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建築師×攝影師鄭振揚 理性兼感性拍出好風光

2017-10-13

人要專注,也要抽離,才會發現生活之美。建築師鄭振揚(Tugo)是獲得《國家地理雜誌》全球攝影賽大獎的攝影師,用相機和繪圖工具平衡生活,也學會理性和感性兼備看世界,從而發覺當中的美。

「建築是設計,設計是解決問題;攝影是藝術,藝術是表達情感。兩者我分得很清楚,所以肯定不會為攝影放棄建築師身份,兩者是互相啟發的,我享受這個雙重身份。」Tugo說。

撰文:吳雄

walterng@hkej.com

Image description 他拿着相機走遍大江南北,拿過不少攝影大獎。 (吳楚勤攝)

攝影有點像圍城,城裏的人想出去影,城外的人想進來影,Tugo過去十年八載走遍大江南北,作品曾獲得《國家地理雜誌》等全球攝影賽的大獎,去年更主辦個人首個攝影展「發現中國」,今年《片面之城》系列作品則主要拍攝香港,以航拍技術從半空飽覽香港景色。

不單角度與眾不同,他的雙重身份也拍出獨特的相片,呈現線條和幾何結構之美是一大特色。「今年的展覽上,很多外國人以為我是拍泰國,竟不知是西貢、南區,不知道香港有那麼漂亮的後花園。」何止外國人?Tugo這5年如果不是負責深水灣徑的建築項目,他也會走寶。

Image description 曾經有司機在這條窄窄的路上猶豫,後面的車子在響鞍,最後鼓起勇氣駛了過去。Tugo卻展現另一面,車道的旁邊是寬濶的水面,形成強烈對比。(受訪者圖片)

兩者相輔相成

攝影師與建築師是相輔相成的,利用航拍技術影南區美景,也源自建築師學會的展覽,「他們覺得建築師總在圖則上畫平面圖,建成後那些幾何和線條都隱藏了,所以用航拍把它呈現出來。最近南區的作品就是其中的一部分,結果竟發現香港的另一面。」Tugo說。

「我中學在九龍讀書,大學在港大,可謂影遍全港各地的建築物。這一次希望呈現南區這個後花園的自然一面,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綠色的構圖、海岸線,青山綠水。我之前完全不知道,原來過一條香港仔隧道,就能找到香港的另一個世界。」Tugo驚喜地說。

「南區海岸線很長,旁邊的活動很多,有高爾夫球場、水塘、綠林、行山徑等等。新界也有很多綠化帶,但由於是平原的緣故影出來比較平。」航拍近年愈見流行,Tugo的拍法與別人的不同在於高度。「很多航拍都用很高的角度,有點將香港物化,比如密集的建築等。」

高度太高只見城市不見人,自然看不到城內人的生活,然而深入其中的話,又只見生活而不見城市的線條之美。「所以,我用比較低的角度聚焦人們的生活和城市的面貌。」從Tugo的相片,可以看到盛夏南區沙灘的人與景,水裏的泳客像蝌蚪般游向浮台,曬日光浴的人們,看起來只是一些小點點。

建築師和攝影師都離不開大自然和人,到底有何異同?他說:「兩者都重視對美學的追求,所謂的攝影眼,還有攝影腦,如何在同一個景裏,拍出與別不同的相片?建築師也需要同樣的創意,不然建築師的作品都千篇一律。」建築師一直鍛煉空間、比例、線條、光線、顏色的運用,這些通通可用在攝影上。

「兩者不同的是,建築師的工作是設計,設計就是解決問題;攝影則相反,沒有問題要解決,純粹是一門藝術,藝術是抒發個人情感。」Tugo笑着說正由於兩者的不同,才讓他可以同時投入兩種工作和興趣之中。「常常有人問我,會不會為攝影而放棄建築師工作,我說不會,兩方面可以互相啟發,我很享受雙重身份。」

Image description 他的建築師身份和專業訓練,令作品很有個人風格,線條和空間分配很獨特。(Tugo Cheng Facebook圖片)

