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oser & Cie. 儒雅之士

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

Pionee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 Steel

Swiss Alp Watch on the Rocks

2017-06-06

Image description

論儒雅之士,謂學識淵博、風度溫文爾雅;談吐不徐不疾,出口成文
論腕錶之大氣,時針、分針、中央秒針;以大三針腕錶以報時,實是製錶工藝的典範之一。今年巴塞爾鐘錶展,瑞士頂級品牌亨利慕時(H. Moser & Cie.)推出全新大三針腕錶,簡約婉至,舉手投足都顯出頂級製錶的大師級風範。

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
多年前訪問奧斯卡電影最佳配樂的音樂大師譚盾,他跟我說, 所有事物,當能達到「平衡」,就是最完美的狀態。亨利慕時的美學就是懂得去追求「平衡」,從腕錶的比例精準、形式協調、色彩深蘊、錶面處理高雅,而這些正是亨利慕時勇創者大三針自動腕錶(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的特色。

Image description 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

平衡與精準的比例是達到協調的關鍵,而勇創者大三針充分體現了這樣的哲學。重新設計的錶殼直徑為40毫米,錶緣弧線更加動感,整體輪廓煥然一新,同時更搭載自動機芯。腕錶的每個細節都恰到好處:不論是顏色與材料的選擇,或是喚醒腕錶靈魂的100%瑞士機芯。亨利慕時選擇以紅金搭配經典的煙燻錶盤,呈現冷熱色調之間的驚喜對比。第二款紅金腕錶選用午夜藍煙燻錶盤,以深沉的色調展現十足神秘感。棕色鱷魚皮錶帶為這款歌詠美麗的新作帶來畫龍點睛之效。另外兩款白金腕錶則採用亨 利慕時最具傳奇色彩的煙燻和電光藍錶盤,搭配典雅的黑色皮革錶帶或自然原色的羚羊皮錶帶,傳達絕對的現代與叛逆,卻又帶點性感。

Image description 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

勇創者大三針自動腕錶搭載HMC 200機芯。這枚亨利慕時機芯系列的最新力作從設計、研發到製造,全部在製錶廠內完成,並配備姊妹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製造的調節機構。裝飾著名的Moser雙條紋,HMC 200機芯內嵌大型雕刻黃金擺陀。具備最少三天的動力儲存,這枚自動機芯無疑是亨利慕時最珍貴的寶藏。

Pionee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 Steel
今年,巴塞爾的話題之作,肯定是這枚開拓者(Pioneer)系列的大三針自動腕錶(Pionee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 Steel), 將不鏽鋼錶殼與全新自動機芯完美融合,流露百分之百的瑞士血統,百分之百的亨利慕時靈魂。

Image description Pioneer Centre Seconds Automatic Steel

腕錶配備動力儲存長達3天的自動機芯,防水性能深達 120 米。在製錶廠時刻堅持的優雅典範方面,亨利慕時更不曾有絲毫妥協。也因此,開拓者大三針選用高雅不凡的午夜藍煙燻錶盤,在一片神秘深邃中綻放光芒。帶有立體刻面的時標頂端綴上光點,部分鏤空的指針亦飾有Superluminova®夜光標記,與開闊的流線型美學一脈相承。最後以橡膠錶帶為這款時尚有型的腕錶賦予強烈的現代活力。同樣,開拓者大三針自動腕錶搭載HMC 200機芯。從透明錶背可以看到,HMC 200機芯內嵌大型擺陀,表面裝飾著名的Moser雙條紋,未來將成為亨利慕時機芯家族的一員,使現有陣容更加完善。

Swiss Alp Watch on the Rocks
有朋友問我今年巴塞爾最貴是那個品牌的錶?當然我答他是亨利慕時,他大為震驚。沒錯,這枚 Swiss Alp Watch on the Rocks,大膽詮釋冰塊在口中咬碎的景象,要擁有這有趣的景象,看官要放下接近500萬港元!放心,全球只有一隻,「獨一無二」就是這意思。 Swiss Alp Watch on the Rocks 錶盤密鑲232顆長方形切割藍寶石,每顆藍寶石彷彿液晶螢幕的像素。細緻且符合人體工學的長方形錶殼 鑲嵌長方形切割鑽石,四邊採優雅的圓弧曲線。這款完全無法連結網路的腕錶由一千種藍組成單色介面,象徵對時間的重新掌握:讓您的手腕上再也沒有訊息篩選機制和耗時的工具,將時間回歸到 自己和親友身上。腕錶具備最少4天的動力儲存,只要手動就能重新充滿能量。

