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葉葦:時尚TALK | 為什麼我無法以正價買鋼版地通拿?

葉葦 | 2018-03-09

如果你看得明白這個標題,證明你很可能跟我有相同的煩惱。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須了解到這個狀況並非必然。在1960、70年代,地通拿是沒有人要的倉底貨,現時身價以百萬港元計的保羅紐曼錶款,昔日盡是教行家嗤之以鼻。

Image description 1971年生產的ROLEX COSMOGRAPH DAYTONA REF. 6262,成交價過百萬港元。圖片來自PHILLIPS

勞力士無止境,雖是今日隽語,根據瑞士傳統製錶定義,這個品牌卻未必在十大名錶之列。從1960年代到最近不過幾十年的光景,卻造就了法拉利以外地球上的最具價值品牌;本來備受舖家冷落的複雜異類款色,卻搖身一變為一錶難求的長青話題之作。到底背後隱藏著什麼玄機?

我只能說,巿場因素要比產品因素重要得多。

顧名思義,勞力士本來就是給勞動人民的工具腕錶品牌,昔日的工程師、機械士、軍人、探險家、駕駛員定必對它耳熟能詳,可是對於出入司機接載、飲食五六星級酒店的紳士貴婦,卻對這種粗野鋼錶不以為然,就算其貴金屬嵌寶石品種,也只能證明物主的暴發戶身份。

Image description 第一代自動上鏈的地通拿REF. 16520,產期由1988至2000年。圖片來自PHILLIPS

勞力士的蠔式防水錶殻是錶壇的一大發明,對後世的製錶技術影響深遠,可是機芯的建造卻未至於傲視同儕,至少在1950、60年代的瑞士天文台測試中,成績仍遠遠落後於歐米茄、真力時、雅典等當年的著名品牌。其DATEJUST的瞬跳日期固然名不虛傳,卻不是特別複雜的結構,事實上這個品牌從來沒有製造複雜機芯的歷史。如今呼風喚雨的地通拿,在2009年前一直都是裝置外購機芯,早年是著名的VALJOUX 72,但直到1970、80年代當不少對手都轉用了自動上鏈的CHRONOMATIC、VALJOUX 7750或者LEMANIA 5100,它仍然用手動上鏈的VALJOUX 72。而且,別忘記在REF. 6240之前的地通拿,以至更早期的PRE-DAYTONA COSMOGRAPH,甚至不是採用蠔式錶殻的。

這系列的一個轉捩點是1988年,勞士力終於「的」起心肝為新款地通拿REF. 16520換上自動上鏈的CAL. 4030,這是一枚以ZENITH EL PRIMERO CAL. 400為基礎改裝的自動計時機芯。為了改善機芯的走時穩定性及延長其服務周期,錶廠決定將頻速由原本的36,000VPH降低至28,800VPH,移去日期窗,並更換了近五成部件。

新機芯果然對REF. 16520的銷情有幫助,從EXPLORER、SUBMARINER、SEA-DWELLER、MILGAUSS等經典案例中證實,地球人類對於自動上鏈的勞力士不鏽鋼蠔式運動錶是沒有抵抗能力的。從那時候起,不鏽鋼地通拿就扭轉了形勢,由供過於求變成一錶難求。不過,關鍵是廠方並沒有因應需求而增加個別款式的產量,地通拿在勞力士所有運動錶系列中所佔比例仍然不變,不鏽鋼地通拿在整個地通拿系列中的生產比例也是不變,於是舖家從顧客中收到的訂單雖然增加了,廠方卻趕不及交貨應巿,巿場上遂形成了消費者對於缺巿產品的強大的心理上的渴求。

畢竟機械錶不同於SMARTPHONE,機械錶不用每幾個月更新一次OS,機械錶不會像手機一樣愈行愈慢,機械錶更不會爆炸。瑞士的機械錶,尤其是勞力士的機械錶擁有特別長的產品周期,同一款產品連續賣一二十年不在話下( REF. 16520的產期為1988至2000年;REF. 116520的產期為2000至2016年),所以賣家與買家均極有理由屯貨居奇。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曾以過億港元成交的一枚保羅紐曼地通拿,將這個款式的熱潮推到最高峰。圖片來自PHILLIPS

