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特許經營電影

2018-05-15

 

這10年來,漫威電影宇宙的超級英雄片一部接一部推出,部部賣座,掀起了拍「特許經營電影」(Franchise Movies)的熱潮。最誇張的是2015年,全年票房最高的10部電影中,只有兩齣:《火星任務》和《玩轉腦朋友》不是續集,其餘8部都是「特許經營電影」。今年估計亦如是。

愛好電影的粉絲,自然不願見到這樣的境況。超級英雄片已愈來愈「幼稚」──《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的大反派魁隆大開殺戒,連自己的養女也推落懸崖,所為何來?就是要全取6顆「無限石」,消滅宇宙半數生物,這樣的動機竟期望觀眾相信,乃至為魁隆「犧牲」養女而傷感,不是「幼稚」是什麼?電影「幼稚」,捧場的觀眾隨之「幼稚」,是惡性循環。

Image description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只得中間的轉折,打完又打,角色死完又死,故事性欠奉。(劇照)

五十步笑百步

不願見到電影「幼稚化」的影迷、影評人及電影工作者等等,不時都希望超級英雄片的熱潮快點結束,電影可以回到上世紀六十至八十年代的百花齊放、爭妍鬥麗,而不是超級英雄片的灰暗(暗黑,電腦特效較易「過關」也)。《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令人沮喪,正是這個希望又落空了。《未來戰士》、《鐵達尼號》、《阿凡達》等影片的導演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率先發難。他說:「我希望不久就出現復仇者疲勞(Avenger Fatigue)。我並非不喜歡那些電影,而是還有其他故事要講呀……」

類似的話,金馬倫去年批評《神奇女俠》時也說過。他指神奇女俠的形象不單不是進步,反而是倒退一步(Step Backwards)。他在《未來戰士》中塑造的莎拉康納(Sarah Connor)就比神奇女俠更獨立、自主、剛強得多。金馬倫又說到,二十一世紀的科幻電影已一分為二,不是逃避主義的娛樂,就是有一定科學依據的影片。漫威的《銀河守護隊》屬典型逃避主義的娛樂片,《火星任務》則是後者,非要有科學家擔當顧問不可。

金馬倫的言論備受抨擊,指他口不對心而且假道學。無他,金馬倫自己正在拍攝和製作《阿凡達》續集,而且不是一部,乃是幾部,打算在2020至2025年間連續推出。此外,他亦籌備《未來戰士》續集呢!其身不正,何以正人呢?

同是11月出生的81歲老導演烈尼史葛爵士(Ridley Scott)及即將76歲的荷里活大導演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都先後發表類似的感嘆。烈尼史葛指「電影相當不妙」。馬田史高西斯更悲觀,說「電影已逝去了。跟我同步成長的那類電影、我製作的那類電影,已走了」。

有人反駁烈尼史葛,指他拍過《普羅米修斯》,可算是《異形》的續集,那他憑什麼指摘漫威呢?烈尼史葛回答:《普羅米修斯》也好,《2020》也好,兩片可能有漫畫元素,但都有個好故事。他並說:雖然有製片家幾番找他拍超級英雄片,但他都拒絕了。他絕不會拍,因為超級英雄「非真實」(Non-reality)。

故事毫無意義

超級英雄「非真實」,嚴格來說,超級英雄片連故事都沒有。根據戲劇傳統,故事至少有開頭、轉折和結局。《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一開場,魁隆已捉拿了雷神兄弟。觀眾沒看過《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的話,便可能一頭霧水矣!這怎能說是正正當當的開頭呢?觀眾沒看過之前18齣漫威超級英雄片的話,對鐵甲奇俠、奇異博士、美國隊長等等便一無所知,聽他們針鋒相對,怎笑得出?結局呢?《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亦沒有,明年的《復仇者聯盟4》才會有結局。沒開頭也沒結局,《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只得中間的轉折,於是,打完又打,角色死完又死。要用一句話評論此片,最好借用莎士比亞《馬克白》的對白:It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這是白癡講的故事,充滿吵鬧和憤怒,毫無意義)。

馬田史高西斯緬懷小時候到戲院看電影,由尊福(John Ford)的西部片《搜索者》、希治閣的《迷魂記》到大衞連的《沙漠梟雄》(Lawrence of Arabia)、寇比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等等,莫不令人眼界大開,對人生有所體會。看漫威的電影宇宙超級英雄片呢?就如去一趟迪士尼樂園,開開心心的玩一天,然後呢?玩過便玩過,沒有然後。馬田史高西斯相信:電影應關乎生命(It should matter to your life),當今逝去的正是這類電影。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荷里活大導演馬田史高西斯感嘆電影已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