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永遠的女孩Jane Birkin

2017-02-27

時裝界的It Girl、性感偶像、電影明星、特立獨行的French Pop女歌手、Birkin Bag⋯⋯談起Jane Birkin傳奇總是數之不盡。今年70歲了,然而英國傳媒形容,她還是當年那個女孩。

1969年,Jane Birkin跟法國音樂才子Serge Gainsbourg合唱〈Je t'aime... moi non plus〉,歌曲以一對戀人做愛時的對話入詞,前衛大膽,一方面成了禁歌,另一方面也紅遍了歐美。二人在同年相識相戀,十一年後分手,留下了一名女兒、一大堆留傳後世的精良French Pop,和講之不盡的故事。

今年Birkin帶着Gainsbourg這些舊歌,將它們重新編排,加上管弦樂團演奏,下月將來香港表演兩場。來港之前,我們獨家訪問了她,讓她談談音樂、時裝,及她的人生。

今年七十歲的她,永遠年輕,是我們心中永遠的女孩。

Gainsbourg逝世25年

Jane Birkin其實早就來過香港演出,十三年前,同樣是受到香港藝術節邀請,她來港演出《Arabesque in Hong Kong》宣傳2002的個人大碟《Arabesque》。問起那一年的演出,她馬上記起了:「開心!我當時深深被打動了,而你知道我嘛,我感到多驚訝!為什麼場地都爆滿了,是否因為〈je t'aime moi non plus〉嗎?要去翻譯Serge的文字是自找麻煩哦⋯⋯世界上沒有這麼一個地方⋯⋯記得在城中走走多開心,人很興奮,我記得人都很友善。」

再度來港,是由於Jane Birkin決定要把她跟Serge Gainsbourg的那段經典愛情留下的作品翻出來,在Gainsbourg逝世25年後,重新編排二人當年的經典歌曲。提到這段情,有一首歌不得不提,時間得回到1968年。

1968年距今差不多半個世紀,當年,法國導演Pierre Grimblat公開召募一名英國女演員。出生於貴族家庭,父親是海軍指揮官,母親是女演員Judy Campbell的Jane Birkin,哥哥為劇作家兼導演Andrew Birkin。其實Jane Birkin本來年紀輕輕就嫁了John Barry(著名作曲家),但婚姻只維持了短短幾年。離婚後,她發展事業,1968年遠赴了法國參加面試。結果她不但贏得角色,還認識了同在電影中演出,已在法國大名鼎鼎的音樂才子Serge Gainsbourg。

其實在之前,Jane Birkin已在電影中出過鏡。早在1966年,她已在安東尼奧尼《春光乍洩》(Blow Up, Michelangelo Antonioni, 1966)中現過身影。Birkin取得電影主角角色,更與Serge Gainsbourg合唱主題曲〈La Chanson de Slogan〉,這是二人第一首歌,也是之後陸續有來的著名合唱的前奏。翌年,當推出〈Je t'aime... moi non plus〉時,歌曲震撼了西方世界。

Serge Gainsbourg被視為法國國寶,才華出眾。他雖然相貌醜陋,人卻風流,曾有過多段婚姻,女人更是不計其數。1951年與Elisabeth Levitsky首段婚姻,維持了七年;64-66與Francoise-Antoinette "Béatrice" Pancrazzi有第二段婚姻,1967年戀上性感尤物碧姬•芭鐸(Brigitte Bardot),其實當時碧姬已下嫁攝影師/作家/商人Gunther Sachs,二人的不倫之戀短暫。相戀之時,Serge Gainsbourg寫下及與碧姬•芭鐸合唱〈Je t'aime... moi non plus〉,歌曲露骨大膽,是兩名戀人在床第之間的對話。事緣1967年冬天的一個晚上,碧姬•芭鐸要求Gainsbourg寫出世上最美的情歌,當天晚上,Gainsbourg就寫好了〈Je t'aime〉及 〈Bonnie and Clyde〉(Bonnie and Clyde即是真人真事的雌雄大盜,曾被改編成電影),並到了錄音室灌錄。據錄音師回憶,灌錄過程之中二人有大量撫摸,此消息很快走漏並登上小報,東窗事發,Gunther Sachs雷霆大怒,惶恐下碧姬•芭鐸哀求Gainsbourg千萬不要發表歌曲。原曲灌錄於1967年,原本胎死腹中,但當他遇上Jane Birkin,又重燃希望了。

