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袁康就博士:拉筋傷膝後筋

2019-11-18

漂亮的張小姐是我一位氣功打坐班學生的妹妹。她因拉筋鍛煉不正確,拉傷了左腿,疼痛雖不至於影響走路,但她無法把左腿拉直。

「你痛在哪?」我問。「這裏!」她用全掌按着整個膕窩說。「噢,這裏有不同的肌群,如果可以,用一隻手指給我指出受傷的筋是哪一條吧!」這個問症要求很重要,對肌肉辨別就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張小姐用手指周圍按壓,再告訴我最痛的一點,那是膕窩外緣。

壓腿不能伸直

我請張小姐俯臥床上,我在她膕窩周圍按壓,受傷的是股二頭肌肌腱。這處是運動拉傷較常見的肌肉。「你怎麼拉傷的?」「啊,我玩瑜伽,前星期一次在家裏拉筋,拉的時候不以為意,沒怎痛,但之後疼痛便出來了。我現在不能直腿蹬直,一蹬就痛!」「是嗎?那你試蹬腳我看看!」我連忙叫她示範一個致痛的動作。

張小姐再次起床,扶着床邊,屈曲右膝,把左腿略為拉直往下壓。「就這樣,膝窩就很痛了!」她邊說邊扶着床邊借力站起來。

我再請她俯臥床上,細心觸摸大小腿的肌肉,果然發現幾塊「患肌」。患肌是指在鬆弛的狀態下肌肉仍是繃緊。那繃緊的肌肉阻礙本身以至相關連的協同肌運作,拉扯用力時便導致疼痛。股二頭肌在伸展股骨例如站立鞠躬或蹬直全腿時發揮作用,在肌肉全面伸展時患肌的障礙可導致疼痛。我給張小姐解釋患肌概念,然後在她小腿扎上浮針。「噢,袁博士,我小腿不痛啊!」她連忙發出哀鳴,怕我搞錯。「放心吧!你的疼痛是第二現場,第一現場是患肌。我正用浮針處理第一現場。」

Image description 若拉筋姿勢和用力不當,有機會傷及肌肉。

浮針醫學有「第一現場」和「第二現場」概念。一般來說,疼痛點只是第二現場。痛必有因,導致疼痛的才是第一現場,那就是患肌。只要鬆開患肌,第二現場的疼痛點便隨之消失。由於浮針的進針點大多不是患者不適處,故往往有所誤解。

我僅在小腿扎了一針,經過一輪「掃散」和「再灌注」,我把針用膠布固定,然後說:「張小姐,你現在落床再做蹬腿動作可以嗎?」張小姐有點焦慮:「那支針拔了嗎?」我安慰她說:「放心,我把它固定了,你可以再做動作,不會痛的。」她小心翼翼地下床,見真的不痛,便放心把腿下壓,還稍微起落把腿壓直。「咦,可以了!」她有點隱藏的興奮。

痛僅第二現場

「還有痛嗎?」我問。「真的不痛了!」她壓了幾下,開始展現興奮的笑容!「那好!這就是患肌致病,我剛才用浮針拆解患肌,患肌鬆開,一切便回復正常。」「嘩,真神奇!早知就快來找你啦,我姊姊叫我幾次都不來,真抵死,痛多十幾日!」她自嘲地說。

「不過,患肌被鬆開後,今晚或有可能再有些繃緊,皆因肌肉的記憶和慣性,你要再來一次。」我建議她明早覆診。翌日張小姐自訴膕窩疼痛未有復發,壓腿不痛了,餘下的只是肌肉的緊緊攰攰。我給她再一次浮針鞏固,她連聲多謝。

作者為註冊中醫(針灸)

[信健康] 想行萬里路;先要身體好!【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