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兒的玻璃裙

2017-06-06

Image description Haute Couture工作室內的旋轉樓梯鏡面裝飾,現已成為名人貴賓模特兒的打卡熱點。

在童話世界,灰姑娘因為一對玻璃鞋,王子找到她,從此過着幸福愉快的生活。

今年春夏的Chanel haute couture,Karl Lagerfeld設計了很多條玻璃裙,希望找到他的香奈兒姑娘。

故事是這樣的,上季的couture系列,他向atelier致敬,這次,他帶領我們感受品牌haute couture大本營的格調。工作室內聞名天下的旋轉樓梯鏡面裝飾,即是Gabrielle Chanel當年拍下經典一幕的背景,他借用鏡面層層疊疊的反射影像,化成一系列疑似破碎的玻璃裙,如此看來,故事是淒美的。

Image description 壓扁的top hat、外套上的draping、Karl Lagerfeld口中好難做的皮帶,一套衫,集合系列三種特色。

線條方面,Karl Lagerfeld希望創造一個有代表性的silhouette。透過三十年代的Art Deco美學,以及瑞士藝術家Alberto Giacometti在1927年創作的Spoon Woman雕塑,雕塑膊位比較窄,高腰線,好像鬱金香的形狀。二合為一,正是他心目中的曲線。

在春夏的couture世界,他要求每一個細節都設想周到,卻力求簡潔。模特兒的化妝,盡量清淡,髮型也沒有多餘花巧,只是分界梳好,整整齊齊。打頭陣出場的tweed裙裝造型,裁縫師以Spoon Woman為本,修改成比較subtle的線條,腰線稍稍提升,令雙腿看起來更修長。下身的pencil skirt,內裡有一層底裙,令臀部線條豐滿圓渾。值得一提是高腰皮帶,皮帶兩旁是over-stitching,根據Karl Lagerfeld親自引述,看似簡單不過的皮帶,製作難度比想像中複雜得多,在堅硬皮革上縫線,要避免出現凹凸不平或波浪瑕疵,絕非手板眼見工夫。

Image description Lily Rose Depp穿上粉紅色wedding gown壓軸出場,Karl Lagerfeld挽着細姪女纖腰,繞場一周。

配襯日裝的造型,最搶眼是香奈兒姑娘頭上的帽子,本來是一頂傳統top hat,但一本正經有何樂趣?於是Karl Lagerfeld把高帽壓扁,帽子角度稍稍往後移,多得他,top hat煥然一新。

同樣是招牌中性look,系列有不少男裝設計。其中一個造型,把恤衫當作外套穿在外面,在好耐以前,這種穿法已經算是sporty look,貫徹香奈兒好動淑女的個性。恤衫內的bustier dress,足足由四萬塊閃閃珠片刺繡而成,裙子兩旁設計了口袋,當然是為女士瀟灑插袋而設。另一套中性衣服,由safari suit變奏出來,系列以絲為主要材料,大多是相對堅挺的Chantel silk,塑造Karl Lagerfeld腦海中的sculptural形態。這件恤衫上衣,連衣領內都鑲了珠片,這就是他所說的impeccable吧。

Image description Broken mirror embroidery的真相,就是成千上萬粒晶石、銀色珠片及金屬片等等。

在巴黎大皇宮內搭建的場地,橢圓形牆壁是鏡,場中央背景是鏡,地面是鏡,全部都是鏡。鏡,是伴碟,主菜,是模特兒身上的鏡子裙,官方稱之為了broken mirror embroidery。不用太認真,裙上沒有玻璃,穿上身不會血流成河,那些疑幻似真的鏡子碎片,其實是由晶石、銀色珠片及金屬片等等不同元素結合,模仿玻璃散落的狀態,都扮得幾似。為了中和玻璃鏡面的硬朗,他利用羽毛,大多是駝鳥毛,輕盈地扮演美麗配角,在晚裝裙襬飄飄。

Image description

美麗令人麻木,三十多年來,創作了過百系列,他為Chanel帶來美麗,我們慢慢習以為常。可是,他是傳統德國人,不容許生命有一秒怠慢,在這系列,他依然努力為大家帶來一點驚喜,例如加入皺褶(drape),是Chanel相對少見的技巧,今次蜻蜓點水以draping點綴衣服。剪裁上,玻璃裙領口亦開得比以往低,又有露背,是罕有的Chanel sexiness。這一切一切,相信香奈兒的玻璃姑娘,很快便會找到她們的王子。

文:Ben Wong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