迷上內地風景

他中學讀拔萃男書院,之前也在母校舉辦個人攝影展。「中學時代培養我不同興趣,畫畫、運動、藝術等等,我很慶幸有那樣的環境,當時也沒那麼大的功課壓力。」然而,香港社會近年有點像狹窄的大潭水塘道,不同方向的車很容易發生摩擦,技術差點就會引致大塞車。

「過去十年八載,我影很多內地的相片,曾經有人問我:你是不是收了大陸錢?哈哈!我覺得不用那樣上綱上線吧!影張相啫!大佬!在政治環境上,我自己一向分得很開,政治環境與你選擇的題材是兩樣東西。」Tugo苦笑說。之前全城講執葉,他也在Facebook上載「金秋·執葉」的舊相片,展現幽默的一面。

「我覺得影相看感覺,它美我就影它的美,不美就影不美。我喜歡看它的美,有的人喜歡影它的不美,我覺得無所謂。一些人愛攝影報道,揭開一些不美好的故事,我本身喜歡美的東西,大家有不同功能,彼此一樣重要。只是我個人覺得工作以外,去外面看風景,就看舒服一點的東西。」

Tugo過去跟很多香港人一樣很抗拒內地,但自從去內地大學交流後就迷上陌生的美景,「我總說你可以不喜歡政權,不喜歡政治環境,但那些人文、天然景觀是客觀和無辜的,很多偏遠地區的人根本不知道什麼共產黨,根本不知道現在誰話事。所以,你跟他們聊天會很舒服,愈遠的地方受影響愈少。攝影是藝術,何不純粹從藝術去看?」

Image description 他這5年一直在南區出沒,以航拍展現海岸線的風景。(吳楚勤攝)

帶本地攝影團

從《片面之城》系列開始,Tugo已決定繼續把鏡頭對準香港,「香港題材更多元化,地方小而集中,要影大自然可以去郊野公園;內地則不同,你可能要坐好耐車,才能去到偏遠的地方。香港的郊野公園就在城市的旁邊,而且這裏城市密度高,是其他城市所少有的,自然和城市景觀兼備。」

Tugo透過鏡頭發掘城市和自然之美,建築卻往往破壞大自然。「我們建築師看大自然,希望盡量對大自然影響小一些,我們有句話是:Touch the ground lightly。其次是把大自然帶入建築,這個就牽涉到減少破壞和可建性,比如一些很天馬行空的想法,如果不能fit for purpose,就不會是好作品。」

建築有所謂誠實性,比如用當地的材料,與周圍環境和諧,自然能產生美。因此,內地很多地方出現歐陸式的建築,就是失去誠實性的建築。同樣的理論,攝影其實也一樣,尤其當Photoshop出現,好的相片愈來愈多之際,誠實性也十分重要。美的建築能反映城市的故事和背景,好的相片也一樣。

「很多人去一個城市,喜歡當地的美食,那樣也能透過食物了解當地文化和歷史,我則喜歡透過建築去了解城市。」Tugo不但透過攝影了解一個地方,現在還帶不少本地攝影團,以建築和攝影的角度介紹香港。「香港有很多例牌的攝影打卡位,比如海山樓,但很少人了解它的建築設計,為何要有天井位呢?」

海山樓連荷里活電影也着迷,《變形金剛》裏狂派和博派的機械人就在那裏打架,看得香港人特別興奮。「很多外國人也覺得香港公屋很美,因它能反映不同時期香港的社會、經濟、政治轉變,它們都是timeless的建築。」近年港人愈來愈發現這裏的美,紛紛用鏡頭記憶獨有文化。

香港到底是美還是醜?我們應捕捉哪方面?那要看心態和角度,最重要的是誠實反映,讓全世界和後世了解這個時代的香港。所以,要放電何必去導彈橫飛的日本?通過香港仔隧道就是天堂……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仔隧道的收費亭,車子來來往往,那裏就像香港的分水嶺;隧道的一邊是煩囂的都市生活,另一邊是無憂無慮的大自然,就看你如何選擇。(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他舉辦過幾次個人攝影展,未來將繼續把焦點放在香港。(Tugo Cheng Facebook圖片)

鄭振揚小檔案

職業:建築師

學歷: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

主要榮譽:2015年《國家地理雜誌》全球攝影大賽自然組第一名

場地:Crown Wine Cell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