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市場經濟學

2018-03-02

「當銀行家共進晚餐時,他們會談論藝術;當藝術家共進晚餐時,他們會談論金錢。」

—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1854-1900)

Image description 佳士得宣佈 2017 年全球成交總額增長 26%至 51 億英鎊(66 億美元,上升 21%),當中最矚目的拍賣當數紐約於十一月拍出的達文西畫作《救世主》,成交額高達 4.503 億美元(3.422 億英鎊),刷新紀錄。

Image description 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約 1500 年作,以 450,312,500 美元成交,紐約)。

自英國文豪王爾德的這一名言問世以來,大家在晚宴聚會上熱衷談論的話題並不見得有多大改變;藝術和金錢依然是最受歡迎的話題之一。而時至今日,藝術家和銀行家對這一話題的關注度也不相上下,原因之一也許是藝術品的成交價在近年來屢創新高。佳士得最近宣佈 2017 年全球成交總額增長 26%至 51 億英鎊(66 億美元,上升21%),當中最矚目的拍賣當數紐約於十一月拍出的達文西畫作《救世主》,成交額高達 4.503 億美元(3.422億英鎊),刷新紀錄,令許多人突然十分好奇,想知道為何一幅畫作的價值可以如此之高。

Image description 阿爾伯托‧賈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站立的女人 II (Grande Femme II)》(1960 年構思,1980 至 81 年鑄造,以 24,907,500 歐元成交,巴黎)。

這一畫作的成交同時也惹來非議,成為大眾茶餘飯後的話題:藝術品作為人類文化和創造力的極致體現,用破紀錄的成交價來衡量其價值是否正確?而當我們容許藝術進入市場流通的時候,又是否會對藝術的「純粹性」產生影響?這一憂慮並非毫無根據。但歷史告訴我們,藝術與其價值並非不可以相提並論;而經濟學也不會取代美學、藝術史或鑑賞力。相反,價值將有助人們從另一個層面理解藝術。如果我們想了解作品從創作到被收藏、購買、借展乃至出售的整個過程,那麼價值的參考便顯得十分重要。

Image description 一對粉彩花蝶紋如意耳葫蘆尊(1736-1795 年製,以 14,725,000 英鎊成交,倫敦)。

在學習藝術和藝術史時,經濟學可以通過不同方式被運用其中。例如,通過經濟學,我們可以理解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如何在當時的藝術贊助模式下,受委託後完成那些偉大的作品。同時,經濟學亦可以被用來檢視一位藝術家,如安迪 ・ 沃荷(Andy Warhol),是如何透過精心策劃、步步為營的創作,逐漸「建立」起自己的市場價值的。此外,經濟學也會令我們明白,為甚麼巴布羅 ・ 畢加索(Pablo Picasso)的一幅油畫能以數千萬美元成交,但其紙上素描作品的平均售價卻不到 20 萬美元?以上所有例子,我們都可以根據經濟學的分析,了解藝術家和收藏家的財政動機,從而以另一個重要的角度來審視藝術品。

Image description 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的《紅色骷髏頭(Red Skull)》(1982 年作,以 16,546,250 英鎊成交,倫敦)。

那麼,到底為什麼同一位藝術家的油畫作品要比其素描作品貴那麼多?為什麼有些藝術家的作品能以數百萬美元成交,有的則以數十萬美元售出,而更多同樣賞心悅目的作品卻只能在那些在自家庭院裡舉行的二手貨賣物會中以不足 100 美元的價格售出?

被人們認為是現代經濟學之父的亞當 ・ 史密斯(Adam Smith)早在 1776 年出版的《國富論》中,就已經提出大規模生産(即「分工」)的概念(而在史密斯提出這一理念後的數百年,亨利 ・ 福特(Henry Ford)才推出了生產福特 T 型車的革命性流水裝配線)。史密斯在書中寫道:「大部分富人的人生樂趣都在於炫耀財富,他們認為,只有當自己擁有別人無法享有的榮華富貴時,才算真正的炫耀……在他們眼中,無論是實用或精美的東西,只要是珍稀罕有,或需要勞師動衆才能獲得,便更有價值……儘管市場上有更多東西比這件物品更為精緻、實用,但因為那些東西更常見,因此他們仍願意以更高的價格購買這件珍罕物品。」

由此可見,一件物品的稀有程度是決定其價值的重要因素。比如說,如果您遇上的是很有可能一生只此一次的機會——購買達 ・ 芬奇在市場上流通的最後一幅畫作,您也會更積極地去競投。

