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級拍賣司令 專訪佳士得亞太區主席高逸龍(François Curiel)

2016-12-13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佳士得亞太區主席,高逸龍表示亞洲拍賣市場有三大趨勢,一為20及21世紀藝術品將越來越受藏家歡迎,其次則因買賣雙方均日益重視私密性,令私人銷售(private sale)更趨暢旺,最後就是拍賣市場將更加競爭劇烈,而對於後者,佳士得自1766年由詹姆士‧佳士得 (James Christie) 創立以來便已習以為常,完全無懼。

我相信以高逸龍(François Curiel)今日在世界拍賣界的地位,就算不是「教父」級數,也必然是「司令」級數了,畢竟,早前他便以在拍賣、藝術和珠寶領域對國家的貢獻,獲頒法國最高國家榮譽「法國榮譽軍團司令官勳章」。佳士得亞太區主席高逸龍於1948 年在法國出生,父親是一位銀器及珠寶商人也是佳士得拍賣行常客,1969年尚在巴黎上大學並主修法律的高逸龍在父親引介下,來到當時僅在倫敦有辦事處的佳士得擔任見習生。儘管此時他對珠寶仍不甚了了,卻因家庭背景而被派駐該拍賣行之珠寶部門,由此而開啓了他在佳士得近半世紀的職業生涯。本著對拍賣和珠寶專業的無比熱愛和孜孜不倦的努力,高逸龍現已成為國際拍賣界頂尖人物和世界著名的珠寶專家。

高逸龍自離開校園後,47年來一直服務於佳士得,並曾先後在該拍賣行關鍵發展時刻,在世界不同地區出任不同要職,而其兼擅經營管理及珠寶專家的雙重角色亦由此而成為業內傳奇。作為珠寶專家,高逸龍曾策劃多項令全球印象深刻的珠寶拍賣會,包括2011年底紐約佳士得舉行的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傳奇珠寶珍藏拍賣會,不但打破了溫莎公爵夫人的珠寶在1987年創造的單一收藏家珠寶藏品拍賣紀錄,且創造了當時珍珠、無色鑽石和印度珠寶的拍賣新紀錄。值得一提的是,當伊莉莎白•泰勒這位荷李活天后在生時,她在2002年出版的自傳式珠寶著作《My Love Affair With Jewelry》,便誠邀得高逸龍為她作序,反映兩人不但交情匪淺更是惺惺相惜。

作為管理人,高逸龍一直與佳士得全球拍賣王國同步成長,早年在馬德里、巴黎、日內瓦佳士得服務後,他於 1977 年轉戰紐約,創建了紐約佳士得珠寶部。1989 年,高逸龍重返歐洲擔任執行董事,並升任爲佳士得珠寶部國際主管;1998 年獲委任為佳士得歐洲區主席;2001 年掌舵法國佳士得業務,並繼續同時擔任其他職務。在佳士得於世界各地多個業務據點立下汗馬功勞後,這位開荒大將更於2010年,在中國及亞洲拍賣市場崛興的關鍵時刻,獲任命爲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駐任香港,並與其他 6 名全球高管一起領導佳士得集團國際管理團隊。2013 年 9 月,他主理首個中國拍賣,並於 2014 年躍升爲佳士得奢侈品部門國際主管。2014 年 2 月,他獲委任佳士得亞太區主席。

高逸龍曾於 1996 年被比利時鑽石高等委員會授予極富聲望的「安特衛普鑽石職業大獎」,全球不足 10 人獲此殊榮。從 2001 年至 2009 年,高逸龍先生被法國司法部任命爲「法國拍賣市場權威」成員,該監察機構負責監督整個法國的拍賣體系。2009 年,他榮獲法國最負盛名的獎章━━「法國榮譽軍團勛章」,更於2016年以其在拍賣、藝術和珠寶領域對國家的貢獻,獲頒法國最高國家榮譽「法國榮譽軍團司令官勳章」。高逸龍至今仍定期在歐洲、亞洲及美洲的拍賣中執槌,常被媒體稱爲當今全球最偉大的拍賣師之一。

