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E VALUE OF JEWELLERY珠寶的真正價值──Boucheron:永恆之花 不朽之作

2018-11-21
+13
Boucheron Nuage de Fleurs 繡球花玫瑰金項鍊,鑲有珍珠貝母和鑽石;Boucheron Nuage de Fleurs 繡球花玫瑰金戒指,鑲有珍珠,珍珠貝母和鑽石。
Boucheron Serpent白金戒指,鑲有1枚23克拉橢圓形坦桑石和鑽石;Boucheron Fleur de Nuit白金和鈦金屬項鍊,鑲有1枚1.59克拉梨形鑽石、坦桑石、砂金石玻璃和鑽石。
Boucheron Riviere Art Déco 白金項鍊,鑲有電氣石、孔雀石、縞瑪瑙和鑽石;Boucheron Graphique 白金手鐲,鑲有孔雀石、縞瑪瑙和鑽石;Boucheron Graphique 白金戒指,鑲有1枚1克拉圓鑽、縞瑪瑙和鑽石。
Boucheron Fougère 鑽石白金項鍊;Boucheron Fougère白金戒指,鑲有1枚2克拉梨形鑽石和鑽石。
Boucheron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
LIERRE GIVRÉ融霜常春藤項鍊的誕生始於鈦金屬、水晶和美蛋白石的驚喜結合,真實再現冬雪消融的自然景致。
Boucheron Nuage de Fleurs 繡球花玫瑰金戒指,鑲有珍珠,珍珠貝母和鑽石。
FLEUR GRAPHIQUE 造型花項鍊,擁有 3 種不同的佩戴方式,可作胸針獨立佩戴(見圖),胸針飾以 5.65 克拉的哥倫比亞枕形切割翡翠。這款項鍊將電子掃描得來的自然植物真實形貌與裝飾藝術中的造型風格完美結合,以寫意手法描繪植物之靈,打造出如夢似幻般的現實。
Pivoine Avis Varner牡丹花戒選用4.16克拉的帕德瑪藍寶石,模擬再現Avis Varner牡丹花瓣的粉橙色調。鈦金屬花蕊表面嵌有黑色尖晶石,花葉底部飾有黃色藍寶石和紫色藍寶石。
Hortensia Rosita繡球花戒與它的兩朵花冠均飾以精緻小巧的黃鑽花束,黃鑽的點綴照亮了光影流轉的花瓣。
Rose d’Équateur Rouge玫瑰花戒鑲嵌了9.78克拉的馬來亞榴石,將花瓣的絲柔質地彰顯得淋漓盡致。
Pivoine La Belle Foncée牡丹花戒點綴以稀有的7.29克拉紫色藍寶石。花蕊呈現粉末般的細膩美感,密鑲以鑽石的設計,完美再現花瓣的質地和顏色。

大自然是高級珠寶品牌經常採用的創作靈感,要做到與眾不同並不是易事。Boucheron 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 再次挑戰自己,率領團隊捕捉及凝住花朵最美麗的時刻, 為Nature Triomphante 自然盛典系列創作了9款「永恆之花」戒指,永葆美麗。

TEXT BY JOYCE MOK
PHOTOGRAPHY BY SÉBASTIEN TABARIN
ASSISTED BY LINA SILIVANOVA
MAKEUP AND HAIR BY ANTONIA SILIBERTI
MODEL BY ALYSON [email protected] FACE, PARIS

自由前衛的珠寶
每次跟Claire Choisne 訪問,都能感受她的創作熱情,特別是今次。Nature Triomphante自然盛典系列融合了尖端科技與品牌工坊的傳世工藝,將短暫存在的東西化為不朽之作,於7月高級訂製服周展出期間,成為傳媒間的熱烈討論話題。

Claire Choisne傳承了Boucheron創始人菲德烈克.寶詩龍(Frédéric Boucheron)先生的思維方式,完全不受傳統約束,創作自由前衛的珠寶,這是Boucheron自1858年在巴黎皇宮花園開設首家精品店時已存在的精神。1879 年,寶詩龍先生設計出劃時代的無搭扣、不對稱的 “問號項鍊 (Point d'Interro- gation)”到現在,已成為家傳戶曉的經典。Choisne亦不遑多讓,不斷打破珠寶傳統,設計多款釋放女性魅力的作品,如2016年推出、以高級訂製服的華麗質感為靈感的“光之披肩 (Cape of Light)”便是其中一個例子。160年以來,Boucheron始終不忘初心,探索全新的製作材料與豐富的珠寶種類,顛覆行業傳統。

