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土樓碧海伴茶香(鐵道行II)

2018-11-13

7月下旬至8月初,時值盛夏,我們踏上杭深高鐵之旅,由深圳沿海岸線奔向杭州,沿途走訪福建土樓、花嶴島鹽田和熱鬧的謝洋節,再探看杭州西湖龍井文化,展開一趟青山、碧海、茶香之旅。

福建土樓現存約有3700多座,這種生土建成的堡壘式大樓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自然極具特色,需要親身一會。我們的目標是有「土樓王」之稱的承啟樓及初溪土樓群,坐高鐵到龍岩站離目的地最接近,但為了節省轉線的候車時間,我們從漳州下車,直接包車朝西北面的承啟樓進發,車程差不多三個多小時。

Image description 初溪土樓群。

土樓王三百年滄桑

承啟樓不愧為土樓王,碩大的圓形古建築確實宏偉。據說,它始建於明崇禎年間,江氏族人經歷三代,花了八十一年時間,直至清康熙年間才建成。土樓中央為祖堂,外面圍了兩圈房子,最外圍是四層高的圓樓,建築合共有四百個房間,全部朝向中心點的祖堂。「高四層,樓四圈,上上下下四百間;圓中圓,圈套圈,歷經滄桑三百年」便是承啟樓的寫照。

全盛時期,承啟樓曾居住了六百多人,而且居民不論尊卑長幼,都能分配到同樣大小的居所,這種規定可以維繫宗族之間的團結和諧。相隔幾百年時光,看着這座曾經聚居江氏族人、充分反映傳統宗族文化的古堡,感覺有點像穿越時空;可惜大量遊人和店舖、食肆所帶來的喧鬧,難免令它本來古樸的風味打了折扣。

離開承啟樓,駕車朝西南走不到一小時,便到達較為偏遠的永定縣初溪村土樓群。小山谷內,一道河水繞經村莊,村內分布了十多座圓形和方形的土樓,難得保留了一份鄉土的寧靜。我們邀請了兩位老村民——徐初暴和徐興央充當導遊,帶我們遊走土樓。兩位伯伯雖然已經遷到土樓旁邊較為現代化的小樓居住,但重遊舊居,二人都很懷念往昔土樓內的熱鬧。徐興央伯伯更興致高昂地邊拍手邊唱起童謠,向我們展示兒時的歡樂時光。

Image description 初溪村老村民徐初暴(左)、徐興央(右)重回昔日居住的土樓,十分懷念。

象山最後一片鹽田

告別土樓,我們再次坐上高鐵,向寧波象山縣進發,第一站是花嶴島上的鹽田。花嶴島位處象山縣南面,有點偏遠,若駕車可經高塘島連人帶車轉坐渡輪前往。因象山三面環海、日照時間長,具備了天然的製鹽條件,故當地的產鹽業曾經十分興旺,相關歷史早於《新唐書.地理志》已有記載。然而傳統的曬鹽技術跟不上時代需求,如今象山只餘下花嶴島這座鹽場。

走進鹽場,入目是一格格的攤田,通過「納潮」的過程,海水被引進攤田,經過過濾,再運用陽光蒸發,令海水濃度提升至飽和,便結成鹽粒。收鹽的步驟需在深夜進行,鹽農會徹夜工作,趕在天亮前用籃子將鹽粒收集好。堆成小山的雪白鹽粒在日光下閃閃發亮,背後卻是鹽農辛勞的汗水。眼見鹽農大叔工作辛苦,收入卻不多,但在辛勞一天後,黝黑的臉上卻展露滿足的笑容,看着忽然覺得有點感動。

Image description 龍井村每座山頭都種滿茶樹,綠油油一片。

漁民謝恩天后出巡

象山縣東門漁村每年農曆六月都會舉行謝洋節,我們適逢其會,自然要去體驗一下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熱鬧。一班村民聚在東門媽祖廟,先向天后娘娘奉上祭品,上香拜祭、酬謝神恩,村民更穿起古裝演出「還願戲」,酬神兼娛人。

之後,村民合力恭送天后娘娘金身出巡,浩浩蕩蕩遊過村中大街小巷。最後,將天后娘娘送上漁船,再由八艘漁船組成的海上巡遊隊伍護送天后娘娘在石浦漁港巡遊一周。一年盛會終於順利完成,默默在背後安排打點的「漁民開洋、謝洋節」傳承人韓素蓮,希望這項傳統節慶可以繼續流傳下去。

Image description 炒茶師傅郜紀平徒手炒茶。

西湖龍井茶味飄香

離開海岸,直奔杭州西湖附近的龍井村。獅峰山下,盤踞着傳說由乾隆皇帝親封的十八棵「御茶」茶樹。龍井村一座又一座的山頭,沿山種滿茶樹,一片綠油油。我們拜訪了炒茶師傅郜紀平一家,他太太是個採茶高手,曾經在外闖蕩的兒子準備回來繼承家業。郜師傅即席向我們示範炒茶手藝,一雙肉手在熱熨的大鐵鑊中翻炒,將本來鮮嫩的茶葉,翻炒成飄香的茶葉。可惜這門手藝太過辛苦,郜師傅的絕技並未傳給兒子和孫兒,未來這種傳統手藝到底會如何,實屬未知。

圖片:香港電台

撰文:呂惠如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文化長河——鐵道行2》由林家棟聲音導航,逢星期日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節目特備網頁:https://app4.rthk.hk/chiculture/culturalheritage2018

Image description 有福建土樓王之稱的承啟樓。

Image description 承啟樓以祖堂為中心,向外發展成「圓中圓,圈套圈」的布局。

Image description 謝洋節當天,東門村漁民請天后娘娘出巡,聲勢浩大。

Image description 東門媽祖廟的天后娘娘坐船出海巡遊。

Image description 收鹽須在夜間進行,花嶴島上的鹽農要連夜趕工,在天亮前把鹽粒收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