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綠山.早春遊

2017-12-13

Image description

時為五月中旬,一片藍天白雲下,位於日本京都東南面滋賀縣深山的美秀美術館(Miho Museum),上演了Louis Vuitton 2018 Cruise系列時裝騷。

Image description

隱身於幽靜山林的美秀美術館,的確又美麗又山明水秀,大有來頭。它是已故日本女首富小山美秀子的私人美術館,邀請今年百歲生辰的現代主義建築大師貝聿銘操刀,1997年落成,據聞花了接近五億美元興建!坐落於距離京都一小時車程的山丘,遠離煩囂,極具世外桃源的意境。當年貝聿銘的建築概念,正正來自陶淵明的代表作《桃花源記》。一千六百年前的文學景象,由貝聿銘化為立體實境,亦成為Louis Vuitton女裝藝術總監Nicolas Ghesquière的初春天橋。長長的戶外天橋,建於綠山之上,本身已經是設計師夢寐以求的dream runway。

Cruise collection的意義,就是天南地北遊山玩水,上年品牌南下巴西,今年東來日本。跟前任藝術總監Marc Jacobs一樣,Nicolas Ghesquière酷愛東洋文化。「我幾年前參觀過美秀美術館,被貝聿銘建築與大自然和諧共存的概念深深吸引。我對日本相當熟識,二十年前左右,當我開始到外地尋找靈感,日本是第一個目的地,自此成為旅遊常客。這系列,就像是一次過集結了多年來日本對我的影響。」

Image description 美術館另一個神級設計,大門的圓形玻璃,由內望向外,本身已是一幅驚為天人的風景畫。

Image description 《桃花源記》中的「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由貝聿銘化為立體實境。

如是者,模特兒穿過長長隧道,走上室外天橋,每個細節都是日本元素,猶如一幅日本風情畫。天橋上,最搶眼是一個接一個出場的歌舞伎(Kabuki)面譜圖案設計,這是Nicolas Ghesquière邀請日本前輩級設計師山本寬齋(Kansai Yamamoto)出手的致敬作。其中一條銀線knit dress,裙上以珠片刺繡出巨型面譜圖案,一個穿上品牌monogram的歌舞伎,一條裙,閃亮地結合古、今、東、西四大文化背景,又能呈現山本前輩的繽紛璀璨作風,ichiban呢。時裝騷當日,他穿上一套鮮紅色西裝,名符其實萬綠叢中一點紅,喜氣洋洋地見證自己參與設計的衣服及配飾,再次踏上世界時裝舞台。亳無疑問,這將會是他與David Bowie在七、八十年代的經典合作之後,另一個值得寫入個人時裝歷史的光輝時刻。人逢喜事精神爽,難怪當天心情大好,嘉賓要求selfie,來者不拒。

Image description 左:山本寬齋的傳統和風圖案,閃爍融入Nicolas Ghesquière的未來主義。 中:迷彩忍者出沒注意!她是Fernanda Hin Lin Ly。 右:武士裝束,英氣十足,其實都幾襯裴斗娜。

Image description 經過Nicolas Ghesquière未來主義處理的浮世繪裝,傳統未來集一身。

歌舞伎的誇張面譜,不僅是山本寬齋的圖案,順理成章作為化妝靈感。系列化妝由爵士級化妝師Pat McGrath負責,身經百戰的她,應該什麼古靈精怪的妝都化過,這次由色彩及表情豐富的歌舞伎面譜,演變出多款煞氣濃郁的妝容,應該是易如反掌,天橋效果一流。

山本寬齋是春季主菜,Nicolas Ghesquière為系列預備了大量日式頭盤、配菜與甜品。剪裁方面,先後出現日本武士服、稽古著(Keikogi,即是日本武術的練習服裝)的影子,所以衣服比以往更具英氣,某幾套還利用皮革及金屬配件縫製,如同武士盔甲,戰鬥格十足。更有趣的是,來到美術館的滋賀縣甲賀市,亦即是甲賀流忍術流派的發源地,他也潛意識加入了一點忍者味。譬如他的愛將、澳洲華裔模特兒Fernanda Hin Lin Ly,身上一套黑白紅迷彩,腰間皮革綁帶及綁帶長靴,已隱藏一點和風。然而,造型焦點是一頂連接拉鏈面罩的棒球帽,一拉,即時準備幪面出動。這位粉紅頭髮少女的招牌冷豔表情,亦為造型增添一份倔強。

提起冷豔,Fernanda比兩位大師姐,仍有一段距離。時裝騷邀請了韓國女星裴斗娜,以及主場出擊、由天橋行到大銀幕的福島莉拉粉墨登場。兩位硬朗女星,後者打頭陣,韓國代表壓軸。可能是太沉迷Netflix電視劇《Sense8》,天橋看見裴斗娜,又是唧都唔笑,與劇中角色一模一樣,總覺得她附近有幾位看不見的隱形戰友列隊出場。

Image description 韓國女星裴斗娜,以一身黑衣硬朗造型,首次踏上天橋;相反,模特兒出身的福島莉拉,駕輕就熟。

自從Nicolas Ghesquière入主Louis Vuitton,他創作的LV women,一直瀰漫着七十年代的氛圍,今次都不例外。線條硬朗的外套短裙短靴look,繼續以不同面貌現身,上身先後包括漏斗(Hourglass)剪裁的西裝,大量皮革及豹紋拼貼外套,衣服加入各種金屬窩釘及鏈狀裝飾,營造一點女強人的強悍。

既然一場來到喜愛的國家,他亦入鄉隨俗,不經不覺滲入古色古香的日式傳統。五月的京都直擊,衣服只是幾十秒曇花一現,直到九月的本地發布會,近距離欣賞,再經過公關同事講解,原來貫穿衣服上的金銀線刺繡,創作源自水墨山水畫與木刻板畫,甚至是能劇場(Noh theatre)的樹木背景圖案。這種古典詩意,與我們認識Nicolas Ghesquière的未來主義,完全是南轅北轍,但透過品牌的工藝,以金銀刺繡融入他的設計,又比想像中和諧,這是設計的駕馭力。衣服及裙子的大自然圖案,也精緻地散落在模特兒腳踏的長短靴,連ankle boots都蘊藏禪意,由頭禪到落腳。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大概是他太愛東洋文化,之前介紹過系列的武士、歌舞伎及山水畫等等元素,還未完。在表演中段,輪到兩套彩色圖案衣服上場,似是彩色,又疑似黑白的圖案,是他向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致敬的設計,由傳統色調換上粉色,即時摩登了。他的處理,比純粹搬畫過衫有心思,亦較切合他定下的主題。

山林深處,五十多位模特兒,走過漫長的隧道與天橋,再踏上一條長樓梯進入美術館,時裝騷告一段落。身為主角,Nicolas Ghesquière謝幕時沒有偷懶,照樣行了好幾分鐘的路,接受來自世界各地嘉賓的掌聲,然後在美術館內與一眾女星及山本寬齋會面。就是這樣,一場心曠神怡的時裝騷,正式完結。明年的Crusie系列,他又會帶我們去哪裡旅行?拭目以待。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