Image description Swiss Alp Watch on the Rocks

事實上,Swiss Alp Watch on the Rocks正是在每一面的錶殼上密鑲寶石。 採長方形切割的藍寶石和鑽石使腕錶充滿裝飾藝術氣息,突顯錶殼的長方形輪廓,設計低調卻又動感前衛。錶盤上的藍寶石採用隱形鑲嵌方式,藉由組合不同色調,營造出與亨利慕時經典煙燻錶盤如出一轍的面貌。錶殼的圓滑邊緣及錶冠亦使用唯美的隱形鑲法鑲嵌鑽石,表現精妙工藝。腕錶搭載特別塑形的HMC 324機芯,隨着平衡擺輪的轉動節奏起舞。可以肯定的是,Swiss Alp Watch on the Rocks將會激起強烈的情感,因為它的感染力,沒有人能夠無動於衷。

Swiss Alp Watch Zzzz
不得不佩服亨利慕時的創作團隊,同一系列,採長方形錶殼和圓滑四邊的全新腕錶命名為Swiss Alp Watch Zzzz,解釋是—— 「閃耀光澤的黑色錶盤,讓人第一眼會誤以為是一只正在休眠的智慧手錶(所以要Zzzz),但只要再靠近一點,便會發現這枚腕錶有顆跳動的心臟與靈魂,充滿了生命力!」個人覺得這個文字附會得不錯吧,基調還是以把玩蘋果智能腕錶為中心思想,腕錶外表彷彿一枚關機或休眠中的智慧手錶,想法真不賴。同樣,強調100%的機械時計,100%的瑞士血統。這枚全新經典腕錶的錶盤既無時標也沒有識別標誌,證明即使不再有顯而易見的品牌符號,純粹的奢華依然清晰可辨。

Image description Swiss Alp Watch Zzzz

現代感十足的腕錶背後其實是百分之百的機械腕錶。不見任何字樣、也沒有時標的黑色錶盤堅持極致簡約。這款時計沒有操作介面:Swiss Alp Watch Zzzz只為顯示時間而生,將時間完美呈現。表面看似簡單,實際卻大有內涵。搭載的HMC 324機芯,隨着平衡擺輪的轉動節奏起舞,充以跳動最少4天(動力儲存),只要手動就能重新充滿能量, 這都是智慧手錶無法做到的。兩款Swiss Alp Watch Zzzz各限量發行20枚。

Image description Swiss Alp Watch Zzzz

儒雅之士──創新
Edouard Meylan (H. Moser & Cie. 首席執行官)
作為品牌的掌舵人,Edouard Meylan不單年青有為,談吐溫文爾雅,其創新概念,讓尊貴客戶也可跟品牌一同測試新技術注入腕錶的想法,令我想起另一鬼才,Tesla的老闆Elon Musk。

Image description Edouard Meylan (H. Moser & Cie. 首席執行官)

LJ:《優雅生活》 M:Edouard Meylan

LJ:為何H. Moser從不找明星作代言人,也沒有品牌大使?
M:我們很珍惜那些相信我們品牌理念的人,我們常常跟他們在社交媒體甚至是活動上碰面。我知道不少大品牌會找大明星、甚至於荷里活巨星、足球巨星來當代言人,而那些(購買H. Moser腕錶的顧客)人?他們甚至比我更熟悉這個腕錶品牌,而且會跟身邊的人分享。既然如此,為什麼我還要花錢給一些可能根本未購買過咱們的產品的人?他們既已是我們的顧客,我們更着重跟客戶關係、特別服務,這是引伸到成立紳士會所(Gentleman club)的概念,我們更稱之為Moser family,事實上我們是一個大家庭,所以我很期待今晚的活動(當晚是Moser family成立之夜)。

LJ:H. Moser一直強調Very Rare這個口號。可以告訴我們這個詞的涵義嗎?
M:我想令到事情較特別,像品牌的腕錶,一向都是very rare,因為每一次推出的腕錶數量都有限,每一個人都想得到。當大家都知道我們的製錶廠的專業技術,我們有自己的游絲製作單位,機械機芯,重點當然是游絲的製作,過去幾年我們不斷研發及創新,我們甚至將游絲送到太空研究;7年後的今天,我們終於研發了新物料叫作Paramagnetic(鈮及鈦金屬合成,順磁抗震,也稱作PE5000),雖然並未投產,我們還不斷在測試及改進。

Image description Fumé Cosmic Green

期間,我們想,要麼多達兩年待物料成熟時才推出巿場,要麼我們讓一些喜歡我們產品、同時又不怕接愛受新事物及喜愛獨一無二腕錶的朋友,來試戴這限量只有十枚載有Paramagnetic新物料的腕錶,這物料肯定是腕錶界的一大革新,但這還不是公開給大眾可用的技術,只限一些真正懂我們的人才可以擁有。如甲乙或丙某某先生走來說要買這一款錶,噢,對不起,如果你沒有擁有過H. Moser的腕錶,我們是不能售予你這款限量版錶的。這只是Moser family獨享的權利,因為這些朋友配戴這革新的腕錶後,他們會給予我們回應,回答我們一些技術上的問題如「腕錶走時可靠嗎」之類的問題,兩三年以後,我們技術提升到新一個層次時,就得要感謝這些用家給予的寶貴意見。這就是跟專家客戶互相合作的樂趣,我也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知識,他們很有經驗(把玩腕錶),像我跟同事相互學習,跟終端客戶也是這樣學習,這一點很重要。

