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秋冬男裝天橋大事回顧(五):Supersize Logo

2018-09-30
+7
Burberry
Dior
Dunhill
Ermenegildo Zegna
Fendi
Gucci
Louis Vuitton

在時裝界,有一種癖,叫logo潔癖。換言之,患者對品牌標誌避之則吉,盡可能不讓logo上身,密麻麻monogram自然萬萬不能。可是,2018男裝天橋其中一件大事,正是無處不在的logo。秋冬衣服上的標誌,不是Ralph Lauren的polo馬仔那麼迷你,而是橫跨整個胸膛的巨型logo。

時裝logo,也算是八、九十年代產物,可以分為supersize logo及monogram兩類。天橋上,Christopher Bailey的最後一個系列,從Burberry品牌archive取經,重新推出一個From the Archive系列,出土品牌在八十年代的文物,包括大logo衛衣、trench coat及Harrington jacket等等重新再生產。假如只是賣舊衫,美之(好青春啊!)多的是,不用幫襯Burberry,他聰明在透過不同年代的mix & match,漂亮地把舊衫upcycle。在logo群中,Dunhill作品是眼前一亮,上任兩季的Mark Weston,首次在巴黎開騷,為品牌創作出蠢蠢欲動的Dunhill man,很多biker inspired的元素,其中一件supersize logo biker jacket,不羈呈現品牌傳統,相當烈火戰車。假如,要玩logo又不希望太招搖,看看Ermenegildo Zegna的Alessandro Sartori,他在一件衛衣胸前壓印couture系列的XXX logo, 低調中矜貴,這件衛衣是shearling呢!


截稿前,香港剛被山竹蹂躪,塌樹水浸翻天覆地。今年秋冬,男裝天橋亦受一個強烈風暴吹襲,吹到七國咁亂。

在時裝界,品牌與設計師的關係,天長地久少之又少,尤其是近年網絡加速全世界,品牌老闆追求銷售效益,設計師要不停設計追數。耐性,是奢侈品。在此生態下,品牌換設計師,比以往都頻密,密到一個點,開始麻木。然而,一個季度,同一個集團旗下三個品牌玩音樂椅,可能是時裝史上首次。三大品牌的七角關係,七個主角包括LVMH集團品牌Louis Vuitton、Dior及Berluti,以及四位設計師Kim Jones、Kris Van Assche、Haider Ackermann及Virgil Abloh。四位之中,以Kris Van Assche效力時間最長,在Dior超過十年,最薄命是時裝編輯至愛的Haider Ackermann,連同今季,只是三季貨仔。但,他早前接受訪問,直言以自己的Berluti作品為傲,對品牌仍有一份愛,與LVMH依然保持良好關係,所以七月出席了Dior男裝騷,以身力撐Kim Jones。

由巴黎回到倫敦,經過十七年之癢,Christopher Bailey也走了,離開Burberry大家庭。是什麼原因導致十七年之癢?如果要問責,我會說是時代的錯。是時代衍生出social media,是social media令人只愛呃like的霎眼嬌,是霎眼嬌驅使品味單一化,導致很多價值都不再被重視。儘管Christopher Bailey是行內科技先鋒,曾經破天荒開創完騷即訂,以及「See Now, Buy Now」,又漁翁撒網積極進軍社交媒體。可是,social media的殘酷與恐怖,在於一分、十分耕耘,隨時得個桔,虛擬世界不會有惻隱之心。

相比起設計師的此起彼落,天橋上的設計,彷彿都不那麼重要。要從天橋抽取秋冬精華,九十年代是今季最大旋渦,隨風以來的大logo、腰包、街頭運動風,甚至漁夫帽,統統勾起想當年的畫面。可能,大家對那些年深感尷尬,不太願意面對曾經的自己,為什麼當年會這麼肉酸?一身打扮,由頭錯到落腳。別怕難為情,每人都有絲絲點點眼冤的過去,成就現在舒服自然的自己。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