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ffany的時光花園 Precious Tiffany Garden

Tiffany Metro“植物”系列腕錶。

Tiffany Cocktail“蜻蜓”系列腕錶。

Tiffany Metro“植物”系列腕錶,以竹林作靈感。

2018-02-26

大自然一直是Tiffany & Co.創作的寶貴靈感泉源,品牌多位經典設計師,如第二代接班人Louis Comfort Tiffany及Jean Schlumberger,都擅長以貴重寶石勾勒動、植物之美。Tiffany & Co.瑞士腕錶部的設計師從豐富的歷史檔案找靈感,創作了2018大中華區高級珠寶腕錶系列,帶領我們漫遊鮮花盛放、蝴蝶飛舞的迷人花園。

Image description Tiffany Cocktail “蝴蝶”系列腕錶,錶圈鑲嵌無色鑽石和藍色藍寶石,拋光珍珠母貝錶盤鑲嵌藍色蛋白石、淺藍色藍寶石、採用雪花鑲嵌技術的鑽石和淺藍色藍寶石。腕錶屬獨一無二的珍品。

Text by Joyce Mok
Styling by Ben Wong Photography by Harrison Tsui
Makeup by Perky Choi Hair by Van Cheung
Model by Karina from Style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Wardrobe by Céline, Miu Miu & Emporio Armani
Location Courtesy : Floristry at M&L

自然時光
孕育萬物的大自然千姿百態,啟發了Tiffany & Co.設計師的無數創作。在Tiffany的花園內,我們彷彿看見了百花競艷、蝴蝶在花間追逐、蜻蜓在優雅飛行。Tiffany與大自然所產生的共鳴,大概可以由Louis Comfort Tiffany說起。Louis Comfort Tiffany是創辦人 Charles Lewis Tiffany之子,他是新藝術時期(Art Nouveau約於1890-1914年)的先驅,擅長以染色玻璃(Tiffany Glass)製作家傳戶曉的Tiffany Lamp或窗戶,大自然四時的美景和蜻蜓是他最喜愛的主題。1902 年,他正式成為Tiffany首任設計總監,在第五大道專門店成立「Tiffany藝術珠寶」部門,負責製作珠寶及名貴珍品,將鍾愛的大自然以珍貴寶石,雕琢成珠寶作品,其獨特的風格讓他成為珠寶界一個不朽的名字。

Image description Tiffany以琺瑯鑽石翻領錶成為1889年巴黎世界博覽會的矚目作品,並獲得「美國野玫瑰袋錶」之美譽。

熱愛大自然的基因一直留存在Tiffany的血脈中,不僅在珠寶作品,也可見於時計之中。1889年,由品牌首席設計師Paulding Farnham所設計的Tiffany琺瑯鑽石翻領錶成為巴黎世界博覽會的矚目作品,並獲得「美國野玫瑰袋錶」之美譽。1956年,受Tiffany & Co.主席Walter Hoving的邀請加盟的Jean Schlumberger亦是締造品牌大自然奇妙世界的靈魂人物。Jean Schlumberger以黃金和閃爍寶石作調色盤,繪出繁花、異國雀鳥和神獸等珠寶造型,建構充滿動感的動、植物世界。他曾說︰「我盡量令作品看起來栩栩如生,錯落有致,感覺渾然天成。我希望捕捉宇宙不規則的特性。」

Image description Louis Comfort Tiffany是新藝術時期(Art Nouveau約於1890-1914年)的先驅,擅長以染色玻璃(Tiffany Glass)製作家傳戶曉的Tiffany Lamp或窗戶,作品成為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收藏,亦成為Tiffany Metro “植物”腕錶的靈感。

