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秋冬男裝天橋大事回顧(一):設計師大風吹

2018-09-26

截稿前,香港剛被山竹蹂躪,塌樹水浸翻天覆地。今年秋冬,男裝天橋亦受一個強烈風暴吹襲,吹到七國咁亂。

在時裝界,品牌與設計師的關係,天長地久少之又少,尤其是近年網絡加速全世界,品牌老闆追求銷售效益,設計師要不停設計追數。耐性,是奢侈品。在此生態下,品牌換設計師,比以往都頻密,密到一個點,開始麻木。然而,一個季度,同一個集團旗下三個品牌玩音樂椅,可能是時裝史上首次。三大品牌的七角關係,七個主角包括LVMH集團品牌Louis Vuitton、Dior及Berluti,以及四位設計師Kim Jones、Kris Van Assche、Haider Ackermann及Virgil Abloh。四位之中,以Kris Van Assche效力時間最長,在Dior超過十年,最薄命是時裝編輯至愛的Haider Ackermann,連同今季,只是三季貨仔。但,他早前接受訪問,直言以自己的Berluti作品為傲,對品牌仍有一份愛,與LVMH依然保持良好關係,所以七月出席了Dior男裝騷,以身力撐Kim Jones。

Image description Berluti

由巴黎回到倫敦,經過十七年之癢,Christopher Bailey也走了,離開Burberry大家庭。是什麼原因導致十七年之癢?如果要問責,我會說是時代的錯。是時代衍生出social media,是social media令人只愛呃like的霎眼嬌,是霎眼嬌驅使品味單一化,導致很多價值都不再被重視。儘管Christopher Bailey是行內科技先鋒,曾經破天荒開創完騷即訂,以及「See Now, Buy Now」,又漁翁撒網積極進軍社交媒體。可是,social media的殘酷與恐怖,在於一分、十分耕耘,隨時得個桔,虛擬世界不會有惻隱之心。

Image description Gucci今季的天橋show在social media上都很有talking point吧。

Image description Comme des Garçons

相比起設計師的此起彼落,天橋上的設計,彷彿都不那麼重要。要從天橋抽取秋冬精華,九十年代是今季最大旋渦,隨風以來的大logo、腰包、街頭運動風,甚至漁夫帽,統統勾起想當年的畫面。可能,大家對那些年深感尷尬,不太願意面對曾經的自己,為什麼當年會這麼肉酸?一身打扮,由頭錯到落腳。別怕難為情,每人都有絲絲點點眼冤的過去,成就現在舒服自然的自己。


3 Brands & 4 Designers
天橋無不散之騷,早在一月中的巴黎男裝周期間,Louis Vuitton宣布藝術總監Kim Jones將會離開,換言之,這場FW18時裝騷,就是一場事先張揚的farewell表演,令這場騷未開始已成為超級焦點。最後一騷,Kim Jones繼續與品牌搞手,帶領男士們出走safari,還邀請了兩位大姐級super model,Naomi Campbell與Kate Moss先後登場,全場觀眾瘋狂尖叫,兩位最後陪同主角Kim Jones繞場一周,結束這位英國設計師的八年LV遊,轉戰Dior。

Image description Kim Jone

至於LVMH集團兄弟品牌Dior與Berluti,不約而同在三月先後公佈Kris Van Assche及Haider Ackermann離任,繼而進行一個設計師交換遊戲,KVA入主Berluti,Louis Vuitton請來街頭品牌Off-White人氣王Virgil Abloh加盟。在Dior十年零九個月的Kris Van Assche,設計由techno到簡約到new wave,從2007至2018,廿二場時裝騷,除了處男作那場presentation,幾乎每場騷,他都會派出筆挺西裝打頭陣,力撐Dior tailoring的七十年功力。展望Berluti,相信他會攀登不一樣的裁縫高峰。

Image description Kris Van Assche (KVA)

Image description Haider Ackermann

最後,Haider Ackermann離開Berluti之前,繼續交出瀟灑浪漫的系列,相比起他在自家地盤的浪人衣服,他為Berluti創作的衣服,無疑更易入口更高貴。細心留意一下,三季以來,衣服類型不出西裝跟大褸,或者blouson與parka,全是男裝中堅分子,單靠玩布玩色,已經搞出靚到暈的意外,秋冬系列是顛峰級雋永,粉紅點綴是令人迷醉的神來之筆,期待這位深得行內人歡心的哥倫比亞浪子,再次以另一個品牌設計師身分現身天橋。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