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紐曼的Paul Newman迪通拿 富藝斯紐約歷史性拍賣「WINNING ICONS」呈獻世紀傳奇腕錶

2017-07-10

Image description 保羅.紐曼一直擁有和佩戴的「保羅.紐曼」迪通拿,幾十年來在很多雜誌和書籍中頻繁亮相,被視作最值得收藏的機械腕錶之一。 Douglas Kirkland/ Corbis - Getty Images

保羅•紐曼(Paul Newman,1925 – 2008),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美國著名演員、賽車選手、慈善家,亦是傳奇腕錶「保羅.紐曼」迪通拿的由來。這位荷里活的傳奇人物成就超然,提起他的名字就讓人想到他的非凡人生經歷、事業,以至多重身份:演員、導演、賽車手、企業家、顧家男人和慈善家。他是演藝明星,飾演各種角色游刃有餘,在銀幕和舞台上的精湛表演不僅牽動着觀眾的喜怒哀樂,更讓他問鼎兩座奧斯卡大獎,成為荷里活影帝。

除了演藝事業,紐曼同樣熱衷於速度。在1969年的電影《獲勝》(Winning)中,他扮演了賽車手Frank Capua的角色,更從此愛上了賽車。他的妻子、同為演員的喬安娜.伍德沃德(Joanne Woodward)在戲中飾演Capua的妻子,這個在現實生活中她擔當多年的角色,兩人的演出更具默契。電影的故事在「印第安納波利斯500英里賽車場」展開,同時也觸發起紐曼卓越的賽車興趣。他以訓練演技的同一份堅毅來鑽研賽車技能,並在眾多比賽拔得頭籌,甚至於1979年在勒芒24小時耐力賽(24 Hours of Le Mans)獲得亞軍。

Image description 保羅.紐曼擁有的這枚腕錶,六點鐘上方有紅色「Daytona」(迪通拿)字樣,外層秒鐘刻度軌道為紅色,是exotic面盤的經典特徵,後來的「保羅 .紐曼」錶盤均在此基礎上發展。 勞力士「保羅. 紐曼」迪通拿,型號 6239,估價:超過一百萬美元

喬安娜深知丈夫熱愛飆車,所以每次他踏上賽車道都會緊張不已。大約在《獲勝》拍攝期間或之後,喬安娜為丈夫挑選了最佳的禮物,一枚專門為賽車而設計的勞力士「宇宙計型迪通拿」(Cosmograph Daytona)腕錶。在錶盤背面她特意為丈夫鑲刻了「DRIVE CAREFULLY ME」(小心駕駛,親愛的)的字樣,充滿最真摯的愛意。喬安娜選中的是勞力士型號 6239,配置 exotic 面盤的腕錶。6239型號是勞力士最早推出的迪通拿,約產於1963年至1970年間,也是品牌首次將時速計直接刻在錶圈最外圍,以即時清晰測量速度的錶款。

1980年代其間,藏家越發熱衷於收藏腕錶,配置exotic面盤的迪通拿腕錶,逐漸以另一個暱稱:「保羅.紐曼」迪通拿而為人所熟知,以其是這位著名演員多年來一直配戴之故。保羅.紐曼擁有的這枚腕錶,六點鐘上方有紅色「Daytona」(迪通拿)字樣,外層秒鐘刻度軌道為紅色,是exotic面盤的經典特徵,後來的「保羅.紐曼」迪通拿錶盤均在此基礎上發展。復古風格的計時圈數字,和方形刻度標記,正正顯現exotic錶盤與其他迪通拿的不同之處。

Image description 喬安娜.伍德沃德在錶盤背面特意為丈夫鑲刻了「DRIVE CAREFULLY ME」(小心駕駛,親愛的)的字樣,充滿最真摯的愛意。