Image description


Jane Birkin版本(1969)

BRIGITTE BARDOT版本(1967)

花六個月重新編排

這首後來被音樂史稱為流行音樂界的《艾曼妞》的歌,早在二人拍攝電影《Slogan》時,Serge Gainsbourg就請求Jane合唱了。據Birkin回憶,當年Gainsbourg的追求他很直接,他先邀她去夜店逛逛,再帶她到易服癖夜店(Transvestite Club),接下來,就直接帶她到希爾頓酒店了。Serge Gainsbourg一早給Birkin聽過碧姬.芭鐸的版本,後來Birkin說:「我想唱的唯一原因,是我不想讓它給其他人來唱。」Birkin以低迷嬌喘的聲音歌唱,感覺親密而大膽。Birkin說過,他因為喘得太多,被指示要平靜下來,而多年來兩個版本都有人懷疑二人是假唱真做,Gainsbourg曾回應過:「還好不是,如果是的話那一定是一張Long-playing版本。」

今天問Jane Birkin關於這首歌,她說:「"je t'aime"是首國際大熱作品,所以,對啊,它令我們一夜成名了!我在法國與Serge一起生活,他改變了我的生命。本來我是個英國女孩,拍過《春光乍洩》(Blow up),嫁了給John Barry,然後離婚了。但回想起來,天曉得,如果1968年當天,我沒有去試鏡一切又會怎樣呢?」

歌名翻成英文,是〈I love you... neither do I〉,如譯成中文,等於是〈我愛你⋯⋯也不愛你〉。這歌名的靈感來自超現實畫家達利(Salvador Dali)的一句話:「畢卡索是西班牙人,我也是;畢卡索是名天才,我也是;畢卡索是名共產主義者,我不是。」主要歌詞如下:

I love you, I love you 我愛你,我愛你
Yes, I love you 是的,我愛你
Neither do I 也不愛你
Oh my love 我的愛
Like a indecisive wave 像一個無法解決的浪潮
I go, I go in and out... 我去,我進進出出
... between your kidneys 在你的腎臟之間
(也有譯成「兩股之間」)

由於意識大膽,此曲當年在西班牙、瑞典、巴西及英國、意大利等多國被禁,而在開放的法國,它在半夜11點前也是禁止播放的。但同時此曲馬上成了商業大熱之作,直至1986年,它在英國就販賣了400萬張。歌曲不斷被翻唱。而Gainsbourg邀請過Marianne Faithfull再唱,後者說:「哈,佢係人都問嘅!」當歌曲大紅,碧姬•芭鐸後悔沒有答應出版她的版本,後來她終於忍不住打去問Gainsbourg,他倆的原始版本,終於在1986年出版。

問到17年這個演出的緣起,Birkin說:「這次演出,我們先在蒙特利爾(Montreal)開始,由Nobuyuki Nakajima負責交響樂團,Philippe Lerichomme做監督。要多謝蒙特利爾的Francaphonie音樂節邀請我們。由於演出很成功,之後我們就繼續了,我們在華沙灌錄了唱片,然後我們現在巡演世界。我會有一年不回家去,那太好了!」由管弦樂編制,重新演出的想法,怎麼做起?「我有了這想法後,就直接去問Nobuyuki替我做管弦樂,然後再問問Philippe能否替我選歌及監督,我有時加幾首歌,有時刪去幾首。當Nobuyuki和Philippe做好,六個月已悄悄消逝。作為一個作曲人,我喜歡Nobuyuki的作品,我知道由他來做一定會很美滿,就像做一個音樂劇一樣,從前我有個想法──我多渴望《國王與我》(The King and I)是我做的!好了,現在我的東西都做出來了,不過再加了梅湘(Olivier Messiaen)和Bernstein(著名指揮家Leonard Bernstein)!

