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 Hope

2021-05-13
+8
BURBERRY White cotton satin shirt with marine sketch print. White sikl overlay cotton trousers with marine sketch print. Silver chani belt.
HERMÈS Multicolor cashmere and silk Cheval Punk scarf. Light grey cotton collarless shirt
BOTTEGA VENETA Brown and ivory bubble boucle jacket. Brown and ivory bubble boucle trousers
LOUIS VUITTON Black and white distorted Damier tailored car coat. Black and white distorted trousers. Black and white distorted Damier shirt
GUCCI Azure-multicolor light bright technical polyester high-neck sweatshirt with ribbon and label details. Azure-multicolor light bright technical polyester jogging pants with ribbon and label details. Blue and ivory eco washed organic GG denim Screener sneaker.
PRADA White light 3-layer micro ripstop fabric raincoat
DIOR MEN Multicolor technical twill floral print shirt. Dark navy jersey and white lace stripe long sleeves t-shirt. Navy blue slim-cut trousers. Gray, white and navy blue technical cotton tuxedo belt. Fluorescent yellow shimmering technical ottoman beret. Blue, yellow and brown stretch cotton Dior Oblique socks. Beige and black Dior Oblique jacquard sandals
EMPORIO ARMANI Two-button jacket with mandarin collar and patch pockets. Wide-leg trousers with two darts. Ivory woven leather lace-up shoes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人人有責。今年春夏的男裝系列,設計師於去年初構思系列之時,歐洲正陷入絕望的lockdown。任何創作,離不開生活,當疫情令世界大亂,為了抗疫,我們無奈犧牲自由。設計師以創作抒發情緒,投射希望,成為春夏其中一個主流,令時裝更具人性,更貼地。

TEXT & STYLING BEN WONG
PHOTO BEN TAM
HAIR CEDRIC TSANG
MAKE UP DERA TSE
MODEL JORIS V. FROM QUEST ARTISTS & MODELS

Burberry創意總監Riccardo Tisci是意大利人,lockdown期間,他從倫敦回到Lake Como的家,與媽媽溫馨共度三個月,成功戒掉吸了二十年的煙。難得與年過九十的高齡媽媽相聚,他直言amazing,但經過一段時間,跟全世界一樣,抗疫也疲勞,懷念自由自在出外聚會的曾經。

Riccardo Tisci說:「Lockdown是孤獨的可怕時光。時裝是一種emotion,今時今日的時裝,更應該關於夢想、希望,以及如何去表達一個系列。我把系列命名《In Bloom》,因為我在思考regeneration,可能是活力充沛的年輕世代,或者大自然的生生不息,不斷成長、進化。我愛大自然,這次我幻想一個美人魚與鯊魚的愛情故事,一切也像神話。」為了呈現神話般的時裝騷,他邀請了德國藝術家Anne Imhof合作,她想表達一個關於希望的故事。「Anne在時裝騷加入了燈塔看守員的元素,我們把美人魚與鯊魚帶入森林,當中的反差,象徵着自由。面對艱難時期,希望這系列與時裝騷,能夠為未來傳遞一個美麗、正面的訊息。」衣服上的手繪插畫,猶如小朋友天馬行空的奔放,放空欣賞,相當治癒。

小朋友視覺,同樣出現於Louis Vuitton男裝系列。自從Virgil Abloh成為品牌藝術總監,早已明志不會自稱設計師,而是基於此時此刻,重新定義Artistic Director。「時尚已不只衣服,必須要加入新元素,我們有責任帶領時尚向前發展。」因此,每次發表一個系列,每一場時裝騷,他會整合腦海中各式各樣的靈感,邀請不同界別的創作人合作,共同實現他的想法。

今次,他以《Message in a Bottle》為系列主題,表達他對未來的願景。「這是一個無分彼此的理想世界,我從未被社會制度影響、自然純真的小孩子角度出發。」Virgil Abloh分享,留在美國抗疫期間,有一天,他帶小朋友去商場買玩具,離開時,從玻璃倒影中,看到自己衫袋裡放了一隻公仔,靈機一觸,促成這班可愛怪獸,以及主題動畫《Zoooom with friends》的誕生,這班趣怪生猛的卡通人物,大規模由電腦屏幕,跳上衫褲鞋襪現身。

作為品牌首位黑皮膚的藝術總監,也是一位活在白人主導世界的爸爸,他希望把握前無古人的機會,為下一代建立一個美好平等的世界。因為疫情,時裝騷分成兩部分,先後在上海及東京舉行。Virgil Abloh的玻璃樽訊息,清一色由非裔創作人負責,hiphop天后Lauryn Hill隔空演出,洛杉磯動畫導演Reggie Know製作卡通人物短片,祖籍西非國家岡比亞、現任《i-D》雜誌時裝總監Ibrahim Kamara負責時裝騷造型。強勁班底發放的黑人創作力,為世界各地的非裔美國人,以至不同膚色的年輕人,送上無價希望,繼續為LGBTQ+及BIPOC(黑人,土著及有色人種)社群發聲。衣服方面,回到家鄉加納的根,他幻想,加納人會如何做一套非洲西裝?於是,他參考爸爸的闊膊西裝,二次創作出一系列很非常boxy的外套,從巴黎直送天橋。

關於希望,Gucci創作總監Alessandro Michele,相信是近年時裝界最具希望的代表人物。他的出現,他的視野,為品牌,為時尚,為年輕人,尤其是過往活於社會壓力下的小眾,帶來期待以久的曙光。

大概,他的親身經歷,令他更深切明白希望與機會的重要性。所以,他慷慨提攜新世代創作人,經常透過社交媒體發掘年輕藝術家,以不同方式合作,為他們開啟第一道門。去年十一月,他按照自己的時間表,發布了《Ouverture of Something that Never Ended》系列,品牌翻繹為《無邊序曲》。充滿電影感的名字,Alessandro Michele邀請了美國導演Gus Van Sant聯合執導,拍攝七集迷你劇,呈現他的衣服。迷你劇在羅馬取景,圍繞意大利女演員主角Silvia Calderoni在城市內與其他角色邂逅,包括Billie Eilish、Harry Styles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品牌好友。故事沒有傳統的起承轉合,一切以氛圍先決,延續Alessandro Michele創立的感性空間。

一連七集迷你劇,品牌模仿電影節形式,上載到官網新增的GucciFest迷你網站。同時間,他挑選了十五位獨立年輕設計師,支持他們拍攝時裝短片,令GucciFest展現出更多元化的時尚面貌與活力,對於正在努力追夢的年輕人,無疑是夢寐以求的希望。

《Ouverture of Something that Never Ended》看似虛無飄渺,Alessandro Michele卻借用不同角色,盡訴心中情。在第三集〈The Post Office〉中,主角在郵局遇上一位在講電話的伯伯,電話另一邊是Harry Styles,他說:「創作任何藝術,即是尋找你一直希望看見,卻從未出現的東西。最不安的時候,就是你找到了,卻不肯定自己對它是愛是恨,因為你根本不了解,但同時間,這是最刺激的工作。」伯伯隨即回應:「我只可以說,這是一個混合的年代,對未來缺乏希望的年代。」短短幾句對白,或許可以幻想他在創作時面對的焦慮。處身渾沌的時刻,他明白要建立新秩序,必須無比耐性,他在系列附件懷緬:「我們需要一個緩慢而沉靜的擁抱,大家現時未必能互相擁抱,但這種缺憾正好提醒我們,擁抱是不可能獨自完成的。」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