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馬來西亞 醉生夢死喬治城

2017-03-31

馬來西亞檳城(Penang)是個充滿歷史的小市,由香港直飛也不用四小時,是筆者短線旅遊之心水。雖然去了多次,但每次總有特別的東西讓我發掘。這次再次造訪,就選擇歷史建築作焦點,但不是「看」,而是「住」及「食」,直接走進歷史的漩渦之中。

文、圖:小信

Image description

檳城首府喬治市(George Town),在英國統治期間發展成東南亞非常重要的商業貿易港口,也是馬六甲海峽的重要沿海城巿,即老一輩人行船時所說的「南洋」之地。由十八世紀開始已吸引不同國籍的人留此居住及工作,是個民族大溶爐,也因此出現大量歷史建築,融合了華人、馬來、印度、英國等多種族風格,儼然是個一比一的露天建築博物館,城內幢幢古老建築巨宅大剌剌地放在每個角落。古蹟要保育,最好的方法是活化營運,現時城內不少歷史建築已改成食肆、咖啡店及酒店。我今次來六日就入住了兩間活化的古蹟酒店:燕京旅社及1881中天酒店。

老派大宅

剛落的士,燕京旅社(Yeng Keng Hotel)的老派大宅格局已叫我興奮,外牆漆得粉白,大門上掛着「燕京旅社」牌扁(據說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墨寶),門頂是中式的瓦簷,顏色綠藍白紅,古意盎然。旅社主建築是兩層樓高,以橙色為主的英印風格大樓,房間保留着的舊式大型木製百頁窗櫺,與中式的點綴融滙,沒有生硬造作,非常合襯。走入登記處,侍應已端上冰涼的薏米茶給我,非常窩心。

旅店呈長方形,中間是長長的中庭,陽光遍地,使酒店光線充足,到處都可見種植熱帶盆栽。房內乾淨,我住的是豪華房間,所以房內還有偏廳作客廳之用,空間感一流。我最喜歡的是房間外並不是西式酒店的封閉走廊,而是開放式的公共空間(common area),還擺放着酸枝家具,那兩天我就最愛攤在酸枝大椅上等待朋友。

旅社其實已經有二百多年歷史,興建於1800年代,是回教富商賽優索夫(Shaik Eusoffe bin Shaik Latiff)的住宅。後來在1897年被廣東俱樂部買下,改名「燕閑別墅」,並開始加入大量中式建築元素。1939年捐贈給海峽英籍會館,再翻修成如今的燕京旅社。直至2009年易手至Hoo Kim Properties Sdn Bhd,並重新翻修成現在的樣子。燕京旅社還有一個焦點,就是坐落在喬治城的核心地帶,不用乘車只靠雙腳便能走訪被列入世界歷史遺產的區域。尤其是門口的牛干冬街,更是城內出名的酒吧區,只要踏出酒店門口,我便能隨時找到美食。

Image description

文化酒店

兩日後,我推着行李箱,走三分鐘路便轉往1881中天酒店(1881 Chong Tian Hotel),雖則燕京有大量中式點綴,但始終是由英印骨架改建,中天則是馬來西亞唯一由全中國特色改成的古老高級酒店。單單是門口一副橫拉的圓木摃閘(即粵語長片中常出現於武館中的那種橫閂木排),已是舊式建築中的珍品。酒店其實是由三家百年老房子組成,中天樓的名字是因為它曾經是中式酒家,後至三四十年代轉為妓院,2009年被收購後,耗資2000多萬改頭換面,化身成擁有11個房間的中天酒店,開張時更被馬來西亞當地傳媒譽為全馬唯一的文化酒店。

酒店沒有電梯,我得把行李從木製樓梯搬上三樓,從接待處拐個彎預備上樓時,我忍不住大叫起來,眼前竟是張大大的鴉片床。原來中天樓的老闆本身是個喜愛古董的人,他毫不吝嗇地把自己的珍藏放在酒店內供客人欣賞,這種鴉片床在電影中就見得多,現實還是首次遇見,我也不受控制地停在床前,兩眼放光,彷彿看到十二少在我面前半躺着,悠閒地啜起鴉片,雙眼消魂半合,一口口灰藍色的煙雲從嘴角搖曳而出,構起那醉生夢死的樣子。除了鴉片床,還有青瓷花樽、龍鳳櫃、清朝大官畫像等……再配合三層木製的古典建築,置身其中,不難想像昔日有錢的華人在檳城的浮華生活。酒店只有11間客房,房號採用華人姓氏命名,如寶樹(謝)、龍山(邱)、濟陽(蔡)、太原(王)等,不同的姓氏房間,內裏的擺設都有不同,我們要了四個房間,僅僅參觀各個房間的差異已是樂點。

Image description 唐人厝的甜品全是店內自家製作,水準一流。筆者縱然不愛甜點也忍不住咬它幾口。

海外基地

檳城天氣炎熱,行到累,流得汗多口淡淡,嘆個甜品就最正。喬治城現在有很多精品咖啡店,位於Beach Street及Victoria Street之間的唐人厝(China House)是其中一個上佳選擇。唐人厝又是由三幢傳統檳城老宅合併而成,門細內籠大,樓底高亦通風,面積大到橫跨三條街,店中分成多個主題領域,有圖書館、jazz bar、畫廊等,不過最吸引的還是咖啡廳那五米多長的甜品吧枱,熱氣難擋的午後檳城,有什麼比走入室內,呷口凍咖啡,咬塊芝士蛋糕更享受的?咖啡水準雖然一般,但甜品的質素着實出色。

離開餐廳,謹記看看對面街的士多潮興棧,又係歷史建築?原來檳城曾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重要海外基地,有所謂:「九次革命,五過檳城。」國父曾在此籌集廣州起義的經費,因此喬治市仍可找到國父的足跡,而潮興棧正是國父活躍開會之地。

在檳城,士多也可以是一個歷史!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燕京旅社的建築骨幹是英印格局,但配上中式點綴卻能出奇地融合一起。

Image description 中天酒店走中式路線,從外而內,都是濃濃的中國風。

Image description 漫步喬治城,到處都是保存完整的歷史建築,整個城巿的形貌與百多年前無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