Image description 高逸龍非常熱愛主持拍賣會那種令人腎上腺素激增的興奮感覺,早前他便親自落場為香港佳士得秋拍舉槌主持瑰麗珠寶與翡翠首飾拍賣。

Image description 高逸龍1969年尚在巴黎上大學時,已加入佳士得擔任見習生,至1973年便獨挑大樑在倫敦主持了其首個拍賣會,當年才二十多歲的他瀟灑帥氣,就似年青阿爾•帕仙奴(Al Pacino)和阿倫•狄龍(Alain Delon)的混合體。

Image description 在早前舉行的佳士得香港秋拍,瑰麗珠寶與翡翠首飾拍賣中,重達10.05克拉的緬甸天然鴿血紅紅寶石戒指「The Ratnaraj」,最終以 78,940,000 港元 / 10,226,448 美元成交,以每克拉1,017,557 美元位列紅寶石世界第三高價紀錄。

從當年的實習生到今日的亞太區主席,高逸龍在國際拍賣界經歷了四十七個寒暑。2016年適逢佳士得創立250週年,以及該拍賣行立足亞洲三十週年之慶,《信報優雅生活》趁著香港佳士得早前秋拍舉行瑰麗珠寶與翡翠首飾拍賣之良機,來到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拍賣現場,與這位「巨星級拍賣司令」分享其近半世紀拍賣職志親身體驗:從公司的發展、市場的變遷以至他本人對於拍賣業的見解及永不減退的熱忱,在此一一細說。

LJ :《信報優雅生活》 FC :François Curiel

LJ :我在網上看到你70年代在拍賣台上執槌的幾幀黑白照,當年的你可真夠帥了,就似年青的阿爾•帕仙奴(Al Pacino)和阿倫•狄龍(Alain Delon)的混合體,他們在銀幕上一個演「教父」,一個演「殺手」,後來都成為電影史上的經典角色。假如「教父」算是企業管理高層,「殺手」也就是行業專家,而你在佳士得便都把這兩個角色都演得非常出色,可否跟大家分享一下箇中心得?

FC :真要多謝你的問題(一笑),要在拍賣界出人頭地是沒有一本通書的,但要做一位稱職的拍賣師其實也像電影明星般需要一點演技、個人魅力和交際手腕。起碼當你站到拍賣台上,在那個半到兩個小時內,就必須懂得如何去攪好氣氛,控制競投的節奏,否則一室客戶只聽到一連串競價便都要悶壞了,於此,拍賣師也就要有點演員修養了。

此外,從事拍賣行業其實也有許多面相。在佳士得,我們便有例如古典大師、印象派、當代藝術、工藝品、中國瓷器、日本藝術、珠寶腕表等許多專業範疇,你不但要精通某一專業範疇,更要清楚每件拍品的價值,它們會有那些買家,是否會在香港、歐洲或美國市場更受歡迎。你又同時會是拍賣行的大使,代表公司出席各種酬酢,包括晚宴、酒會、藝廊開幕禮等,隨時隨地都得為公司發言,這真的是一份每周七天每天廿四小時的工作。

並且,你還要是一個談判高手。不要以及賣家會捧著他們的珍藏自動上門,你經常要自己去敲門,做演示或建議書,不僅要勸他們割愛,還得說服他們委託佳士得而非其他拍賣行。要知道今日的賣拍行業也像所有生意一樣,競爭非常劇烈。就算你拿到了委託,便又要變成一個推銷員,往世界各地到處巡展,向私人客戶和藝術經紀推介拍品,工作可說忙得不可開交。

然後,你也要扮演管理人角色,協調同事間的工作,培養新人,傳承佳士得的企業文化等等。好了,作為一位名副其實的拍賣師,你還可以親自站到拍賣台上,舉槌主持那將經年辛勞總結在個多小時的拍賣會。你不要看拍賣師在台上有多風騷,其背後可是數以千計的電郵通訊、世界各地的穿梭往來、佳士得全球近2000名員工日以繼夜的辛勞工作,到最後便總結在那個多小時,由拍賣台上的拍賣師去執行結果。你問我有何心得?我真的不知道,就是憑著一股激情吧!我在佳士得四十七年來都是如此工作,至今對拍賣仍充滿激情。

