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貴權:每張相都是一個頓悟

2017-07-17

Image description Dr.Wong黃貴權醫生

何藩過身一年,剛舉辦過回顧展,這邊廂,年屆八十的攝影大師黃貴權舉辦人生的第一個商業畫廊個展。

「我跟何藩同代。」攝影大師黃貴權:「他比我大一年。不過他早我十年出道。我由60年代中才開始拍攝後不久,他就去拍電影了。」人稱Dr. Wong的黃貴權醫生跟何藩人生路總是擦身而過,何藩22歲就名震海外,黃貴權30歲才涉足攝影,到何藩放下相機去拍電影,黃才開始創作。

不過二人的早期黑白相片,都以光影記載了那個浪漫迷人的舊香港。早前Dr. Wong出席了何藩的回顧展,可惜何藩人已不在。這天Dr. Wong攝影展開幕,熱鬧非常,獨缺一人。假若何藩還在,未知又會是什麼光景?

Image description 《墨趣》2003

Image description 《待放》2005

「何藩好嘢!」

這個黃昏,中環的季豐軒畫廊人頭湧湧,嘉賓中有Dr. Wong多年影友,也有政商界人士如唐英年、朱玲玲,替黃醫生開幕禮致辭的有中大校長沈祖堯。談起自己早年的黑白照片跟何藩,Dr. Wong豎起拇指大讚:「何藩好嘢!」又笑說:「我跟他的相機一樣係Rolleiflex,不過佢用35mm,我鏡頭就靚過佢少少!」

二人相差只一年,但自己出道晚十年,他對何藩的欣賞,由遠看的傾慕至近為好友,「他22歲就取得英國皇家攝影學院FRPS(高級會士),22歲喎!」當年外國人先見作品後見何藩本人,都會問:「你爸爸在哪裏?可否引見?」28歲就抱着幾百個攝影獎項,放下相機去追逐電影夢,可知其天才。Dr. Wong:「他22歲就取FRPS,我要到近30才學攝影,到七十年代初期才取得FRPS。我認為何藩如果不轉電影呢,地位會比現在更高,他現在地位已經好高,是能夠代表一個時期的攝影師。那十年,真的屬於他的!」何藩為了追夢,又為生活,後來拍下不少情色影片。相較之下,Dr. Wong生活平穩,多年來不斷創作,攝影為他帶來無數榮譽,他明白,是醫生的高收入支持了他對攝影的藝術追求,但攝影是嗜好,也是支出。「從前去打沙龍,還要畀錢!」他說要拍好照片,有穩定收入,也要有好太太,「我常去影相,她半句也沒說過。但她已經不在了。」

何藩的展覽距今不足一個月,Dr. Wong:「最近他展覽,她太太才打給我!她太太也是醫生啊,她問我:展覽你來不來啊?我說沒人找我,她說:你唔來點得?結果我去了。」他說:「我跟何藩好老友,是君子之交。他回港時總會找我吃飯飲茶,不過後來都被那鬼婆(攝影學者Sarah Greene)左右了,因為他作品都交她了(她是何藩的代理)。從前他出攝影集都會問我意見,第一、二本都出得好好,但第三本是Photoshop做的,我說:「何藩呀,這些電腦東西後生仔叻過晒我哋啦,這樣弄不好。」

Image description (由右到左)多年來主要用的相機:Rolleiflex、哈蘇、Canon EOS 1V。

由黑白到彩色

年屆八十Dr. Wong才開第一個商業展覽。季豐軒創辦人季玉年致辭時說到,畫廊開幕25年才辦第二次攝影展,對藝術市場而言,攝影遠遠落後於油畫雕塑等藝術品,香港又落後於西方,對攝影師來說,攝影也是昂貴的嗜好多於事業。Dr.Wong:「從前也有人找過我做商業展覽,但第一,我跟畫廊不熟,二是女兒們都對攝影沒有興趣,不想打理。幾年前季小姐看到我展覽,聯絡上我,現在我的東西都交給他們。這次是我第一次做商業畫廊合作,萬一有一天我不在,這批作品都做了限量版,都簽了名,也許可流傳後世吧。」

