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en is Art: Pop Art

2018-03-27
+14
Versace
Balenciaga
Balenciaga
Balenciaga
Balenciaga
Burberry
Burberry
Burberry
Burberry
Burberry
Calvin Klein
Calvin Klein
Giorgio Armani
Versace

Pop Art

藝術融於生活,大抵色彩鮮艷兼取材日常的Pop Art,是眾多藝術派別中最易入口。Pop Art起源於五十年代的英美,當時新派藝術家們有感所謂藝術太離地,於是將日常所見之物如電影、廣告、產品包裝、漫畫等融入創作,為對傳統主流藝術的對抗,也令藝術更貼近大眾,Andy Warhol自是當中的表表者。而若說藝術離地,時裝又何嘗不是?將Pop Art移植到時裝,同樣道理。

今個春夏,Calvin Klein擺明車馬向Pop Art致敬,天橋上出現印有AndyWarhol為《Easy Rider》主角Dennis Hopper所畫的肖像T恤,連續見了兩季的uniform,也換上了Pop Art色系,令人眼前一亮。Raf Simons入主CK之時,普遍疑惑他出身比利時,可會跟美國品牌夾得來,今趟將CK連上Pop Art,大抵沒有比這更能呈現美國文化。
在Versace也同樣可見Andy Warhol的Pop Art元素,今年是Gianni Versace被槍殺二十周年,Donatella Versace特地重塑Gianni Versace於九十年代大紅的經典設計,當中包括Warhol系列,模特兒由頭到腳甚至手袋配飾都是Andy Warhol手下標誌的瑪麗蓮夢露及James Dean彩色肖像,華麗又幽默,重現Gianni Versace的風光年代,來到2018年依然不老。

Christopher Bailey為Burberry效力十七年,今個春夏是告別作,鮮色彩虹、趣味塗鴉、大紅波點貫徹整個系列,他直言系列主題是時間,尤其是他的過去、現在及未來,如此看來他在Burberry的時間好歡欣。Pop art的精髓在於日常、貼地,Christopher Bailey以八、九十年代,即是他青春成長時期的街頭文化為靈感,如綴滿自然塗鴉的oversized羊毛衛衣、leggings、斗篷,亦有大紅波點波鞋、logo tee、格仔cap帽等,都是九十年代的英倫街頭風格。至於貫穿整個系列的彩虹,則是他對LGBTQ+族群的支持,品牌更身體力行捐款予支持 LGBTQ+的青少年慈善機構。Christopher Bailey以如此具正面意義又色彩繽紛的系列,為他的Burberry生涯作結,無疑是個完美句號。

說到街頭風格,又怎能少了近年大舉將街頭推至high fashion,再捧到上天的Demna Gvasalia?自他入主Balenciaga成為創意總監,每季推出的波鞋、衞衣、cap帽全部成為大熱fashion item,人紅連品牌紅到發紫,當你以為街頭時裝走向末路,他卻將之推上另一高峰。今個春夏系列他直言是「more Demna, less Cristóbal」,而「Demna」對他而言,就是日常生活反映於時裝之中,所以有印滿歐羅美金的連身裙、報紙恤衫、由電腦screen-saver而來的日落山景印花長靴等,其實跟Pop Art同出一轍。因為Demna Gvasalia,Balenciaga從未如此貼地過。

說到底,Pop Art的本義是讓藝術貼近大眾,將生活融於藝術,反之亦然,落到時裝同樣有效,事關今時今日的高級時裝,必須夠貼地,才能賺like又賺錢。

文:Lisa Kuang

每年三月,香港全城一片藝術氛圍,三月時裝開季也是處處見藝術。今年春夏,各大時裝品牌或多或少將藝術元素融入設計,潮流大勢非此莫屬。我們一於貫徹到底,嘗試以藝術派系為今季潮流分類,從藝術看時裝。

時裝可是藝術?Yves Saint Laurent的伴侶兼拍檔Pierre Berge就曾言:「Fashion is not art, but it needs an artist to create it.」就如大師聖羅蘭,他所創造的Mondrian dress、Le Smoking suit,至今仍是經典,衣服可以不納入藝術品,但他的才華,一定是藝術家。又如川久保玲,從來以藝術眼光造時裝,去年更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開設展覽,這般成就媲美藝術家了。巴黎人稱時裝為「第八視覺藝術」,與繪畫、戲劇、舞蹈、建築、攝影等同屬藝術,至今還在糾結時裝該不該是藝術,大概浪費光陰。

今季,幾乎個個設計師都化身藝術家,不約而同從Pop Art、Feminist Art、Futurism等藝術派別融入創作。時裝未必好藝術,但藝術原來可以好時裝。Maria Grazia Chiuri在Dior的時裝騷,將藝術名句「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印上T恤,忽然間,時裝迷齊齊應聲反思女性藝術,這份貼地,就是時裝獨有,或者今季就由時裝開始,了解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