要考慮商業市場?回到很純粹的創作是電影導演的夢想!電影畢竟要花很多心血去製作,花很多錢去製作,它是商業行為,跳脫要相當大的覺悟跟勇氣。」那你怎樣追求心靈平靜?「我也很想知道,我也想有人告訴我,哈哈!」

大霈:第一次演主角 一口答應
《消失的情人節》男主角是劉冠廷。劉在三年前憑《花甲少年轉大人》得金鐘獎,及後參演電影,去年在《陽光普照》演令人不寒而慄的黑幫份子菜頭,甚獲好評,電影男主角還是第一遭。戲中女主角更冷門,李沛霈(大霈)是電視主持,沒有主演電影經驗。片中她演年過30,在郵局工作,急燥又沒男人緣的宅女。獨挑大樑,感覺如何?「我覺得很神奇。尤其是導演找了一個沒有電影經驗的女主角,他很願意跟我冒險已經很夢幻了,我非常感恩。電影上映以後,我得到很多關注,還入圍了金馬獎,好像在做夢!」

宣傳期接受訪問,大霈總是笑着說自己在現場被導演罵得很凶,勳導會大嚷:「我已經很老了,你別再氣我了!」
沒有電影經驗的她當初答應加入前可有掙扎?「一開始有一點緊張,因為我知道最難拍的戲劇類型就是喜劇,因為喜劇要的不是Funny (好笑),而是Humor (幽默),是節奏。我很相信導演,但因為太渴望這個機會、太想要演戲了,我沒有掙扎,一口答應要接!我每次都是事後才發現,恐怖的在後面,哈哈。」她說:「導演很兇,是因為他很在意自己的作品,也很在意我在戲裡面的樣子,所以都是為了作品,而且非常疼我,才會這麼嚴格。」

開拍前,她接受了密集的排練,也去郵局實習,看大家怎麼工作。為了準備角色,也跑了台北二十幾個郵局,觀察櫃台人員。

喜獲李安讚賞
由模特兒轉戰主持,再變演員,大霈不斷遇到機會叩上門來。數年前,電視台找她主持潛水節目《水下三十米》,但她根本不會潛水。雖然剛開始因經驗不足,時常被罵,但來到今年,好不容易終於憑節目奪得金鐘獎。這次主演電影,也是一樣。

「我是主持人,演員是我的目標之一,但人生很神奇,你想演戲就有其他機會來,就好像《水下三十米》。我覺得人生每一個機會都是很有趣的,老天會給你不同的機會都是有原因的,所以其實我……No Regrets!」大霈喜歡演戲,她喜歡什麼演員?「最喜歡的演員好多,但香港九十年代那一票,像張國榮、張曼玉、梁朝偉又會唱歌又會演戲,能演嚴肅戲又會搞笑,他們都是我演藝工作非常仰慕的對象。還有劉冠廷,也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的台灣演員。」

大霈個性開朗,她承認對感情、工作也一樣,遇到喜歡的總是主動出擊,「我覺得這些機會,你當然會懷疑自己是否已準備好,但前輩、導演、製作人來找你,就是相信你做得到的,只是中間有很多(技巧)要提昇要磨煉。願意跟我冒險的人,就會陪我成長。你會很珍惜每次的機會。所以勇氣就是感恩,然後接受這些挑戰。」她說:「愛情也是!我們做演藝工作就是在等機會,等着被看到,所以有機會就要把握,因為人生真的很短呀!生命經驗告訴我,對於所有的關係,所有工作機會都是這樣子的心情。我覺得應該不會變。」

結果,在金馬獎那一晚,李安點名說大霈演得好,還跟勳導開玩笑,說不是他導得好,是演員好。提到李安,大霈開始笑,「Yes!Very Happy!很開心,很不可思議,因為李安導演是大家多麼喜愛,多麼敬重的一位前輩,希望有了他的稱讚,我會更有信心。然後,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跟他合作,哈哈,如果有的話就太棒啦。」

你怎找到Peace of Mind?「Peace of Mind非常重要,真正放鬆才會有想說的話,能寫出來,尤其寫歌要押韻要言之有物,所以Peace of Mind和自在,在生活節奏很快之中是很重要的。」因為演快的楊小淇,她笑自己越來越快,「現在走路常常就把朋友甩在後面了,很不好意思,跟朋友吃飯,就很快吃完。但其實就是因為這個快,可見慢有多重要,不要因為快忘記身邊的人,身邊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