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秋冬男裝天橋大事回顧(四):Man Purse, Murse or Satchel

2018-09-29
+6
Valentino
Dior
Fendi
Hermès
Louis Vuitton
Louis Vuitton

九十年代的影響,還未完。由去年開始,橫行八、九十年代的腰包重新出土,醞釀一年多,腰包結合早幾季女裝天橋出現的迷你手袋潮,凝聚成街頭最人多勢眾的cross body勢力。今年秋冬,幾乎每個品牌都派出千變萬化的cross body bag,或者belt bag上場,五花八門開枝散葉。

事實上,這種男裝小袋,單是名字已夠多花款,cross body bag、satchel、man purse,甚至簡稱為murse。由電影《Hangover》到網上討論,時裝網民紛紛踴躍表態。在實用立場,男士出門的身外物,不外乎手機、銀包、卡片套及鎖匙等,要安放隨身小物,背囊公事包太大,衫袋褲袋未能成事,一個的骰小袋,似乎是最佳拍檔。放眼天橋,設計師主張把man purse斜孭,當中Dior、Fendi及愛馬仕,更嘗試在肩帶連環掛上兩個小袋,方便大家按需要攜帶更多物品。問題是,斜孭小袋,相對適合休閒造型,也有人天生不喜歡胸前斜斜束縛,怎麼辦?可以參考Valentino的天橋示範,將肩帶摺好,手挽小袋,都可以。


截稿前,香港剛被山竹蹂躪,塌樹水浸翻天覆地。今年秋冬,男裝天橋亦受一個強烈風暴吹襲,吹到七國咁亂。

在時裝界,品牌與設計師的關係,天長地久少之又少,尤其是近年網絡加速全世界,品牌老闆追求銷售效益,設計師要不停設計追數。耐性,是奢侈品。在此生態下,品牌換設計師,比以往都頻密,密到一個點,開始麻木。然而,一個季度,同一個集團旗下三個品牌玩音樂椅,可能是時裝史上首次。三大品牌的七角關係,七個主角包括LVMH集團品牌Louis Vuitton、Dior及Berluti,以及四位設計師Kim Jones、Kris Van Assche、Haider Ackermann及Virgil Abloh。四位之中,以Kris Van Assche效力時間最長,在Dior超過十年,最薄命是時裝編輯至愛的Haider Ackermann,連同今季,只是三季貨仔。但,他早前接受訪問,直言以自己的Berluti作品為傲,對品牌仍有一份愛,與LVMH依然保持良好關係,所以七月出席了Dior男裝騷,以身力撐Kim Jones。

由巴黎回到倫敦,經過十七年之癢,Christopher Bailey也走了,離開Burberry大家庭。是什麼原因導致十七年之癢?如果要問責,我會說是時代的錯。是時代衍生出social media,是social media令人只愛呃like的霎眼嬌,是霎眼嬌驅使品味單一化,導致很多價值都不再被重視。儘管Christopher Bailey是行內科技先鋒,曾經破天荒開創完騷即訂,以及「See Now, Buy Now」,又漁翁撒網積極進軍社交媒體。可是,social media的殘酷與恐怖,在於一分、十分耕耘,隨時得個桔,虛擬世界不會有惻隱之心。

相比起設計師的此起彼落,天橋上的設計,彷彿都不那麼重要。要從天橋抽取秋冬精華,九十年代是今季最大旋渦,隨風以來的大logo、腰包、街頭運動風,甚至漁夫帽,統統勾起想當年的畫面。可能,大家對那些年深感尷尬,不太願意面對曾經的自己,為什麼當年會這麼肉酸?一身打扮,由頭錯到落腳。別怕難為情,每人都有絲絲點點眼冤的過去,成就現在舒服自然的自己。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