回看過去,Serge Gainsbourg的這些歌曲對今天的你有何意義?即使過了25年,為什麼人們還喜歡它們?Jane的答案,一如少女:「最美的⋯⋯酸楚的歌曲⋯⋯其實很多歌是我們分手後寫的,像〈Lost Song〉、〈Babe Alone〉,這些歌多動人啊!我不能想太多了,否則又流淚了。」

Image description 常參與人道工作,2014年她 (左一,戴太陽眼鏡)就跟其 他法國名女人,要求尼日利 亞伊斯蘭組織釋放被綁架女學 生。同行有前法國第一夫人 Valerie Trierweiler、法國女星 女星Michele Laroque等。

慶幸有機會表達自己

音樂上,由69年大碟《Je T'Aime....Moi Non Plus》開始,七十年代的她幾乎每年或隔年都推出新碟,Gainsbourg一般都包辦了所有音樂。Birkin那伴隨着重呼吸、帶點隨意又如少女般的唱腔也成越見獨特。電影方面,也沒有停下來。拍過《Slogan》1969,73年拍《春情萬種女唐璜》(Don Juan, or If Don Juan Were a Woman),75年拍《Je t'aime...moi non plus》電影版《愛慾情歌》,獲提名法國電影凱撒獎最佳女演員。

對於Jane Birkin來說,Serge Gainsbourg固然難忘,但只是她生命中的其中一章,佔據了十三年的重要一章。音樂上,她最經典的歌曲多是出自Gainsbourg,即使二人的關係在1980年終止──那一年,她離開了Gainsbourg,跟導演Jacques Doillon發展了新戀情,二人在82年誕下一女。她跟Gainsbourg留下了一個女兒(Charlotte Gainsbourg,後來也成了著名演員/歌手),及一大堆聽不膩的歌曲,而Gainsbourg在1991年死於心臟病,享年63歲。Jane Birkin跟Jacques Doillon在90年代離異,及後Birkin一直獨自生活。

千禧後她又再度活躍,2002年推出現場專輯《Arabesque》,大受好評。此專輯收錄02年她在巴黎奧林匹克劇院的演出,當晚她將多年來Gainsbourg的歌曲重新編排,有異於音樂上一貫的法式French Pop小情小趣,以世界音樂編制的演出,使全個演出充滿異國情調。2004年,她找來一眾歌手合作,灌錄《Rendez Vous》,邀歌的包括大名鼎鼎的Bryan Ferry、Beth Gibbons(Portishead)、Brian Molko(Placebo)、Françoise Hardy⋯⋯作曲一欄再見不到Gainsbourg的名字。算起來,那一年Birkin已經58歲,她永遠向前,永遠都像個好奇的女孩。

由模特兒到演員、歌手,甚至做過導演,你的動力在那裡?「我慶幸有機會表達自己,跟別人接近。」她說。今天,你還聽還關心有些什麼音樂嗎?她說:「我天天聽收音機!全日都在聽收音機,聽世界新聞,聽別人的歌。」

回想90年代,日本曾掀起澀谷系音樂風潮,其中一個仿效的風格,就是60年代的French Pop 。像當時唱腔慵懶的Kahimi,明顯學習的對像就是Jane Birkin。問Birkin知道自己對他人的影響嗎?她不關心:「我從不看自己的影響⋯⋯或者在時裝界曾有過一點,例如男孩的服飾吧。」