LJ:H. Moser在錶面的工藝很獨特,特別在處理fumé錶面上,而這次是綠色fumé錶面。
M:嗯,很簡單。有一天我在看我的Instagram,原來我的Instagram板面滿面全是綠色和灰色,而我們需要一些新顏色錶面,所以會嘗試用綠色、紅色、橙色、干邑色(其中一隻枚特製限量腕錶),最後綠色效果是最好的,過程我們試過,嗯太黃綠了,又太暗了,直至我們找對了顏色,這個宇宙綠(Cosmic Green)就出來了。你也看到我們也用了紫色在另一款腕錶上,或者下次用紫色在這系列也說不定。

儒雅之士──真愛

Carson Chan(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 大中華區主席)

他做過腕錶銷售,也做過拍賣行,知道很多人都注重收藏腕錶的投資角度。Carson Chan從愛機械車到機械腕錶,與機械結下不解之緣。話題拉到收藏腕錶的價錢,由於他從事過拍賣行,所以他會語重心深長地說如果大家以太重的投資角度出發,反而投資失利的輸面很大。因為這關乎眼光問題,而收藏家的眼家,從來都是從欣賞喜愛把玩的養分來浸淫而非金錢培訓出來。

Image description Carson Chan(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 大中華區主席)

LJ:《優雅生活》 C:Carson Chan

LJ:那時開始收藏腕錶?
C:在大學畢業後,對鐘錶開始有興趣。最重要是,從美國回歸香港,因為,其實我喜歡(收藏)車的,但因為香港地方及空間問題,變成沒辦法去享受這種(指汽車)機械的樂趣,所以投轉了向鐘錶。鐘錶體積比較細,所以(令我)可以享受到那種機械的樂趣,同時也不佔用太多空間。

LJ:第一枚收藏的腕錶是?
C:第一枚認真(收藏)的腕錶是勞力士的潛水錶。這枚錶還健在,嗯,我的習慣是用長時間去決定買不買一枚腕錶,只要我決定要買,很少情況下(指日後)我會轉手(賣出)。

LJ:你收藏腕錶的標準是什麼?
C:我是看法是,首先你自己喜歡這枚腕錶與否,正如今天我帶來的腕錶,都是很喜歡的,這是最重要的;其次,還有我配戴上手腕後是否好看;最後才去看(腕錶)升值或保值的能力。⋯⋯⋯⋯如果連第一和第二點都乎合不了,那第三點就不用去考慮了。

Image description Swiss Alp watch

LJ:你為何會收藏H. Moser腕錶?
C:我喜歡(收藏)H.Moser,可能是她在現今2017年的時候,仍然有一個較細而是家族擁有的品牌,擁有可以生產到游絲的技術,在我規範這個(標準)後,(瑞士製錶業有此元素的)已經沒有多少個這樣的公司了。
像我今天帶來的這枚(H. Moser)腕錶,就是在於品牌的巿場觸角非常靈敏,可以好快地推出了這枚Swiss Alp watch,其實就是開Apple watch的錶殼的玩笑,當時(2016年)我看到這枚錶,覺得很有代表性。以2016年推出的腕錶來說,如果二十年後我要想起哪枚錶最能代表2016年的,我想這枚錶是大家不會遺忘的。在歷史層面上看,這枚錶很有特色。

LJ:你對H.Moser近年推出的產品有何看法?
C:今年品牌推出的「芝士錶」(Swiss Mad Watch),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於產品本身。尤其是今年瑞士政府更改了那所謂“Swiss Made”的標準以後,我很認同品牌這種無聲抗議地製作一枚腕錶,以喚醒大家,究竟怎樣才算是「瑞士製造」呢?這個比純粹marketing來講,可能更偉大。巿場上沒有人會討論這事,如果H. Moser不說,就沒有人在說了。這是我(作為擁有H. Moser腕錶收藏家)引以為榮,我覺得:「(做得)好!」這喚醒大家想一想:究竟大家手上配戴着的是不是“Swiss Made”的?