如Jean Schlumberger所言,大自然最能打動人心之處正是在於其千變萬化及不規則性,Tiffany的設計團體都精於描繪大自然的特質。Tiffany & Co.瑞士腕錶部副總裁兼總經理Nicola Andreatta向我們解釋了品牌的時計與大自然的關係:「今次的新作重新演繹了我們在2017推出的重要作品。在『2017年Blue Book』以及全球其他重要活動中,我們推出了一些受植物和動物主題啟發的美麗作品。這些作品在歷史上一直是Tiffany所珍視的。從現有的橢圓形Cocktail腕錶和新的Metro系列,我們與最好的工匠合作,實現獨一無二的作品。這些作品代表了珠寶和腕錶之間完美融合的傳統,其中一些腕錶的創作靈感來自Louis Comfort Tiffany的作品以及其令人驚嘆的玻璃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Tiffany Metro“植物”系列腕錶,以竹林作靈感,直徑28毫米的18K白金錶殼,鑲嵌68顆綠碧璽和163顆鑽石;18K白金鑲鑽錶冠。錶盤點綴以手工雕刻孔雀石葉片和微型彩繪以及手工雕刻的虎眼石竹竿。密鋪式鑲嵌錶盤,由 235 顆鑽石和21顆綠沙佛萊石組成,採用雪花鑲嵌技術。

Tiffany & Co.瑞士腕錶部採用色彩鮮艷的珍貴寶石、考究的配色及設計,以及精湛的「裝飾工藝」(Métiers d’Art),雕琢了歌頌大自然的2018大中華區高級珠寶腕錶系列,包括Tiffany Metro“植物”系列及Tiffany Cocktail“蜻蜓和蝴蝶”系列。前者以蓮花、竹林、碎花瓷器及旗袍為主題,在錶盤刻劃了細緻且立體的圖案;後者在橢圓形的錶盤上將品牌最具代表性的圖案栩栩如生地呈現。

Image description 上:Tiffany Metro“植物”系列腕錶,以瓷器作靈感,直徑28毫米的18K白金錶殼,鑲嵌231顆鑽石;18K白金鑲鑽錶冠。錶盤點綴以手工雕刻珍珠母貝鑲嵌花朵、手工雕刻綠松石和舒俱徠石。密鋪式鑲嵌的中心和外圈,由165顆鑽石和21顆帕拉伊巴碧璽組成,採用雪花鑲嵌技術。 下:Tiffany Metro“植物”系列腕錶,以旗袍作靈感,直徑28毫米的白金錶殼鑲嵌231顆鑽石,18K 白金鑲鑽錶冠。錶盤點綴以手工雕刻珍珠母貝花朵,手工雕刻瑪瑙和大明火琺瑯。拋光珍珠母貝網底,鑲嵌47顆鑽石和2顆粉色藍寶石。

蓮花,在中國的文化被稱為花中君子,象徵清廉、純潔、高雅;竹子生而有節,象徵君子的風高亮節。據Nicola Andreatta 指出,Tiffany Metro“植物”系列是向中國文化致敬之作:「的確是對中華文化的敬意。這就是為什麼這個Capsule Collection(膠囊系列)在中國特別推出的原因。我們從Louis Comfort Tiffany所設計的蓮花及竹子中獲得了靈感。並將其中兩件令人印象深刻的藝術品轉化成錶盤圖案,創作這些腕錶是一次難以置信的體驗!」

Image description Tiffany Cocktail“蜻蜓”系列腕錶,錶殼尺寸為25.6 x 42.0毫米,18K白金材質,兩側飾有手工雕刻圖案,鑲嵌100顆粉色和黃色藍寶石以及21顆鑽石;18K 白金錶冠,鑲嵌粉色藍寶石。錶盤綴以大明火琺瑯蜻蜓圖案,鑲嵌118顆粉色和黃色藍寶石以及 52 顆鑽石,採用雪花鑲嵌技術;拋光及啞光珍珠母貝網底。

工藝時光
不同的奢華品牌對大自然有不同的演繹,Nicola Andreatta詳細闡述了Tiffany腕錶如何在錶盤的方寸之間展現與別不同的自然風貌:「由於這些腕錶的大自然靈感來自Louis Comfort Tiffany的作品,所以顏色和動機與他描繪動植物詩意和優雅的方式一致。這是只有在Tiffany才可做到的事情。將這些大自然的主題刻劃在錶盤上,需要混合歷史悠久的多種技術,同時保持設計的美感和和諧。我們工匠所用的裝飾工藝包括手工雕刻的珍珠貝母、微型彩繪寶石、乳白色材料與手工磨砂金屬完美結合。大自然注入了生命,它變成了三維空間,其強烈形狀從錶盤湧出。」