懷着謙卑的心創作
Nature Triomphante自然盛典系列的植物主題珠寶看起來形態自然,皆因品牌突破性地採用了醫學用的3D掃描器掃描真實植物融入設計之中。Choisne跟筆者仔細分享了新系列的創作過程:「對Boucheron來說,大自然十分重要,我們經常圍繞大自然的主題設計珠寶。兩年前,我開始為今次的新系列構思主題,馬上想到大自然。過往及現在,很多品牌􎑸以大自然做創作主題,這驅使我尋找一些與別不同的做法。如果能夠捕捉及凝住花朵美麗的時刻直至永遠,我覺得是美好的事情。作為設計師,我希望會做到較為謙卑(humble),因為大自然賜給我們最美麗的東西,當你設計任何事物時,永遠不會比大自然更美麗。因此,我告訴我的團隊,這次要放下紙筆,我們要為大自然的花朵做雕塑。我們用了很長時間等待好質素的花,要隨着大自然的節奏工作。我們在工作室嘗試以不同的方式呈現花的美態,如將花圍繞在指間,這很好看,但一小時過後,全部􎑸消失了。因此,我們首先要保持鮮花的形態(volume),但原來這很困難。最初我們以為將花瓣放在掃描器下便做到,但因為花瓣太濕太薄,所以掃描不到,最終我們用了醫學用的掃描器才可,因為它可以掃描很精細的東西。」

懷􎋥謙卑的心創作,Choisne希望能真實呈現大自然的面貌,沒有修飾的天然美才是最美的,所以她取掃描器而放棄傳統的蠟雕:「如果用蠟雕這方法,工匠或珠寶商通常都會將雕像做到最完美,但大自然並不是完美的,最終的結果可以是完美,但花朵的細節並不完美,可能會有不完整的花瓣,我就是想保留大自然真實的一面,這也是我為之􎋥迷的地方。」

Boucheron的創作團隊使用醫學掃描器,掃描每朵花的不同部分,􎁛括花瓣和花蕊,從以獲得比例精確的花朵圖像。掃描之後,Choisne思考怎樣做才呈現花朵永生的感覺,然後她遇上了花瓣造型藝術家Claire Boucl,解決了這個困難:「Claire Boucl用了10年時間去研究將花瓣穩定顏色的方法。永生花在市面上已存在,但市面上見到的是將顏色注入花瓣之中,太人工化。因為不夠自然,所以我覺得不夠美。但Claire Boucl找到一個方法並不需要注入人工顏料的。她創造這技術是為了做自己的藝術品,我第一次見到她的作品,是她為澳洲一棵燒焦了的樹貼上粉紅色的玫瑰花瓣,為樹帶來了第二生命。Claire Boucl跟我一樣熱愛大自然,所以我們馬上成為朋友。我要求她為多種花做實驗,有些花的顏色可以保留,有些會改變,不可預計。」

Claire Boucl的花瓣穩定技術至今仍是高度機密,經處理的花瓣仍然可以看到其紋理、漸變的顏色,Choisne認為這是完美的。然而,花瓣十分脆弱,接下來,她便要去想辦法保護花瓣、固定花瓣之餘也保留其形態:「這程序實在是太複雜,工匠經常會弄破花瓣,而且很難將花瓣完美地放在戒指上,所以一月的時候,我想或者我們或不會成功。」至於珠寶工匠是如何將花瓣鑲嵌於玫瑰金或鈦金屬的戒指之上,Choisne笑言不能告訴筆􎍼這個秘密:「這點我最初以為我們都不會成功,只能說如果有人想試,祝他們好運。」

不過,對追求完美的Choisne來說這還未足夠,她想到真實花瓣是啞光的,但一般發揮保護作用的飾面(Finishing)是充滿光澤的,所以她又要求Boucheron研發部主管去想解決辦法。最後,他們成功研發了保護花瓣免受濕氣或熱力影􎓚但又令花瓣面有着天鵝絨般光澤的飾面。解決了花瓣的所有問題,他們再選擇彩色寶石,成就了「永恆之花」戒指── 一個自然主義珠寶史上的新篇章。

