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進念.二十面體:音樂家正禪

Image description 演出在即,家正現在每天都與琴為伴。

Text by : Ivan Wong (進念‧二十面體 媒體顧問)

看過記者/音樂家/作家Eric Schoones鉅著《Walking up the Mountain Track: the zen Way to enlightened musicianship》 的,應不難明白,這次KJ黃家正與進念合作《心經練習曲》的創作野心,而未還未拜讀此書的,相信看完家正的演出後,可能會有立時走到書局的看個究竟的衝動。

Image description 影響黃家正是次《心經練習曲》禪意創作的音樂鉅著《Walking up the Mountain Track: the zen Way to enlightened musicianship》。(網上圖片)

黃家正是次的創作心路歷程,理應由他自己執筆在此跟大家細述,奈何演出在即(本月15日)既忙於習琴亦要淨心禪修,雖則無暇伏案,但有幸早前他跟導演胡恩威的創作對談我們已作了個完善筆錄,謹此與大家分享:

「家正,我想每一個玩樂器的人都是在找一種聲音。『聲音』這樣事物,不是說在尋找一些很完美的技巧,而是說,你在尋找一種自己的聲音。所以我想你這次《心經練習曲》,希望怎樣去發揮。」

「我們音樂家通常講巴哈的音樂就是純音樂。純音樂的意思就是說,它沒有特別的目的,沒有特別的故事,沒有特別的顏色,甚至它是沒有特別的情感的。它只是一個結構,它和建築很像,而我們聽的時候不是完全沒有心靈的情感的,它帶給我們的情感是另一個層次的東西,而不是說蕭邦(的音樂)令你覺得很感人,它某程度上是令到你好安靜。」

Image description 黎達達榮為是次演出親手創作的黃家正人偶。

「即是說,它有一些淨化的作用嗎?」

「我覺得『心經』也是這樣,因為透過心靈,透過誦讀一種有聲的東西,或者在心裡面誦讀,然後你便可去到另外一個層次,我覺得在劇場裡做這樣一個嘗試是很特別的。講『心經』是一個藉口,主要是怎樣透過那個藉口——那個藉口可能是一個麵包、一個杯,或者是巴哈的音樂,從而帶領觀眾去到一個境界。

Image description 《心經練習曲》,9 月15日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上演。

「我通常彈琴的時候我就會想,我怎樣彈才可以令到觀眾喜歡,譬如我去一個比賽更加要了,我要令到評判喜歡他才會投票給我。但這個創作很不同——它要說的是——我怎樣忠於自己,我想怎樣去呈現那個境界,繼而影響觀眾來共享我想演繹的這個狀態,大家一起透過視覺、聽覺,甚至是自己的動感,去感受一些不同的東西,我覺得這將會是我們這次演出的一個境界。」

進念‧二十面體2018劇季網址:www.zuniseason.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