幾個世紀以來,Nicola Andreatta提及的這些裝飾工藝均被採用於創造精妙絕倫的腕錶作品,亦只有這些工藝才能成就他說到的「三維空間」。腕錶鑑賞家在追求高科技實用功能之外,更加注重純粹的美學設計。 這些「精湛工藝」亦深受各頂級製錶品牌青睞,是Tiffany 2017 年 Blue Book 中非凡之作。為追求完美效果,Tiffany與國際知名獨立琺瑯大師 Anita Porchet 合作,傾情打造精緻的手工裝飾。

Image description Tiffany Cocktail “蜻蜓”系列腕錶,錶殼尺寸為25.6 x 42.0 毫米,18K 白金材質,兩側飾有手工雕刻圖案,鑲嵌 68 顆帕拉伊巴碧璽和49顆鑽石;18K白金錶冠,鑲嵌帕拉伊巴碧璽。錶盤綴以大明火琺瑯蜻蜓圖案,鑲嵌綠色蛋白石、32顆帕拉伊巴碧璽和114顆鑽石,採用雪花鑲嵌技術;拋光及啞光珍珠母貝網底。

琺瑯,是一種添加了金屬氧化物的玻璃化合物材料,具有豐富的顏色和色度範圍。 Tiffany採用的大明火(Grand Feu)琺瑯,在超過800OC的高溫下達到熔點,確保超凡純度及耐用性。Tiffany腕錶亦有採用其他的琺瑯工藝,如景泰藍琺瑯、掐絲琺瑯、內填琺瑯、透明琺瑯效果和微型彩繪。層層上釉的微繪琺瑯使繪畫栩栩如生,輔以被稱為「fondant」的透明瓷漆,避免遭受時間侵蝕。

除了琺瑯工藝,Tiffany高級珠寶腕錶亦採用了鑲嵌、雕刻、雪花鑲嵌及錶冠鑲嵌的工藝。鑲嵌 (marquetry 或 marqueterie)將多塊寶石鑲飾於作品結構中,創造出一種以寶石和其他珍貴元素為主的馬賽克效果。雕刻,指運用雕刻刀手工創作或使用機器塑造圖案。至於雪花鑲嵌是指將大小不一的美鑽並排鑲嵌,完全覆蓋金屬表面。每塊寶石都必須經過嚴格甄選,因為只有將每一微小寶石完美契合,方能成就極致華美的設計。另外,Tiffany 將錶冠設計與其系列鑽石結合,創造出手工三爪鑲嵌。錶冠鑲嵌十分安全且便於操控,採用螺旋設計,以突顯鑽石形狀、華彩和極致美感。Nicola Andreatta表示:「在製作現在在香港展出的美麗時計,我們的確找到了最好的工匠。如前所述,研究是這些手錶概念的關鍵部分。我們與掌握每一種技術的工匠密切合作,確保最終的結果是和諧和壯觀的。」

Image description Tiffany Metro“植物”系列腕錶,以瓷器作靈感,直徑28毫米的18K白金錶殼,鑲嵌231顆鑽石;18K白金鑲鑽錶冠。錶盤點綴以手工雕刻珍珠母貝鑲嵌花朵、手工雕刻綠松石和舒俱徠石。密鋪式鑲嵌的中心和外圈,由165顆鑽石和21顆帕拉伊巴碧璽組成,採用雪花鑲嵌技術。

