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rtoflove:愛是恆久忍耐,與變態

2018-07-18

Image description

這是一張充滿愛,又有幾分變態的相片,日本攝影大師荒木經惟作品。

在大部分人眼中,荒木經惟是個情色攝影師,是個色情狂,作品充滿綑綁裸露,就連花朵都被他拍出濃烈性意味。他不會否認好色,腦袋滿是性幻想,面對母親遺體都想拍攝乳房,離經叛道,在他的世界,只是家常便飯。

可是,鹹濕不等於不懂愛,他與妻子陽子的愛情故事,甜酸苦辣還有鹹。愛有很多種,兩人相戀廿四年,坦蕩向對方獻出遠超一般道德標準的愛。他曾說:「愛,是以快門的次數來決定的。」所以,由結識陽子那天拍裸照起,到陪伴妻子完成短暫的人生旅程,他不分時間、地點與情景,用相機拍下一切。「拍她在廚房做菜的樣子,醉倒在地的樣子,在廁所拉屎的樣子,什麼都拍。」這些畫面,比我們今天在社交媒體的照片都無添加,卻蘊藏最真實的情感。
「攝影,必須要先拍自己愛的東西,並且堅持下去。一直拍自己所愛,感情就會呈現在照片之中。」本着這種信念,二人在1971年的蜜月之旅,荒木經惟日以繼夜進行他的「私攝影」,紀錄旅程的點滴與纏綿情慾,並結集成《感傷之旅》,他的成名作。

當然,夠膽愛上荒木經惟,陽子同樣是不折不扣的奇女子。丈夫是情色攝影師,她不會天真地相信,他與鏡頭下死去活來的女性,純粹是點到即止的藝術交流。她會忐忑,會不安,會憤怒,但她的EQ與好勝心永遠無敵,甚至提煉出她的金句:「我不想做他的妻子,我要做他的『女人』。」聖經說,愛是恆久忍耐,她百分百做到,還加入一點瘋狂。他是不忠的丈夫,但這是否等於他是不好的丈夫?好與不好,當中涉及太多道德與規範,只有陽子才有資格下定論。

1990年,陽子因為卵巢癌逝世,臨終前,他繼續拍,拍他們雙手最後一次溫暖地緊握。他曾說,透過拍攝父親、母親的遺體,他學懂了構圖,他領悟到,攝影不是要拍下眼前一切,而是紀錄他希望留住的畫面。這一次,他紀錄了與妻子手牽手一幕。由妻子發現癌症到離世,他紀錄了大量影像,結集成《感傷之旅.冬之旅》影集,之後再出版《愛的陽台》,呈現他們日常生活的片段。

荒木經惟拍過數以百計、千計的女性(近日甚至受#MeToo風波牽連,被模特兒指控他以權力進行剝削),但他的心,從未離開過陽子。妻子離去,他的拍攝慾彷如核爆,似乎是利用快門麻醉自己,愛上拍天空,拍花朵。芸芸作品之中,終極淒美是這張荒木人偶像,他在《寫真的話》寫下:「這乃本人的藝術創作第一號,這個呀,是用陽子常常拿來切法國麵包的板子做的,我先將它上色,然後黏上之前偷偷取得的陽子的陰毛,當作頭髮——沒錯,那是陰毛喔——至於繩子則是陽子的和服腰帶,我就這樣化身成上吊的模樣,這件作品的背面則寫着『妻子過世而上吊自殺的A』(源自他的英文譯名Nobuyoshi Araki)。呵呵呵,很不錯吧,雖然我也不知道好在哪裡,不過,身邊的摰愛消逝,名作就此誕生了。」古靈精怪、變態露骨的創作,出發點是至死不渝的愛,非常荒木。

妻子離開二十多年,多次被問到最滿意作品,他總是答:「陽子被紀錄下的一切」。去年,他在東京舉行《荒木經惟:寫狂老人A》展覽,開幕日子是七月七日,作品攝影日期也刻意改作「7-7-2017」。因為,七月七日,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