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秋冬男裝天橋大事回顧(三):90's Return

2018-09-28
+6
Bottega Veneta
Burberry
Dior
Gosh Rubchinskiy
Prada
Valentino

理論上,沒有明文規定,要幾舊才踏入懷舊的門檻。一直以來,我們常見的懷舊,大多是五、六、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已有些少這麼遠那麼近。說時遲,那時快,設計師今季忽然開始懷九十年代的舊了。時間,一眨眼就過。

九十年代是不少七十後開始自己買衣服,學人懶有型的年代。那時候,漁夫帽、洗水牛仔褸、羽絨外套及tracksuit等等潮物,總有一兩件看門口。勢估不到,轉眼間,潮物已被當作古物,送上天橋活化。在懷舊課題上,Miuccia Prada是永遠名譽會長,這齣九十年代舊片正是由她擔大旗,並重新設計1997年面世的Linea Rossa系列,將尼龍運動服的技術及功能進一步提升,防風防水,最重要是那條iconic紅膠logo,以及一頂漁夫帽。Mrs Prada以外,已離開Burberry大家庭的Christopher Bailey、告別Dior的Kris Van Assche,以及俄羅斯街頭設計師Gosha Rubchinskiy,紛紛展示他們心目中的九十年代。Christopher Bailey玩彩虹羽絨與格仔loafers,KVA召喚非常杜德偉的圖騰圖案,移花接木在西裝大褸之上。至於近年來勢洶洶,連川久保玲都在Dover Street Market入貨支持的Gosha Rubchinskiy,繼續他的運動街童加懷舊風格,一切都是那些年的似曾相識。


截稿前,香港剛被山竹蹂躪,塌樹水浸翻天覆地。今年秋冬,男裝天橋亦受一個強烈風暴吹襲,吹到七國咁亂。

在時裝界,品牌與設計師的關係,天長地久少之又少,尤其是近年網絡加速全世界,品牌老闆追求銷售效益,設計師要不停設計追數。耐性,是奢侈品。在此生態下,品牌換設計師,比以往都頻密,密到一個點,開始麻木。然而,一個季度,同一個集團旗下三個品牌玩音樂椅,可能是時裝史上首次。三大品牌的七角關係,七個主角包括LVMH集團品牌Louis Vuitton、Dior及Berluti,以及四位設計師Kim Jones、Kris Van Assche、Haider Ackermann及Virgil Abloh。四位之中,以Kris Van Assche效力時間最長,在Dior超過十年,最薄命是時裝編輯至愛的Haider Ackermann,連同今季,只是三季貨仔。但,他早前接受訪問,直言以自己的Berluti作品為傲,對品牌仍有一份愛,與LVMH依然保持良好關係,所以七月出席了Dior男裝騷,以身力撐Kim Jones。

由巴黎回到倫敦,經過十七年之癢,Christopher Bailey也走了,離開Burberry大家庭。是什麼原因導致十七年之癢?如果要問責,我會說是時代的錯。是時代衍生出social media,是social media令人只愛呃like的霎眼嬌,是霎眼嬌驅使品味單一化,導致很多價值都不再被重視。儘管Christopher Bailey是行內科技先鋒,曾經破天荒開創完騷即訂,以及「See Now, Buy Now」,又漁翁撒網積極進軍社交媒體。可是,social media的殘酷與恐怖,在於一分、十分耕耘,隨時得個桔,虛擬世界不會有惻隱之心。

相比起設計師的此起彼落,天橋上的設計,彷彿都不那麼重要。要從天橋抽取秋冬精華,九十年代是今季最大旋渦,隨風以來的大logo、腰包、街頭運動風,甚至漁夫帽,統統勾起想當年的畫面。可能,大家對那些年深感尷尬,不太願意面對曾經的自己,為什麼當年會這麼肉酸?一身打扮,由頭錯到落腳。別怕難為情,每人都有絲絲點點眼冤的過去,成就現在舒服自然的自己。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