璀璨時光
鑽石及珍貴寶石是Tiffany高級珠寶腕錶的重要一環,Nicola Andreatta透露Tiffany & Co.瑞士腕錶所選用的寶石跟高級珠寶的同樣優質:「如何追求卓越和對細節的關注是Tiffany的兩個關鍵元素,可以在品牌任何珠寶和腕錶中找到。我們在腕錶上使用的寶石和鑽石,跟我們用於珠寶的,是同一個來源和同一製作過程,而我們亦十分重視寶石的道德標準。」Tiffany & Co.只會選用I級(近乎無色)以上的鑽石製作鑽飾,所以看起來鑽石會較晶瑩剔透。

每一枚Tiffany Metro腕錶的錶冠均鑲嵌了一顆鑽石,有些款式於錶殼、錶圈或錶盤都鑲上鑽石,而每一枚腕錶均附帶一份鑽石證書,突顯了品牌的鑽石權威形象,「1848年,品牌創辦人Charles Lewis Tiffany向歐洲王公貴族收購了一批珍貴鑽石,奠定了Tiffany & Co.作為珍稀閃鑽世家的地位。我們將這段傳奇巧妙融入Tiffany Metro的設計,演繹雋永傳承的足跡。閃爍奪目的明亮式切割圓形美鑽,鑲嵌於Tiffany Metro的錶殼、錶圈和錶冠上,流露別具一格的瑰麗氣派。每枚腕錶均鐫刻個別序號,令它成為專屬於佩戴者的個人藏品。」

Image description 以黃金、紅寶石與鑽石嵌鑲而成的翻領錶(1895年作品),展示精湛的寶石鑲嵌工藝。

Tiffany & Co.瑞士腕錶的寶石鑲嵌均以珠寶鑲嵌的同等標準在瑞士進行:「這些腕錶的所有部件完全是在瑞士製造的,由腕錶和珠寶行業卓越表現的傑出工匠製造。Tiffany與幾個不同的瑞士工作室合作,他們都充分掌握這些腕錶上展示的不同技術。」

精湛的寶石鑲嵌工藝同樣展現在Tiffany Cocktail 系列中,以Tiffany blue色調的蝴蝶腕錶為例子,其錶圈以帕拉伊巴碧璽和無色鑽石相間鑲嵌,一隻以綠色蛋白石、綠玉髓、鑽石及帕拉伊巴碧璽點綴的蝴蝶活現在錶盤之上,其輕盈的觸鬚猶如隨風飄揚。腕錶不僅是描繪蝴蝶,而是引領你想像整個花園的風景。珍珠母貝錶盤更能突顯蝴蝶的優美,以及表達Tiffany的優雅和時尚個性。

Image description

在腕錶誕生之前,女士在公共場合看錶並視為不合乎禮儀的表現。腕錶於20世紀20年代出現後,Tiffany就開始設計以寶石鑲嵌的Cocktail 腕錶,給女士出席雞尾酒會的場合而設。Tiffany Cockatil鑲鑽腕錶精緻簡約,於裝飾藝術時期被認為是性感不羈的flapper girl的終極配飾。經常鑲有鑽石的錶帶,驟看像手鐲,與女性手臂上的其他手鐲堆疊在一起,成為時尚。從1935年開始,直到1950年左右,Tiffany珠寶設計師們以雕塑形式創作出大膽的珠寶。他們設計的Cocktail腕錶和首飾使用了新的黃金色調和多種不同顏色的寶石,適合日間和夜間穿戴。

以Tiffany鑽石鑲飾的Tiffany Cocktail系列是瑞士製錶工藝與Tiffany珠寶傳承的結晶,璀璨奪目,Nicola Andreatta告訴我們Cocktail腕錶代表了個人風格與品味:「Cocktail腕錶是第一代為女士而設的腕錶之一,而Tiffany在促進Cocktail腕錶的普及發揮了關鍵作用。一般來說,Cocktail腕錶的歷史與20世紀初的社會文化因素有關。女性佩戴腕錶並不被認為是時髦的,因此早期的女性時計往往會『暗中』展示時間,或者被塑造成有計時功能的珠寶。腕錶當時是珠寶首飾配件,由上流社會的女士在社交場合展示,以證明其風格,個性和社會地位。」Tiffany Cocktail系列正延續品牌站在時尚前沿、領導潮流的超凡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