Image description 賽‧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麗達與天鵝(Leda and the Swan)》(以 52,887,500美元成交)。

不過,一件物品的稀有程度也並非唯一決定其價值的因素,畢竟那些透過庭院賣物會出售作品的藝術家,其作品數量也不一定很多(不過這類藝術家的數量可能數以百萬計)。首先,要在藝術市場擁有影響力,藝術家必須被市場認定為「值得購買」——即現代術語裡所謂的「具有品牌價值」。那麼,如何才能建立一個藝術家品牌?關鍵之一是作品的過往成交記錄,最好是這位藝術家的作品曾以高價成交;其次是藝術家在藝術史中的重要性,亦即其作品是否曾在一定程度上為藝術史定下一個新「標準」。

Image description 泰伯‧梅赫塔(Tyeb Mehta)的《無題(人力車上的女人)》刷新藝術家世界拍賣紀錄(以 2,741,000 英鎊成交,倫敦)。

另外就是藝術家的作品是否已經獲得重要藝術機構或藏家收藏 ——如果一位藝術家的作品被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或英國泰特美術館收藏,便幾乎等同於這位藝術家的地位得到了「認可」。就某一件特定作品而言,買家或許還需要了解作品曾經被哪一位藏家收藏?作品是否由著名藏家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抑或在過去十年間曾被轉手五次?

Image description 文森∙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田野裡犁地的農夫(Laboureur dans un champ)》(以 81,312,500美元成交)。

甚至在您還未開始欣賞一件藝術品本身之前,其實已經有多種不同因素影響了作品的價格:題材、尺寸、顏色、狀況等,這些都會左右市場就該作設定的價值。例如,說到題材,您是否知道,原來某位藝術家以女性為主題的畫作,會比他/她創作的其他題材作品賣得更好更貴呢?如今的藝術市場和以往相比,更大而且更多元化。如果想參與其中,便要理解其背後的運作原理。

Image description 馬克斯‧貝克曼(Max Beckmann)的《鳥的地獄(Hölle der Vögel)》以 36,005,000英鎊成交,刷新紀錄。

今年 3 月,紐約佳士得美術學院「藝術、法律及商業」碩士課程總監Noah Kupferman 將在香港開設為期兩天的「藝術市場經濟學」課程,為學員深入剖析藝術品的價值,以及影響其價值的決定因素。他將會與學生一起審視藝術品作為資產類別的特點,以及其供求趨勢。課程將首先概覽藝術市場,並詳細介紹藝術經濟的各個持份者及其角色,然後探討藝術市場的一些獨有價值概念和議題,包括真偽性、來源、估值細節等,為有意了解藝術世界的人士提供珍貴的市場卓見。

Image description 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喬治‧戴爾肖像三習作(Three Studies for a Portrait of George Dyer)》(以 51,767,500 美元成交) 。

作為前銀行家,Noah Kupferman也是註冊財務策劃師。憑藉其獨特的才能和經驗,他同時是資深藝術專家和藝術財務專家。Kupferman 過往曾擔任佳士得紐約中國藝術品部門聯合主管及藝術抵押財務管理主管。在加入佳士得美術學院前,他在紐約一所美術與裝飾藝術的精品拍賣行Shapiro Auctions擔任董事總經理。他的事業始於在蘇富比擔任中國古代書畫專家,然後轉職至金融及銀行業界,擔任企業及私人銀行家長達十二年,然後回到藝術界工作至今。

Noah Kupferman表示:「近年藝術品的拍賣紀錄成績斐然,令藝術品成為吸引的投資機會。無論閣下是資深藝術專家、出於熱愛而購藏藝術品的新晉藏家,抑或單純想分散投資,我也希望課程能讓大家充分了解藝術市場的風險與回報,以至全球化、金融化、數碼化等外在因素如何持續地改變藝術市場。」

佳士得美術學院國際董事總經理喬晶(Jane Hay)表示:「教育是佳士得的重點企業目標之一,既是佳士得品牌形象的關鍵,也是吸引客戶的重要元素。我們一向致力在藝術市場擔當更多元化的角色,希望透過提供世界級的學習機會,包括研究生課程以至持續進修課程,與大眾分享有關藝術的知識。我們很高興宣佈 Noah Kupferman 先生將會於香港分校主講全新的短期課程。他的豐富經驗源自曾擔任國際拍賣行專家和私人及企業銀行家,因此我深信學生可從課程中獲益良多,並享受箇中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