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秋冬女裝配飾精選(3):Giorgio Armani、Anteprima、Prada、Miu Miu、Hermès

2017-08-31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Velvet Loafers―Giorgio Armani

有些品牌、設計,需要人生閱歷才穿得出箇中韻味,東方代表是山本耀司,西方代表有Giorgio Armani。看看現在的天橋,大多以超越年輕人能夠負擔的價錢,向購買力強的一群販賣逝去青春,只有少數擁有江湖地位的大師,才會用心為不同年齡層做針對性設計。Giorgio Armani,青春少艾未必穿得好看,譬如Mr. Armani八十年代橫行華爾街的power suit,十八廿二難以肩負衣服的重量。今年秋冬,他的女強人繼續挺起胸膛大踏步,其中兩款鞋最具中性魅力,一款是綁帶ankle boots,另一款是絲絨loafers。短靴外形簡約,淨色設計,鞋帶位置不設鞋舌,營造一點中空的效果,配襯皮革鞋帶是神來之帶。至於那對源自男裝slippers的絲絨鞋,GA標誌是傳統正忠設計,紅藍綠黑四色,襯衫一流。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Vernice Bag―Anteprima

Anteprima,等於Wirebag,面世接近二十年,肯定是荻野泉(Izumi Ogino)驕傲之作。今季,依然有Bauhaus建築主題圖案的Wirebag上市,但另一款主打Vernice bag,驚喜來得更大。早前來港出席秋冬發布會,荻野泉女士講解,系列靈感源自八十年代充滿自信、努力自強的女性,所以滲入不少super shoulder等元素,而體形比Wirebag龐大的Vernice bag,更能反映當年的女強人本色。Vernice bag分兩種大小,大碼手袋足足五十二厘米闊,日常做運動,或者當weekend bag用都綽綽有餘。手袋提供黑、黃漆皮,黑色那款,亦切合她為系列營造的未來感。大概是先入為主,總覺得Anteprima就是Wirebag,可是,思考一下Vernice bag的簡約線條,零多餘裝飾,隱隱散發出一種禪氣,其實是創辦人美學的另一種演繹。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Shearling&Faux Fur―Prada ﹠ Miu Miu

十年前,Miuccia Prada說,她厭倦了皮草,並以fake classic創作了一個人工皮草系列。十年後,她沒有說一句,卻透過Prada及Miu Miu兩個地盤,為天下姊妹創造了一個毛耷耷的冬季。在Prada,shearling以小物潛入多個造型,時而化身皮帶,時而變成毛毛鞋,還有clutch bag與其他手袋等等,毛毛小物貫穿整場騷。鏡頭轉換到Miu Miu,faux fur毛孔不入,由巨型帽子到大褸、長靴等等,由頭到腳都是人工皮草,營造她口中的the madness of glamour。在時裝騷,當然可以全身毛毛大搖大擺,返回現實世界,同樣的打扮,除非出席主題晚會,否則需要超人勇氣才能踏出門口。所以,按個人喜好,揀選一件毛毛產品裝身,應該最容易處理。她的身體力行,少說話,多做事,多少為捍衛動物權益人士打了一支強心針。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Laced Boot―Hermès

時裝周,太多騷,時裝編輯入場之前,大概知道每個品牌每場騷的焦點。在Hermès的世界,大家當然金睛火眼留意手袋,只是,當一場騷四十幾位模特兒,幾乎清一色穿上同款綁帶長靴,這對鞋,明顯是愛馬仕shoe of the season。一如過去十六年,laced boots出自鞋子大師Pierre Hardy手筆。設計影響設計,這對長靴,跟女裝創作總監Nadège Vanhee-Cybulski建立的中性美學,同出一轍,甚至比她的衣服更粗獷豪氣。一般長靴,多以寬鬆設計,好像聖羅蘭那款,一套上腳,缺點是小腿看來不夠窈窕,淑女大忌。Pierre Hardy的設計,線條較slim,附帶條件是廿六孔綁帶,不用怕,因為他在內側加了一條拉鏈,有助減少穿著時間,很細心。以時裝騷所見,laced boots分別有淨色皮革,他的招牌two-tone,以及矜貴鱷魚皮,連鞋底幾層物料用色,都會因應鞋身配色作出不同組合。設計,就是要仔細到這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