Image description 高逸龍表示,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活躍的藝術品市場,不僅表現在中國藝術家極具創造力的作品上,還表現在日益壯大的中國買家對世界產生的影響不斷加強。2015年,中國的傳奇收藏家、上海龍美術館創辦人劉益謙,紐約佳士得秋拍中以近1.7億美元拍得莫迪利安尼(Amedeo Modigliani,1884-1920)名作《側臥的裸女》(Nucouché),不僅刷新了藝術家作品的拍賣紀錄,還創下了藝術品拍賣史上第二高價成交紀錄,就是一例。

Image description 高逸龍表示,佳士得自 1766 年由詹姆士‧佳士得 (James Christie)創立後,第一件事就是要面對倫敦其餘八十一家拍實行的競爭。競爭意識一直存在於其血液和DNA當中。

LJ :我相信今日以你在世界拍賣界的地位,就算不是「教父」級數,也必然是「司令」級數了,畢竟,早前你便以在拍賣、藝術和珠寶領域對國家的貢獻,獲頒法國最高國家榮譽「法國榮譽軍團司令官勳章」。然而,像電影《教父1》中,阿爾•帕仙奴飾演的教父接班人初次執行任務,到小餐館去鎗殺敵對幫會頭目也表現得「雞手鴨腳」,不知你舉槌主持的首個拍賣會又如何呢?

FC :我主持的首個拍賣會應該是1973年在倫敦舉行的一場工藝品拍賣會,拍品價位都在50至200英鎊之間,以當時物價計也挺貴重了。我那時大概廿四、廿五歲吧,當時佳士得仍是很典型的英式企業,全公司約200位員工中,非英籍的只有兩位(我及另一位意大利籍同事)。委託拍賣的客戶大多是私人藏家及名門望族,投標洽購的差不多全是商貿買家。當時的拍賣規則也不一樣,不提供拍前估價,只會在拍賣完結後刊出買家名字和成交價。賣方佣金一律為10%,不設買方酬金。值得一提的是當年我們以「堅尼」(Guinea)這種極古老的貨幣來作交易;它比英鎊價值高5%,此差價變相就是買家酬金。(編注:堅尼於1816年被英鎊取代,但仍有一段長時間於少數行業中使用,包括拍賣。)

你想一下,作為一位新手拍賣師,一邊主持拍賣,一邊還要即場換算拍賣價格,那會多麻煩。那些經驗老到的拍賣師對此已經滾瓜爛熟,當然不成問題,但初哥如我卻不得不戰戰兢兢,結果弄得現場拍賣節奏非常緩慢,不但部門主管一直在旁催促,連台下買家也不耐煩地連呼:「下一件、下一件。」台上的我當然十分緊張,最終雖亦能順利完成拍賣,但離開拍賣廳時已是筋疲力盡、近乎虛脫,過程可能非常痛苦,可我卻由此而愛上它。1973年的這個迷人經驗,令我至今仍然無法抗拒。

而現在的拍賣會也不見比以前輕鬆。往昔雖然要即場換算拍賣價格,但拍賣師只要照顧現場的買家,可今日你就得同時兼顧來自拍賣廳現場的、書面的、電話的和互聯網的競投,真是少一分專注也不成。到拍賣會結束,你心滿意足了,但幾乎已耗盡元神,奇怪的是你居然不覺辛苦反而興奮莫名,儘管疲憊不堪卻因為腎上腺素激增而久久不能入睡,這實在是一個引人入勝的體驗。

我一生都在拍賣業打拼,驕傲及難忘的時刻實在多不勝數。每一場拍賣都有其獨特之處,都有屬於它的戲劇性畫面和難忘章節。即使我從事這行業已多年,但每次有重大拍賣舉行時,我的腎上腺素仍會大幅飆升。而每當我見到同事們埋頭苦幹,毋懼市場狀況或政治環境帶來的挑戰,奮力爭取驕人成績時,我亦會無比感動。

