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遊維也納 圓公主夢

2017-01-25

對於奧地利的嚮往來自小時候在表姐家裏看到的一部電影,講述伊利沙伯王后(Empress Elisabeth of Austria),即大家暱稱的茜茜公主(Sisi),與奧匈帝國締造者法蘭茲.約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相戀的故事。電影中華麗的景色和富麗的宮殿襯托着艷麗的公主,更重要的是她和帥氣王子一見傾心的愛情,無不深刻地烙印在腦海。終於來到這夢寐以求的金秋十月天,讓我在奧地利追逐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公主夢。

抵達維也納才發現,Sisi不單是我的偶像,還是奧地利人亙古不變的圖騰,不論通衢還是窄巷,哪管名店抑或小舖,公主的芳蹤到處躍現於林林總總的明信片和大大小小的紀念品之上。這些極度商業化的膜拜,當然不能滿足我對她的好奇與探究,所以當我來到霍夫堡皇宮(Hofburg),便急不及待參觀Sisi博物館。

Image description

童話婚姻原來是夢

這座博物館除了金銀餐具和燭台擺設之外,還有從東方引入的象牙及瓷器等等豪華玩意,戲肉當然是茜茜公主非比尋常的香閨。從寢室擺設和日記節錄之中透露,原來她的童話式婚姻並非「從此王子公主過着幸福快樂的生活」。婚後的她因為繁文縟節和尊貴枷鎖,還有婆媳矛盾導致度日如年。就如本來自由翱翔的小鳥一下子被關入籠中,那種苦悶與無奈充斥於她筆下每一篇詩句。

尤其黯然的是她和Franz Joseph的感情很快由熱轉冷,新婚不久即分房而居。步出這個「金絲雀的牢籠」,不禁令我對公主與王子的夢幻徒添幾分傷感。Sisi博物館毗鄰是西班牙騎術學校(Spanish Riding School),若然你對白馬跳舞有興趣(他們所騎的馬種全是Lipizzaner,毛色灰白,步履輕盈),務必預先購票,這次我便因為時間不對及場次爆滿,錯過了全球數一數二的高水準表演。還好在騎術學校周遭,讓我看到馬伕拉着馬車,馬蹄沓雜不停在環城大道穿梭,鄭愁予的詩句油然而生:「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走過環城大道的另一面,有兩座一模一樣的建築物, 中間的是泰瑞莎雕像(Statue of Maria Theresa),她是哈布斯堡王朝唯一的女王。女王像的左邊是維也納自然歷史博物館(Vienna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館內有23個展區,包含歷史文物、化石、礦物、隕石及動植物標本,連一些絕種動物也可以找到,例如在十七世紀已不復存在的渡渡鳥(Dodo)。另外館內更收藏了一個約2.9萬年前的雕像Venus of Willendorf,這個11.1cm高的迷你維納斯,可說是人類最古老的藝術傑作。

Image description

神級雕刻美輪美奐

女王像的右邊,就是金碧輝煌、美輪美奐的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館內收藏的都是頂級珍品,例如荷蘭畫家Pieter Bruegel的《巴別塔》,意大利畫家Giuseppe Arcimboldo用水果和蔬菜砌成的人像等等。不得不提提大家,一定要在館內圓拱形天花下的餐廳坐上一會,一邊呷着香濃咖啡,一邊抬頭仰望美輪美奐的雕刻,不禁令人讚嘆藝術家的神級功力。

Image description 哈布斯堡女王泰瑞莎雕像。

皇家花園金雕玉砌

離開市區乘搭地鐵4號線到達熊布朗宮(Schonbrunn), 這裏有超過一千個房間,最有名的是莫扎特6歲時第一次向泰瑞莎女王表演的鏡廳。宮殿背面是皇家花園,花園的盡頭是海神泉(Neptunbrunnen)。整座宮殿都令我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因為從電影看到,茜茜公主婚後就是住在這裏。熊布朗宮雖然漂亮,但在她心裏,只不過金雕玉砌的牢籠而已。

參觀當日乍晴乍雨,一團烏雲由花園的最高點凱旋門(Gloriette)逐漸向宮殿吹過來。雨下得既急且猛,幸好烏雲飄散之後,遠處掛着一條彩虹,令陷入沉思的我精神為之一振,頓時豁然開朗,原來再豪華再富有的生活,都比不上自由可貴。

旅遊資訊

簽證: 持特區護照或BNO,可於奧地利免簽證停留3個月。

交通: 維也納有巴士、電車和地鐵,一票通用,可購多日任搭的套票。

天氣: 維也納冬季氣溫可低至零下3度左右。

撰文、攝影 : 周幸韻

Image description 奧地利著名藝術家百水先生設計的維也納藝術之家(Kunst Haus Wien),貫徹其討厭直線的獨特風格,裏裏外外曲線玲瓏。

Image description 設於哈布斯堡皇宮外牆的漂亮噴泉雕塑,象徵奧地利曾經盛極一時的海上霸權。

Image description 斯蒂芬主教座堂是維也納最重要的宗教建築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