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轉木馬;日光浴者;及現代公寓》 朱沅芷曠世名畫領銜保利香港2018年春拍

2018-03-05

以畫筆油彩將大時代大都會的精神氣質、吉光片羽,化作永恆的藝術形象,這樣的作品就好比鑽石般璀璨奪目而又永久留傳,也難怪朱沅芷(1906-1963)會以「鑽石主義」(Diamondism)來命名本身的藝術理論。2018 年保利香港春季,「現當代藝術專場」將呈獻多位著名亞洲藝術家重要轉折時期的博物館級作品,當中首要亮點正是朱沅芷 1932年於紐約現代美術館參展的三聯作《旋轉木馬;日光浴者;及現代公寓》。

Image description 朱沅芷 《旋轉木馬 ;日光浴者 ; 及 現代公寓》 1932 年作 油彩 畫布 裱於紙板 49.5 x 35.9 cm; 52.5 x 45.3 cm; 49.9 x 35.7 cm.

1932 年,朱沅芷受紐約現代美術館之邀,以三聯作《旋轉木馬;日光浴者;及現代公寓》與去年甫創下藝術家拍賣紀錄的《工業之輪在紐約》參加「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朱沅芷以年僅 26 歲的年輕之姿於國際藝壇大鳴大放,此三聯作不僅是藝術家創作生涯最重要的代表之一,更是二十世紀初期華人藝術家以自身風格融會西方現代主義的最佳例證,標誌了中國現代藝術發展劃時代的突破。

Image description 朱沅芷與《工業之輪在紐約》。 (Photo Courtesy of Estate of Yun Gee)

朱沅芷一生不斷的自我挑戰與特殊經歷造就了他不凡的藝術成就,幼年於中國廣東接受嶺南畫派薰陶,後往美國加州學習藝術,師承旅法歸來的歐菲德(Otis Oldfield),接受前衛的共色主義洗禮。1926年,21歲的朱沅芷舉行首次個展,甫受法國慕勒王子與王妃之關注,獲得遠赴法國之機遇,展開其後三年之「巴黎時期」,結識一眾「巴黎畫派」的頂尖人才,並在聲名卓著的博翰珍畫廊舉行個展,藝術事業備受肯定。巴黎時期的他轉向超現實主義及表現主義,至紐約時期正式開創鑽石主義,於國際兩大藝術中心皆聲名赫赫,終成為美國現代藝術運動的代表人物,作品相繼為全球首屈一指的美術館所收藏,包括法國巴黎龐畢度中心現代美術館、美國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華盛頓赫希洪博物館和雕塑公園、洛杉磯郡立美術館等機構,在中國第一代藝術家中無人能出其右。

Image description 朱沅芷《工業之輪在紐約》,1932年作,油畫畫布,214 x 122公分。

從中國到舊金山,從舊金山到巴黎,再而前往紐約,朱沅芷既具備東方的生命與文化淵源,又適時投身兩次大戰之間、以巴黎為中心的國際現代藝術運動;更為特殊的,是他大半生以前衛先鋒的身份,見證、參與以至推動著美國現代藝術發展,這在當時不利於華僑的美國社會環境中蔚為罕見。1932年,紐約現代美術館計劃喬遷至今日第53街位址,並重新開幕,邀請65位美國出生或具有美國公民身份的藝術家創作,展現本土藝術家的實力。早已獲得美國公民資格的朱沅芷,因此成為這場美國與外國藝術家的重要對壘中,唯一的亞裔代表,亦是最年輕的一位成員。

是次展覽名為「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由文化名人Lincoln Kirstein擔任總監。館方以「戰後的世界」為主題,給予六個星期的時限,要求每位參加者提交一幅三聯屏,以及一幅七呎乘四呎的大作。朱沅芷謝絕一切訪客,每天廢寢忘食,終於完成兩幅標誌其藝術巔峰的經典:《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三聯屏,以及更為重要的《工業之輪在紐約》。(2017年秋天,《工業之輪在紐約》於香港一場晚間拍賣上,以1億500萬港元成交,刷新藝術家拍賣紀錄,較之前紀錄高出近10倍,榮膺晚拍最高成交拍品。)

Image description 1932 年2月5日美國紐約現代美術館寄給朱沅芷之展覽邀請函。

「這是一個奇蹟的時代,一個藝術的時代,一個揮金如土的時代,也是一個充滿嘲諷的時代。」美國著名作家《大亨小傳》作者司各特.菲茨傑拉德總結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紐約繁華景象。如果說《工業之輪在紐約》以勃勃生機折射了美國社會的全貌,是縱觀遠望的全景、夢想中大都會的壯闊大觀;《旋轉木馬;日光浴者;及現代公寓》無疑是由小見大、見微知著的近景描繪,更是藝術家從少年時移居美國、對於城市的切身體會與所見所感,三聯作的敘事組構具體代表了都市中的生活片段與軌跡,兩件作品在遠景和近景的交錯呼應下構成朱沅芷對於「戰後世界」的完整詮釋。

《旋轉木馬;日光浴者;及現代公寓》分別以圓形和幾何狀的分割構圖呈現都市場景,同時超現實的手法更進一步剖析了都市生活中的心理層面。《旋轉木馬》的視角獨特,宛如舞台燈光聚焦於色彩繽紛的旋轉木馬與人物上,圓形的構圖充滿了動感與節奏性;《日光浴者》承襲了「裸女」這一西方古典藝術中的主題,卻以放射狀的人物安排與遠方大廈的描繪,使畫面洋溢著現代主義的精神;《現代公寓》則是夜晚室內的情景,在光線投射下冷暖色調交錯,呈現都會夜晚特有的情調。朱沅芷以獨特的三聯作形式呈現,不單是對於都會文明與城市景觀的弘揚禮讚,更在人文風情的細膩演繹中,刻劃出富時代性的精神面貌。

Image description 1932年「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展覽現場。

相對於《工業之輪在紐約》以馬球作為畫面主軸,《旋轉木馬;日光浴者;及現代公寓》的主題挑選更顯耐人尋味:馬球在 1930年代流行於紐約富豪間,在畫中或許為上流社會與企業家的象徵;而旋轉木馬、日光浴與室內閱讀的場景,不僅是中產階級的休閒娛樂,三聯作中的人物皆以女性為主,朱沅芷在此並非單純意圖以飽滿豐富的意象呈現紐約大都會的百態,更可見他對於紐約乃至美國的宏觀見解,不同社會階級與性別共同造就了欣欣向榮的繁華盛景,《工業之輪在紐約》與《旋轉木馬;日光浴者;及現代公寓》實乃剛柔並濟、等量齊觀的兩件大作。

文:Patrick Chiu     圖:保利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