LJ :由1973年的這場初試啼聲的拍賣會開始,你一步一腳印地建立起在國際拍賣界的成就與地位,幾乎是與佳士得同步成長。

FC :我於1969年加入佳士得倫敦成為珠寶部的實習生,算起來已經四十七年了,現在還在一天一天的努力工作。這段日子裡,公司經歷了無數的轉變。這數十年間,公司以幾何級數的規模增長——由1969年的198位員工演變至現在全球員工達2,200人的團隊;從前只有倫敦一間辦事處,今天我們在32個國家已擁有54個辦事處。1969年是我加入的年份,也正好是佳士得進行大幅擴展的一年;休士頓、巴黎、東京、墨爾本及悉尼等辦事處都是於那一年啟用的。

半個世紀以前,佳士得只有在倫敦和日內瓦舉行拍賣;現在,我們每年於全球12個拍賣中心舉辦約350場拍賣,還有私人洽購服務。而網上實時競投服務Christie’s LIVE更成為我們在商業模式上的革命性突破——這種24小時無間斷運作的拍賣模式,跟我們與時並進的電子商貿投資策略配合得天衣無縫。營業額方面,我們1969年的收益為4,800萬美元(約相等於今天的3億1,900萬美元),到了2015年則為74億美元;一切盡在不言中。我能夠有今天的成就首先是運氣使然,其次亦因為我一直深愛著這個行業,而佳士得亦一直在茁壯成長,給我許多發展機會,否則我也不會在這工作四十七年了。希望佳士得在未來繼續領導群雄,當業中翹楚!

Image description 高逸龍指出,中國富豪人數大增,藝術品收藏已成為財富和品味的象徵,令私人博物館的蓬勃發展,亦助長了藝術品拍賣市場發展。圖為由中國的傳奇收藏家劉益謙、王薇夫婦創辦的私立美術館,位於上海市浦東新區羅山路的龍美術館(浦東館)。

Image description 2016 年是佳士得在亞洲開業 30 週年紀念。亞洲藏家在佳士得珠寶拍賣會上,亦屢屢刷新珠寶臻品世界拍賣紀錄,圖為香港富豪劉鑾雄於瑞士日內瓦佳士得珠寶拍賣會上,以2.2億港元購入,並命名為”The Sweet Josephine”的一顆重達16.08克拉極罕有的枕形艳彩级粉紅鑽。

Image description 高逸龍雖然是世界著名的珠寶專家,卻坦言自己沒任何珠寶收藏,但以拍賣師為終生職志的他卻喜歡收藏拍賣槌,至今已從世界各地收藏84把拍賣槌,圖為他最喜愛的一把小槌,乃1973年他在英國主持首場拍賣前,在倫敦Portobello古董市集購得,之後此小槌便隨他主持過數千場拍賣會,以至被高視為主持拍賣所不可或缺的幸運物。

LJ :從1969年加入佳士得倫敦成為珠寶部的實習生起,你似乎一直為佳士得在世界各地東征西討,由倫敦到馬德里,以至1977年派駐紐約在那裡建立佳士得美國珠寶部門,1989年再執掌日內瓦佳士得,2000年再回到巴黎乘法國允許國外拍賣行經營而開創了法國佳士得,至2010年又獲任命爲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駐任香港,負起拓展中國及亞洲拍賣市場的重任,你認為自己有何優秀條件,能每每獲佳士得委以重任,更不負所托?

FC :首先,這一切成就都不能忘記佳士得2000多個同事的貢獻,畢竟,這是團隊工作而非僅憑我個人成量。我個人是永遠無法有此成就的。至於為何佳士得總差使我肩負重任,那就得問管理層了,因我也不知答案。不過,每當有年輕人問我如何在事業上獲得成功時,我只會回答:「那就是工作、工作和工作。」當你要在早上九時上班,你最好八點半便回到辦公室,當聖誕夜或甚麼大時大節,人人都趕著離開辦公室時,電話響了,客戶來了,你留下來繼續工作,當然,這無疑要犧牲一點私人生活了。我相信要事業成功,你就要勤奮一點,要喜歡你做的事,我服務佳士得四十七年一直熱愛自己的工作,一直享受跟各色各樣的藝術品和人打交道。