再者,勞力士對於BRANDING的要求極其嚴謹,儘管技術上不斷推陳出新,外觀設計卻是近乎死板的一成不變,錶冠加個護肩、日期窗加個放大鏡、錶殼直徑增大2毫米,都足以成為改款時的重要賣點。潮人或會埋怨勞力士腕錶款式老土,品牌亦寧願眼睜睜讓改裝商如BAMFORD、MAD PARIS等蠶食部分生意也堅拒追潮流造流行樣式,產品因而與任何創新物料如碳纖維鈦合金離子電鍍塗層幾乎絕緣;然而,講求實際的一般用家卻感激其產品比起汪阿姐更加長青,即使今天一個90後戴著一枚FATHER’S OR GRANDFATHER’S ROLEX開著最新款的TESLA,都完全沒有違和感過時感,與香奈兒的2.55、愛馬仕的BIRKIN和KELLY BAG簡直是異曲同工。

鑑於任何年代的舊款地通拿在巿場上都仍然有一定需求,部份款式價值更可以幾倍甚至幾十倍高出於當年零售價(不同版本的保羅紐曼地通拿是為一例),與此同時巿場上的現役款式持續供不應求,每次推出新款時定價亦有增冇減;當消費者了解到不鏽鋼地通拿比任何藍籌股更加穩陣,來自投資者和投機者的資金不斷注入巿場,他們甚至樂意以超出巿場價格埋單,品牌給予舖家的建議零售價則可謂形同虛設,真正用家能夠以正價入手的機會便變得微乎其微。

如此,便造就了巿場學上一個「稀缺創造需求」的罕見案例。多少工管專家、企業CEO想複製勞力士的成功之道,往往鍛羽而歸。因為勞力士的「需求」背後並不只「稀缺」那末簡單,還包涵各種精確計算下的巿場操作。品牌旗下幾個主要款式的蠔式運動錶都拿過世界第一:EXPLORER是首枚登上珠穆朗瑪峰的腕錶;MILGAUSS一度是防磁度數最高的機械錶;SUBMARINER與SEA-DWELLER曾屢次打破深潛紀錄,兩代相隔50年的DEEPSEA實驗型腕錶更先後成功潛進人類已知的海洋盡頭馬利亞納海溝。

勞力士不下一次借助活生生的真實例子來證明品牌是地球上最可靠最強悍的工具錶,繼而再利用舖天蓋地的廣告來傳遞這個訊息(勞士力下廣告毫不吝嗇,但只會在最好的刊物、最佳的位置、最理想的曝光環境下,次一等的完全不作考慮);就算像DAYTONA、YACHT-MASTER、DATEJUST這種本身沒什話題,沒上過刀山沒下過油鑊的腕錶,也因為透過贊助世界上最頂級的體育運動賽事(地通拿24小時耐力賽、溫布頓網球錦標賽、中國海帆船賽,不一而足),獲得人類最頂尖的冠軍運動員加持而升了「呢」。所以錶廠絕對不是單靠控制產量一項把戲,其生產實力、巿場觸角、銀彈攻勢,缺一不可。

當然,自由巿場很難存在真正的商業秘密。勞力士的成功方程式也未必是完全無法被複製,好像其對手PANERAI、HUBLOT、RICHARD MILLE,雖然所針對的客戶層面略有不同,近年以相類的巿場手法再因時制宜也算是做出了不俗的成績。

面對激烈競爭,勞力士也了解到不能老是原地踏步,在人人自製機芯的壓力下,它在2000年也為新款地通拿REF. 116520置換上全新的自家生產CAL. 4130自動計時機芯;在人人濫造復古款式的潮流裡,2016年也推出了向1960年代同款式致敬的「熊貓面」最新款REF. 116500LN。

Image description 2016年推出的最新一代地通拿REF. 116500LN,採用全新的自家生產CAL. 4130自動計時機芯。圖片來自ROLEX

當然,我相信只要勞力士一日未上巿,一日維持著基金會掌控的家族式經營方針,毋須每年跑數向股東交代業績,而錶壇也沒有發生翻天覆地的革命之下,品牌未來的整體發展方向也不會有任何改變,而你和我也只能夠,繼續以炒價買不鏽鋼版本的地通拿。

作者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reedle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