儒雅之士──傳承

張為正 (友邦保險集團 集團營運風險主管)

儒雅也包括尊師重道,奉古尊長。 張為正與腕錶結緣,緣自母愛, 也緣自最經典的腕錶廣告的口號:傳承。 一代傳一代,傳承的不單是齒輪的運作, 還有那點滴的爾雅溫情。

Image description 張為正 (友邦保險集團 集團營運風險主管)

LJ:《優雅生活》 C:張為正

LJ:那時開始收藏腕錶?
C:真正開始喜歡腕錶,我想是一開始我出來社會做事時開始的。但小時候,我的母親是有交易古董腕錶的興趣,當然說的不是一些很矜貴的古董腕錶。因為某些原因,我母親在英國居住了好幾年,她認識了跳蚤巿場,同時認識了一些朋友對收藏腕錶很有興趣,卻苦無門路,因此,她在英國時往往到這些跳蚤巿場裡尋找一些所以謂的「中古」腕錶,就是譬如勞力士、卡地亞、歐米茄等一些不是很昂貴但具有一定歷史的腕錶。在耳濡目染下,對腕錶產了興趣。

後來在我畢業時,她送了我一枚Rolex的Oyster date,那時對我來說(收到一枚勞力士),覺得很大陣仗,收到一隻「勞」,那時我才十多二十歲,亦因此產生興趣,無論將腕錶當作是一件時裝配件;又或一個機械裝置也好,都是我喜歡的東西,也就開始了我這收藏腕錶之旅。

LJ:因為第一枚收藏的腕錶是勞力士,收藏腕錶,會否從勞力士開始入手?
C:不是。雖然一般香港人都很喜歡收藏勞力士,說到昂貴的手機,說來說去也是那幾個品牌,勞力士是必然之選。我今天也帶了一枚收藏的勞力士腕錶來。其實,最初勞力士並不吸引我,因為我覺得(配戴勞力士錶)太大路,而我已手擁有一枚勞力士,不會再想去多購一枚,只會想我的收藏系列還會有那些品牌呢?我會想,第一枚腕錶是鋼帶,那下一枚會是什麼呢?當時會想,(下一枚)可能是IWC、又或是積家吧。價錢還算是可以afford到的腕錶。

LJ:喜歡有德國色彩的瑞士腕錶,是不是因為其中Rarity(罕有)的元素?
C:絕對是。當然如果純粹從字面去說Rarity,那些二千多萬、有八十多個功能那些複雜錶也是很rare的;所以我認為Rarity是相對的。在我心目中,Rarity可是難得到的,不是以價錢而言,而是以主流的審美眼光來選擇時,(選擇Rarity的人)是不會去顧慮的。這就是難得之處,因為我看到一些跟主流不同的東西。這是我心目中的Rarity。那說到H. Moser,就很切合這個(Rarity)這個主題,當中其中一個原因是這個品牌(以前)從來不賣廣告,這是很難得的。(後來)我第一次看到那個廣告(只有Very Rare幾個字而沒有任何腕錶相的平面廣告),也覺得很奇怪,什麼廣告只有幾行字而連腕錶也不展示出來呢?而廣告上的字題也是很品牌式的,只像一些尋人廣告的標語,這些多少加起來,讓我覺得(這個品牌的腕錶)很好玩,如說到Rarity,我又不敢講這像全球只有兩枚(腕錶)的那種Rarity,而是心態上,有一群人很用心,找投放了資源去製作一些他們心目中罕有的腕錶,用一些罕有的方法去在巿場定位,雖然巿場上的知音不是很多,但他們一直在堅持着,這就是Rarity了。

Image description Endeavour Perpetual Calendar Funky Blue

LJ:看到你收藏腕錶的風格,你是喜歡一些比較簡約內歛、乾淨俐落的腕錶嗎?
C:現在你這樣問我,我會答「是的。」但其實都經過了一個階段的,曾經我也玩過一些(錶徑)很大隻也很多功能的腕錶,譬如曾經擁有過積家的一枚萬年曆腕錶,它不止是萬年曆,還有響鬧功能,當時我覺得(這枚腕錶)很特別,買了後,我發覺我很少機會配戴,原因是這枚腕錶錶身很厚,厚是因為要有空間讓腕錶響鬧,而腕錶也要裝上四個inner dial(來顯示其他功能),因而(腕錶的重量)也很重,一來我發覺(戴上手)已經不是太舒服,二來是我發現,當我越耐看這腕錶,我覺得腕錶「唔襟睇」,再經過一些買買賣賣的過程,原來最後,我配戴得最多而又「越睇越襟」的腕錶,都是偏向這類簡約卻有功能性,讓人配戴得很舒適的腕錶。

LJ:對於腕錶品牌如H. Moser成立的會員聚會,你認為怎樣?有助你增加收藏腕錶興趣嗎?
C:有一些聚會固之然好,大家都是志同道合,尤其是某一個腕錶品牌搞一些活動,參與的人都是appreciate品牌的design或其product,聊起來也會投契一點。

文:Lawrence Yu 圖:Ben Tam (人物)、James Wong (部份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