我有位牙醫朋友,當牙醫四十年了,有天他告訴我想轉行當拍賣師,我問他:「你的牙醫診所經營得很好,有六、七名牙醫為你工作,年年賺大錢,為什麼要轉行?」他答道:「四十年了,每天早上回到辦公室,便一直在別人的嘴內工作,你知道是什麼感受嗎?」由此可見,就算你如何名成利就,如果你不喜歡自己的工作也是不足惜的。我服務佳士得四十七年從來不覺悶,因為每一次拍賣,每一個推拍的珍藏,每一次客戶出售珍藏的情況都是不同的。

LJ :今年是佳士得立足亞洲三十週年之慶,在你於佳士得工作這些年間,見證了亞洲市場的哪些演化變遷?

亞洲市場近年的變遷絕對是空前的、開天闢地的。就過去的十年而言,主因有兩點:電子商貿及中國市場,這兩者之間的協同作用,全面加速了亞洲區以至全球藝術品市場的推進。網上世界永無休止,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隨地作買賣,而中國是推動這種年終無休商貿模式的主要資金來源。就佳士得而言,這種力量令我們的亞洲客戶數量急速增長。2009年,中國買家佔全球成交總額的18%;2015年,此數已增加至30%。造就這種上升趨勢的因素之一,是亞洲藏家的品味漸趨多元化,對傳統中國藝術以外包括西方藝術等的興趣大幅提升,其次就是中國主要城市的私人博物館對大師級作品的需求。

這些發展雖然速度驚人,但亞洲及中國仍然是相對年輕的市場,擁有無窮潛力,大有可為。而我更希望我們的中國業務能更上一層樓。中國政府雖小心謹慎,但傾向開放國內的拍賣業。這點對於佳士得及與日俱增的中國藝術家、買賣雙方來說,都絕對是佳音。相關政策一旦落實,佳士得已準備就緒,將成為首間受惠的企業。

LJ :作為國際拍賣界頂尖人物,你同時也是一位和世界著名的珠寶專家,曾策劃多項令全球印象深刻的珠寶拍賣會,譬如2011年底紐約佳士得舉行的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傳奇珠寶珍藏拍賣會,此外,當她在2002年出版的自傳式珠寶著作《My Love Affair With Jewelry》,還特別邀請你為她作序,可否分享一下你與這位荷李活天后的交情,以及你的珠寶家學?

FC :我和伊莉莎白相識於1998年,最初是她委託我們為其珠寶珍藏作估值,我也沒想過彼此會有見面機會。最記得那天我們早上九時半便來到她在洛杉磯的豪宅,並在大廳開始為她珠寶珍藏分類及拍照,一直工作至早上十一時許,忽然聽到樓上傳來一點聲音,然後,她便主樓梯翩然而至。伊莉莎白沒半點架子,她與我們圍坐桌旁,為我們逐一講解每件珠寶背後的故事。顯然地,她對自己的珠寶珍藏了然於胸,她清楚每件珠寶和寶石的品質、來源、它們是否有珠寶商署名、不同寶石的來源地,以至各種工藝細節和設計風格。我真的是拜倒在她豐富的珠寶見識底下,後來大家更成為了好朋友。

論到我的珠寶家學,我真希望自己是那種幼承庭訓的珠寶天才,可惜我雖然出生於一個珠寶商家庭,其實最初對珠寶也不甚了了。我在巴黎上大學時主修的是法律,後來趁暑假到倫敦的佳士得實習,因部門主管誤以為我來自珠寶商家庭,才被安排在珠寶部門工作。在家的時候,父親雖然都會跟我談一下珠寶,但都是生意經,我甚至連甚麼是藍寶石或紅寶石,都不清楚。我當時首先是愛上拍賣工作,然後才愛上珠寶的。

雖然本身學法律,我郤討厭法律工作。我那時最享受籌備珠寶拍賣的工作,因為要出版拍品目錄,就有機會參與珠寶拍攝和撰寫介绍文案,久而久之,便為那些瑰麗的珠寶而深深著迷。或許我身上真的有那種珠寶商的遺傳因子,你只要輕輕按掣,它便會復甦過來,而當你面對如許多珍罕美麗的珠寶時,實在亦難以抗拒她們的魅力。

Image description 以前的拍賣師只要照顧現場的買家,可今日的拍賣師就得同時兼顧來自拍賣廳現場的、書面的、電話的和互聯網的競投,真是少一分專注也不成。

Image description

LJ :如此看來,你也應該收藏了許多珍貴的珠寶吧?