Image description 1969 Jane Birkin / Serge Gainsbourg 《Je T'Aime .... Moi Non Plus》

Image description 2004 邀各方創作人/歌手參與, 大獲好評的《Rendez Vous》

Image description 2009 Jane Birkin攝於63歲, 依然有型。

Birkin的悔恨

談Jane Birkin,不能不談時尚潮流。由露骨開放的歌詞,創造潮流,到她參與的時尚界,她一直都被視為時尚教母。早在70 年開始,她的打扮──穿一條大喇叭褲,手挽藤籃的隨意有型打扮。有時將高貴打扮配搭牛仔褲,經常不經意地流露著一種法式浪漫,早已被視為潮流示範。

最經典的一幕,是1983年她在飛機上碰正Hermès的Jean-Louis Dumas,當時正在巴黎搭飛機回倫敦的她,就坐在Dumas旁邊。他們的話閘子由Birkin跌下一本愛馬仕的記事簿開始,當記事簿內夾着的紙張散滿一地,具有紳士風度的Dumas馬上伸出援手。這時,Birkin帶點怒氣說:「記事簿永遠裝不下我所有的紙張,手袋永遠不夠口袋。」這時,Dumas自我介紹,原來Birkin經常找不到合適的weekend bag,於是她便向Dumas解釋她的需要。Dumas記下她的要求,下機前,已畫好初稿,之後,他們再在愛馬仕工作坊見面,讓工匠跟進這個「度身訂製」的手袋。1984年,Hermès推出Birkin Bag,而時裝歷史告訴我們,這個包成了經典,價格一直上揚,也成了闊太的必要裝備。隨着Birkin Bag愈來愈受歡迎,2015年,Birkin曾透過動物保護組織PETA,寫過一封公開信,要求品牌除去自己的名字。據知當時她看過PETA偷拍一個農場屠宰鱷魚的過程,深受撼動,信中她直指製作Birkin Bag的屠宰鱷魚過程並不人道, 急需改善。Birkin替動物權利發言,對於留意她動向的人其實並不太意外,Birkin近年一直關心社會議題,也跟國際特赦組織合作,從事難民及愛滋等人道工作。她關心的遠遠不只時尚。就在她發表公開信不久,品牌發表聲明,指該片段的所屬的德州農場屬單一事件,而若然他們在處理手法上沒有改善, 將會被終斷合約。聲明中,Hermès表示他們會遵從業界最高的規範,而Birkin則滿意決定。自此事件告一段落。

問到Birkin怎麼看自己一直被視為潮流Icon,她只簡單回答: 「It's fun(好玩) ...」

走了大半輩子,看着女兒成才──Charlotte Gainsbourg也成了獨特性格的歌手/演員,到底她有沒有給過女兒什麼事業上的建議?若有一個二十歲少女,像她當年獨自跑到巴黎一樣,她又會告訴她什麼?「或許是『做自己,別模仿』吧。Charlotte 完全是原創的,她從不會仿效別人。也別忘了,要鼓勵他人。」

成了活着傳奇,走到各地都被關注,這感覺大概並不容易習慣。要在公眾眼光下成長老去,困難嗎?怎才能優雅地老去? 「在我眼中好難!但我沒有選擇,只好繼續下去,在別的老人家身上看看他們何魅力囉!」她說。

活到這個年紀,會有遺撼嗎?如果有,又怎去面對?

「我後悔自己怎麼不再大膽一點,去做自己,悔恨我曾跟隨過時裝潮流。那些1968年的裙子、那些化妝⋯⋯你需要多大膽, 才能把妝容抹去,將頭髮往後一梳?要這樣做,你得對自己充滿自信,而我,從沒做到。」她說。

文:何兆彬

*Jane Birkin將於3月3日-4日,應香港藝術節邀請來港演出兩場《交響情人》(Gainsbourg Symphonic with Jane Birkin)
詳情:https://www.hk.artsfestiva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