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anship of Lipsticks】紅唇工藝與美藝

2019-07-10

Image description 除了多款補充裝的顏色,大家亦可自訂顏色,造出專屬的唇色。

要化出一個好的妝容,的確媲美藝術:當中所花的心思、技巧、屢戰屢敗又屢敗屢戰的勇氣與堅毅,都靠一筆一線的點石成金。Forbes提過,單計銷售,美妝界每年的銷售額超過四億美金;但同時,美妝的世界很可能是大嘥鬼的世界,據統計,每年就有大約十億枝唇膏及唇膏筒被丟棄。La Bouche Rouge(LBR)就是受到這個數字啟發而誕生的美妝品牌,創辦人之一Nicolas Gerlier希望透過將唇膏化身為工藝,從而減輕唇膏以至其他化妝品對環境的影響。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 LA BOUCHE ROUGE

Image description 皮革製成的唇膏筒提供紅、黑、杏等多個顏色選擇。

會說話的紅唇
La Bouche Rouge解作「the red lips」或紅唇之意。取名LBR,除了是因為Nicolas希望藉自己在化妝品行業近十年的經驗而從唇膏入手,LBR亦有「發聲」的意思。「聲音是我們表態的一個重要渠道,因此我們要透過說話去make a statement,向世界公告我們對環保的堅持。」同樣地,藝術也是發聲的渠道之一,要將唇膏打造為工藝,除了決心,Nicolas笑言整個過程繁複得像「惡夢」。

Image description La Bouche Rouge創辦人之一Nicolas Gerlier。

LBR第一步要做的,是將微塑膠(micro-plastic)從唇膏中拿掉。大家都知道微塑膠既要花很長的一段時間分解,亦因其細小體積的關係,而污水處理廠都沒有辦法將其過慮,在影響海洋生態之餘亦最終會在食物鏈出現而被人體攝入。兩年前,Nicolas帶着 #走微塑膠 的概念,成立LBR及自家實驗室,務求研製出可以將微塑膠從唇膏中移除的一個公式;兩年後,就是我們今天所見的成品。

重新採用古董機器
但只是唇膏的成分走塑的話,作用是不大的;因此Nicolas堅持在製造唇膏的過程中也要走塑及減少製造垃圾;當中包括製造唇膏常用的矽製模具,「它們是製造化妝品常用的物料,但為了減少一次性的矽膠模的損耗,我們重用五六十年代所用的金屬機器,找來當年的一班唇膏工藝師來製造LBR的唇膏。」在生產過程以至包裝、運輸等程序,Nicolas都要細心研究,才得以成功走塑。

Image description LBR的包裝用上環保紙盒,背面更印着品牌理念。

美麗,要有靈魂
除了生產線,Nicolas將LBR打造成為化妝界的「Maison」,是因為希望LBR出品的皮製唇膏筒可以像家傳之寶一樣成為世代相傳的之物。不同顏色的唇膏筒均以植物色素製成的皮革所造,物料來自成立於1842年的家族經營法國皮革製造廠。這家皮革廠的特別之處是本身有為Hermès提供皮革,除了有品質保證,大家也知道Hermès的皮製品的耐用性。即使大家想轉換唇膏的顏色,都可以只買不同顏色的補充裝,保留皮製唇膏筒,減少浪費。由裏到外,Nicolas都希望LBR成為美妝界的環保小先峰,讓大家有外在美之餘,確保地球同樣美麗。他認為真正的奢華除了經常提及的永恆(timeless),更重要的是當中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