FC :這個可沒我的份兒了,因為我是男人,珠寶在我身上沒用武之地啊。至於腕表和袖口鈕,我倒是有些珍藏的。其實我最喜歡收藏拍賣小槌,現時一共有八十四把,都是我從世界各地收集得來的,當中有一把是我最常用的,我把它視作吉祥物。

LJ :藝術品拍賣是佳士得的本行,當中藝術品往往都強調其歷久彌新,持久不變或價值永恒,可與此同時,拍賣的營運方式,拍賣市場的競爭形勢,卻又是在不斷變化中,對此,你又有何見解?

FC :作為拍賣行,能夠確保藝術品真實並完整且安好地代代相傳,是我們所要肩負的重要使命之一。作為藝術市場領導者,佳士得成立以來一直以藝術傳承、推介及交流為己任。但說到市場變遷時,你就必須全力以赴去適應它。我年少時在法國求學讀過一本書,書名大概是《Intelligence is a Faculty of Adaptation》(智能是適應的系統),整本書就教你如何「應變」。你看今日的網絡世界,如果你不會使用電郵和各種社交媒體,你就根本與現實脱節。假如你是廠商而仍在生產電報機、傳真機或傳呼機,就已經壽終正寢。每一個行業都要適應時代變遷,像新聞採訪、编輯、寫作,不也是為了適應網上平台,而變得更精簡扼要和方便易讀嗎?

拍賣行也是一樣,你必須抓緊潮流趨勢,正如二、三十年前,如果你當初不接納電話競投,今日已沒法存在。又正如像佳士得這樣的拍賣行,當來自中國客户的業務已佔我整體銷售的三成時,我們不去適應還成?三十年前,我們的亞洲辦事處只有不到三十名員工,今天我們有超過二百人。我們在倫敦、巴黎、紐約、日內瓦等地的辦事處都有會說普通話的同事。我們出版中文的拍賣目錄。我們以中文利用微信、微博,和客户溝通。我們非常重視來自亞洲和中國的藏家,佳士得一直在努力令他們更容易及方便地買賣其珍藏。

LJ :來自中國的客户固然重要,可來自中國同業的競爭也絕對不能少覷,佳士得中國業務近年來取得良好發展,不知未來又有何妙法去勝出競爭?

FC :這問題可不好答了,假如我照直說,那我們的競爭對手便都知道佳士得的部署了。我記得早在上世紀九十年年代,每當佳士得舉行拍賣會時,便常有來自中國的朋友到場觀摩,他們還會拍照或錄映,記下所有细節。直至今日,在許多中國行家的拍賣會上,從其組織佈置,由傢具到拍賣枱,由拍賣師的造型到他們執槌的姿態,我都感覺似曾相識。這都是無可厚非的,並且他們找對了學習對象。

今時今日,市場競爭無疑更加激烈,但我們仍是信心十足,並且做足準備。好像2014年,佳士得在上海外灘安培洋行設立藝術空間後,最近我們又在北京東城區金寶街設立新址,其建築集合了最新的藝術展覽設施設備,兼具辦公與藝廊功能,足為中國廣大藏家及藝術愛好者提供更多互動場所及多功能平臺用於舉辦策劃展覽、藝術論壇、教育講座及其他文化活動。事實上,拍賣市場由始至終都充滿競爭,佳士得自 1766 年由詹姆士‧佳士得 (James Christie)創立後,第一件事就是要面對倫敦其餘八十一家拍實行的競爭。競爭意識一直存在於我們的血液、我們的DNA當中。感謝上帝,佳士得也就因此而得以與時並進、精益求精。

文:Patrick Chiu 圖:Ben Tam (人物),佳士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