黃貴權的攝影路,由六十年代他從英國深造醫術回來後開始。他笑說自此自己走上不歸路,「那年回港,我想到日後天天面對生老病死,定必煩燥,想過學攝影或繪畫,最後去了跟鄧雪峰老師學攝影,當年他很有名。」Dr. Wong:「我在鄧老師處也常見到何藩,也許他也跟鄧老師學習過吧。當年政府辦了好多成人教育康樂中心,鄧老師的學生很多。最初大家都是每周五,坐櫈仔上課的。」他跟何藩二人早年都拍較紀實的黑白攝影,但年份、地點都不相同,「現在他展出的相片都是40年代尾-60年代中拍下的,之後他就轉戰電影;我則由60年代中才開始拍攝。大家拍攝的也有不同了,他住港島,我住九龍,如果我要去香港影相,當年沒有過海隧道,過海要三個小時!」

攝影在50—60年代是十分昂貴的玩意,作為政府高級醫官,Dr. Wong物質條件較好,但他也比別人努力,嚴守紀律,「我每朝(上班前)一大早駕車去沙田、青山灣,中午去元洲仔,四五點睇完症去流浮山。何藩由66-75年有十年影港島,我就影沙田、馬料水、荃灣淡水湖。」談攝影,Dr.Wong好牙擦,對自己的戰績倒背如流,「打國際沙龍,黑白相三年第一,一年第二⋯⋯點解我成績咁好,因為我『打單泡』,我有車嘛。何藩當年無車,過海又煩,所以他拍的都是街市、電車路。」70年代轉拍彩色,參加國際沙龍成績依然彪炳:「彩色一年第一,兩年第二,好像是一年第三吧。我一路打沙龍的成績咁好,但好多人黑白轉彩色唔得。甚至像Ansel Adams的彩色作品,都不外如是。我們倒不能批評何藩,因為當時他轉戰電影了。」口裡牙擦,當時Dr. Wong倒是心虛檢討,覺得自己沒進步,「八十年代我乜銜頭都拿了,但我覺得跟黑白比我沒有進步。本來我正想出版一本七十年代(彩色)攝影集,還好沒出。」他就武俠小說中的人物,退隱江湖,一去就十年。

Image description 《傲雪 》1997

攝影就是感應美

八十年代退隱到山中修煉,一別十多年,Dr.Wong重出江湖時已是1995年。往日黑白照都拍社會紀錄類相片的他,潛心十載,就是要找出攝影中的畫意,回來的他技術及境界又去了另一境地。「點解會停了攝影,就是我覺得要突破,要突破藝術是很難的,就像中國書畫,畫的人這麼多,出名的又有多少?我們攝影的,很多人拍攝了幾十年,就是爭那麼一小點,過不了那一關。影來影去,看上來就是俗氣。你教佢?教唔掂的,那是一種悟性。天分是需要,但更多是後期好努力讀很多書。」創作很孤獨,正適合他,「我是獨行俠來的,駕車去那裡拍照,都一個人。」

說他跨界用繪畫來修煉攝影,倒不如說他回到原點,「當初深造回港,本來繪畫跟攝影我二選一,最初楊善琛肯收我做徒弟,但我沒去學,選了攝影。但沒想到的是幾十年後,我還是去了研究國畫,也看西畫,學睇京劇。」為什麼是京劇?「京劇多抽象!他一抽馬頭,手上那裡有馬了!是那十年,令我明白到攝影由具象到抽象之間,還有好廣闊的天地。95年我重拾攝影機,覺得自己沒碰相機多年,心裡也不知道自己得唔得。前輩簡慶福就說:你那有停?你只是到了別的地方汲收養份吧!所以到了現在我仍然跟年輕人說,你搞攝影,不能只是搞攝影,你一定要跨界多去涉獵。」他說:「其實攝影是甚麼?感應美之嘛。」

