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墓火化時裝煉獄

2018-07-17
+17
每場騷,他都會滲入超現實的天橋創作,今次有詭異death mask,現場睇以為自己時運低。
在千年墓園內玩火、放煙加燈光,墳場如仙境,極其夢幻。
Alessandro Michele的創作,包羅萬有亂中有序,這是他幾十年來,從四方八面吸收藝術養分提煉而成的精華。
現場睇你會否以為自己時運低?
系列有連串珠片衣服,這套火紅火綠的珠片裝,骷髏頭圖案源自dark到爆的德國gothic rock樂隊Lacrimosa。
大概是花花世界太搶眼,容易誤會Alessandro Michele是無花不歡,其實他放下珠片與花花,紮實地把玩素色設計,同樣精采。
這位長髮飛飛的小鮮肉,是設計學生兼設計師兼model的Harris Reed,最新履歷是Harry Styles御用設計師,廿一歲仔,大把前途。
時裝騷內,到處都是設計符號,圖中是Chateau Marmont標誌與MLB隊徽。
都夠膽肯定,這應該是時裝史上最露骨之作。
婚紗,沒有明文規定要有喱士與白紗,也不一定甜蜜浪漫,他示範了苦澀傷感的婚紗。
模特兒手拖手出場的Teddy bear,希望不是火化陪葬品吧。
Alessandro Michele其中一項豐功偉績,是成功活化品牌monogram,玩法層出不窮。

假如,世上有穿越時空的人,亳無疑問,Gucci的創作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很可能是那個人。由三年半前讓世人認識的首個系列,到早前在法國南部古鎮Arles舉行的Cruise 2019時裝騷,他的創作,總是衝破一切時代、性別、年齡與衣服類型的界限,設計出前無古人的衣服。今次,他帶我們來到建於公元四世紀的千年古墓,以時裝破地獄。

從倫敦轉機到法國馬賽,再轉車到普羅旺斯的Avignon,長途跋涉,行程相當Cruise。時裝騷選址Promenade Des Alyscamps,是羅馬帝國時期興建的高級墓園,只有達官貴人才能下葬。直到十八世紀,古墓終於開放公眾,在198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經歷過千年歲月及戰亂洗禮,以石建築的古墓,呈現日久失修的殘破,卻昇華了哥德式的黑暗,Alessandro Michele就被它的缺陷美迷倒。

大會安排嘉賓在黃昏時段進場,仍未入黑,沿路兩旁的樹木底下,擺放了蠟燭檯裝飾,墓園氣氛夾雜陰深與浪漫,與一般Cruise時裝騷開開心心去旅行的氣氛,截然不同的感覺。園內地上,原來鋪設了機關,一開場,噴火!時裝騷玩火,當然非新事,在千年古墓內放火,配合燈光、音樂,令現場猶如火光紅紅的時裝地獄,來世界各地的四百位觀眾,等待被他的時裝法事超渡。

表面上,場地硬件與死亡緊扣相連,但他卻重申,系列並非關於死亡,相反是活生生的生活。生與死,男與女,新與舊,種種對比,似是而非的思維,他就是如此混淆我們既定的想法。「這是一個每人都可以飾演其他人的派對,寡婦到墓地探訪,年輕人扮演搖滾巨星,女士原來非女士。」他透過官方社交媒體講解系列概念,於是,我們看見一個又一個手執鮮花,或者頭戴黑紗的寡婦,哀怨又旑旎。他說的「女士原來非女士」,天橋上最漂亮化身,是設計師Harris Reed的演繹,這位還是時裝學院學生的長髮男生,天生散發一種陰柔媚態,當晚穿了一件幻影GG恤衫與日式和服外套,性別角色大兜亂,漂亮到死。

身在古墓,系列的生死及宗教意味濃郁,覆蓋衣服與數之不盡的配飾。連環出場的十字架頸鏈、耳環與心口針,算是意料之內,進一步是源自蘇格蘭古墓的花卉及火焰圖案,印在皮鞋及皮具之上。名副其實的露骨之作,是一副鑲了珍珠與刺繡的骸骨配飾,Alessandro Michele啟發自十五世紀的宗教儀式,為afterlife珠光寶氣地風光大葬。

繼二月的FW2018時裝騷,模特兒手執自己的模型頭,Cruise騷延續詭異二部曲。火紅天橋上,其中一位男模,臉上戴上一個疑似絲襪頭套,眼睛位置貼上藍色水晶,嘴巴開窿,晚上在街頭暗角碰到都幾驚嚇。據聞這是古時保存遺體面貌的傳統,他把death mask移花接木,成為時裝騷其中一個恐怖話題。

換了是一般設計師,一個系列,材料達到這分量,早已大功告成。可是,Alessandro Michele不是一般設計師,他的設計,以無限為有限,再大堆頭都不怕over,每一個造型都有三幾個焦點,加上系列男女合共有114個造型,過百個ideas是最低消費了。於是乎,他繼續抽取不同文化元素,融入他花呢花碌的懷舊世界。排名不分次序包括童年回憶的世家遊戲機字款、MLB美國職棒大聯盟、八十年代重口味rockstar Billy Idol、荷里活著名猛鬼酒店Chateau Marmont的Pan標誌,以及迪士尼三隻小豬等等。看似大纜都扯唔埋的東西,當他變成一幅幅圖案,放在模特兒造型,出奇地順眼。這是因為他的設計,本來就是不同年代與文化的大熔爐,着重視覺衝擊,在他的設計哲學,以往襯唔襯的配搭概念,根本不存在。

這場騷太豐富了,好像永遠講不完,回想個多月前坐在墓園的銀色觀眾席,印象最深是好多好閃的衣服,先有火紅火綠珠片的骷髏頭圖案look,然後是爆炸頭女模特兒的珠片流蘇裙,緊接是男模身穿珠片衫配銀色幻彩GG褲,停不了的珠片,如果要開珠片派對,大把選擇。此外,我喜歡一系列很飄逸的寡婦長裙,尤其是壓軸出場的婚紗,白色ruffles設計,裙擺是一層又一層的布料,半點不露肉,卻是天仙級美豔。

至於飾物,Alessandro Michele繼續開發他的世外桃源,設計主軸依舊是招牌monogran、GG標誌,以及已跟他成為好友的獅子老虎及花草樹木,紛紛漂亮地散落在大小配飾。最嘩一聲的產品,那幾款球型手袋,有清純皮革版本,亦有鑲滿不同形狀窩釘的黑皮革款,盡現重金屬搖滾的狂野,其中銀色尖釘的版本,狂中之狂,脹卜卜又有刺針的形狀,有點像一條趣怪的heavy metal雞泡魚。

大概是時裝界太多約定俗成,太多商業考慮,僵化出太悶太死板的膠着狀態。Alessandro Michele的出現,為大家帶來一種無視規範,創作先決的自由。他的時尚天堂,猶如這場古墓騷,難以界定,又充滿想像空間,每人都找到自己的私人共鳴與回憶,可能是他受萬人愛戴的主要原因。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