國際知名鐘錶拍賣行富藝斯(Phillips)與Bacs & Russo於2017 年10月26日舉行之紐約首場腕錶拍賣「WINNING ICONS ——二十世紀傳奇腕錶」,被收藏界認定是一場歷史性的拍賣,除出於其蒐集多件來自上個世紀最經典的精選拍品外,更因其將隆重呈獻一枚特殊的勞力士型號6239腕錶,亦即由保羅.紐曼擁有和配戴、獨一無二的「保羅.紐曼」迪通拿。這款傳奇腕錶之名正是來自保羅.紐曼,其儘管經常被提及,但是自1980年代後就從未再出現,是勞力士迪通拿款式中最重要的一枚。更加難得的是,它正是這位荷里活傳奇人物日常配戴的那一枚腕錶,幾十年來在很多雜誌和書籍中頻繁亮相。因為保羅.紐曼的關係,勞力士迪通拿一直讓腕錶愛好者和學者趨之若鶩,並被視作最值得收藏的機械腕錶之一。

保羅.紐曼多年來一直配戴這枚腕錶,直到1984年親自將它贈送給腕錶現在的主人,其背後的故事,這枚手錶的傳承,以及它和保羅.紐曼與妻子喬安娜.伍德沃德的大女兒埃莉.內爾.紐曼(Elinor Nell Newman)之間的聯繫,就像他出演的電影一樣,擁有精采的情節。內爾小時候美麗聰穎,擁有「鄰家女孩」般特質,同時和父親一樣擁有謙虛的品格,成長過程中從未宣揚自己的荷里活名門背景。1983年秋天在美國緬因州巴爾港的大西洋學院,內爾與同學詹姆斯.考克斯(James Cox)成為了戀人。在學校,她將自己的身份保密,並使用少為人知的化名內爾.波茲(Nell Potts)。

Image description 保羅·紐曼與妻子喬安娜.伍德沃德在康城電影節結下不解之緣,二人首次共同出演的影片《The Long, Hot Summer》,不僅入圍了1958年戛納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而且還為紐曼捧回了一座影帝獎盃,更重要的是,二人因此片結緣,並最終喜結連理。(圖: 資料圖片)

在一次與同學的聚餐晚宴中,內爾點了一瓶他父親的慈善公司 Newman's Own生產的Newman's Own沙拉醬。詹姆斯看到瓶子,回憶起孩童時代與父親在萊姆岩石賽車場(Lime Rock)的賽車跑道見到保羅.紐曼的場景。當時在賽車場上,年少的詹姆斯正睜大眼睛,努力搜尋賽車手的身影和他們的賽車。一位全副武裝的賽車手看到考克斯,並指引他穿過欄杆下方到賽道上。這位賽車手,正如詹姆斯告訴他的同伴那樣,正是保羅.紐曼本人。內爾聽到這個故事後,終於表白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1984年,內爾和詹姆斯一同居住在紐曼家位於康乃狄克州韋斯特波特的房子。內爾彼時在佛蒙特州受僱為遊隼繁殖中心護理員,她與詹姆斯最終決定要改造和重建以「Nook House」被人熟知的房產的其中一間巨大樹屋。內爾•紐曼在腕錶的附屬信件中說道:「樹屋在我兒時於康乃狄克州韋斯特波特的房子,我們家有兩座房子,位於河的各一邊。那個夏天,我父親住在其中一間,詹姆斯住在河對岸的另一間。父親會經常到對岸檢查詹姆斯的工作進程。有次,父親詢問詹姆斯是否知道當時的具體時間。詹姆斯那天早上顯然忘記給腕錶上鏈,便回答他不知道時間,父親便把自己的勞力士給了他,並說道:『如果你每天都記得給它上鏈的話,它會告訴你精準的時間。』」詹姆斯自此將這枚腕錶珍藏,並完好保存至今。

直至現在依然是好朋友的詹姆斯和內爾,共同決定出售這枚腕錶,所得收益的部分將捐給Nell Newman Foundation。這個慈善機構延續她父親的慈善理念,並致力於有機食物和可持續農業的發展。所得收益另有一部分將會捐給Newman's Own Foundation。富藝斯十分榮幸呈獻這一枚被視為最具有故事性,也是最重要的古董勞力士「保羅.紐曼」迪通拿腕錶。這件拍品將是富藝斯紐約首場腕錶拍賣「WINNING ICONS」的領拍之作,估價超過一百萬美元。

文:Patrick Chiu  圖:富藝斯,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