克服重重困難,第一枚「永恆之花」戒指在展出之前兩個月,即5月份,才完成,至於最後一枚是展覽當天才誕生。整個項目都是在完成看似不可能達到的目標。

珠寶的價值
Choisne視乎花瓣的色澤去選擇鑲嵌不同色彩的寶石,紫色的Pivoine La Belle Foncée 牡丹花戒點綴以稀有的 7.29 克拉紫色藍寶石及鑽石密鑲的花蕊;粉橙色的Rose d’Équateur 玫瑰花戒飾以 3.35 克拉的錳鋁榴石,色調和諧悅目。某些戒指甚至底部都鑲滿寶石,例如深紫色的Anémone Néron Bordeaux銀蓮花戒飾以黃金花蕊,嵌以 5.99 克拉的紫色藍寶石,底部則密鑲以黃色和藍色藍寶石;Hortensia Violet Bleu繡球花戒中間凸起的蔚藍寶石為一顆 8.7 克拉的藍色碧璽寶石密鑲以鑽石,花戒底部則飾以紫色和藍色藍寶石。Choisne指出:「有些戒指在底部鋪鑲了寶石,只有佩戴􎍼才能看見,我這樣做的原因是我覺得花瓣的美感比寶石重要。」

這次Choisne選用了真實花瓣作高級珠寶的物料,以往她也曾採用不貴重的物料於設計之上,如沙粒,這些􎑸是在傳統高級珠寶甚少見的,Choisne解釋她對珠寶價值的看法:「對我來說,這些物料比寶石更名貴,因為我是從審美的角度去看,這亦更能掀動我們的情感價值。如果我想做一些給人炫耀的珠寶,其實更容易做,我可以為所有花瓣做鋪鑲鑽石或寶石,售價便隨之上升,但對我來說,現時的做法更有詩意及更有意思。花,是這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之一,而且是短暫的。作為珠寶商,我們希望延展珠寶時間的維度。我們製作的項鍊是留芳百世的,我們知道如何凝住時間。 花卉很美麗,但它不知怎留住時間,我們將它變為不朽之作。」

除了「永恆之花」戒指之外,Choisne也在新系列其他珠寶採用了掃描花瓣的技術。LIERRE GIVRÉ 融霜常春藤項鍊選用真實的常春藤枝條取代傳 統的繪製圖稿:掃描常春藤枝葉,將數碼化的常春藤圖像圍繞於模特的粉頸之上,這樣模擬設計得來的珠寶作品不僅保留了植物形態的每個細節,還有􎋥引領潮流的冠形項鍊設計。項鍊的枝幹部位微鑲以鑽石,略微晃動,常春藤葉便隨之輕輕搖動,彷彿柔和的微風拂葉而過。這是一條引人注目的鈦項鍊,鑲有14,500顆鑽石,飾有美蛋白石和水晶,真實再現冬雪消融的自然景致。

NUAGE DE FLEURS 花雲項鍊,掃描繡球花的每一片花瓣,將掃描成品置於項鍊之上,彙聚形成栩栩如生、隨風飄動的花雲設計,為項鍊帶來精緻而富有詩意的韻味。玫瑰金項鍊飾以珍珠、密鑲鑽石和 42.96 克拉的枕形切割粉色碧璽。花朵的曲線、褶皺與精緻而柔美的珍珠搭配和諧,彰顯出匠心獨運的原創技術。

雖然Choisne在Boucheron的設計亦曾經採用過其他創新的珠寶工藝,如將鑽石鑲嵌於水晶球戒指內,但她不諱言Nature Triomphante自然盛典系列,特別是「永恆之花」這個戒指是她加入以來最困難的。不斷挑戰珠寶工藝,不斷創新的她又怎看創新精神呢?「我不會給自己壓力一定要創新,但今次的創作很有意思,我們做到給花朵永生。如果要模仿花的顏色,我可以鑲嵌漸變色彩寶石,但每次我􎑸想做得更多。創意永遠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