跟其他攝影師不同,Dr. Wong公開自己的攝影技術,辦講座,每幅相曝光率,怎拍攝都無一隱瞞,「我說我把腳架架在這裡,講座中連怎樣影九重曝光都會講。有些攝影師說重曝好難,難乜啫!每一樣嘢都係講經驗之嘛!」近年常跟影友外出拍攝,有的影友就黏着他不走。「好多時,回來後影友會問我:咦,你呢張點拍?我說當日你在我旁邊的啊。問題係我覺得美,你不覺得美;或你覺得美但不知道怎處理嘛。所以講來講去 ,最重要是感應到美。」

「感應美是要培養的,要從好多藝術吸收番來。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就像六祖說,我不能教你,你去悟吧!有人說攝影時沒有靈感,什麼是靈感?美是感應嘛,大自然有靈動,你會不會跟它互動?其實每一張相,都是一個頓悟。」
他的頓悟,是由攝影到研究中西繪畫史開始,「我再拿起相機去影相,才發現由具象到抽象是有一條可行的路。當初我以為抽象是外行的東西,但其實(西方)抽象畫好遲,仲遲過印象派。中國書法由八世紀懷素、張旭的狂草都是瘋狂的,那是最瘋癲的、最抽象的藝術。後來到了十二—十三世紀南宋,有個和尚叫牧谿,畫六個水墨柿子,墨分五色,那編排簡直是具象和抽象完美的糅合。」

Dr. Wong的專業是西方醫學,科學裡總是一橫一直,沒有討價的餘地。但在藝術中,他發現了瞹眛得多的抽象,也找到了中華的文化認同,「西方藝術講突破同顛覆,中國沒有,中國藝術一脈相承,五千年來,有時候出現一兩個起少少波瀾。所以假若我能在攝影界起少少波瀾,我已經好滿足,你點解要去顛覆整個中國藝術呢?」他說:「東方藝術的精神,從來在於似與不似之間。齊白石說:『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蘇東坡說: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吳冠中畫過一個番瓜給農夫看,農夫一看說:好似呀!吳冠中不高興,回去再畫了一個寫意的,農夫說好美呀,他才滿意。中國畫講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攝影有三種人:一種用眼,一種用腦,一種用心。其實用心最緊要,不是百分百把具象的複製出來,而是經過你腦袋到你心,再產生景象,那是心象或心景。」。

Image description

瞬間之藝術

訪問當天,Dr. Wong帶來一個手提筴,裡面就是Dr.Wong的相機:Rolleiflex雙鏡是由60年代開始拍黑白照的,「後來有點錢就買了哈蘇。」一部專影全景的Leica Xpan,「家中還有部Xpan2,但我唔捨得攞出來。」九十年代至今用Canon的EOS 1V,「它輕便些,功能又多,可連拍一秒九張,我就是用它來拍重曝。」拍攝半生,就是這麼幾部相機,「買過數碼相機,但無用過,我都唔識用。」

他說藝術其實是藝與術,技術很重要,但藝─人的思想才最緊要。他並不反對數碼,但強調攝影是瞬間之藝術,「攝影是即時反應,是瞬間藝術。後期製作即是畫畫,但不是不好!但它始終不是攝影,只是Graphic Art。我拍的重曝九次,每一次菲林的乳劑都有光化作用,數碼沒有,現在做出來還是硬磞磞的,但將來一定做得到。我記得十幾年前數碼也沒有重曝,現在都有了。數碼攝影將來一定好,不過只是因為我老了,就不學了。我認為每個年輕人都要去學。」

拍攝半生,他怎看攝影的未來?Dr. Wong坦誠說:「我真係睇唔掂!現在你送部傻瓜機畀年輕人佢都唔要,佢用iPhone影生活照真係靚嘛。」至於他自己,拍得少了,但還是想外出,「香港沒什麼好拍了,從前我最喜歡去福島,一年去兩三次,唯獨夏天沒去過。日本朋友就說,你夏初來吧,冬雪新融,葉綠中帶黃,十分美麗。311後就沒去過了,但我還是想去了,也許也可以去吧。」說到這裡,他的魂魄已飛到遠方。

Image description

《心清色秀——黃貴權攝影展》
展期:即日起至 7月31日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六10am-18:30
地點:香港中環雪廠街二十號地下

文、圖:何兆彬
黃貴權作品由季豐軒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