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電影譯名模式

2018-09-21

雖然有些人常說內地學生的英文水平早已超越香港,但拿近14億人口跟700萬人口相比,內地尖子較多有何出奇?平均來說誰較優勝?見微知著,若僅談論西片翻譯戲名,香港絕對是超班級數。唯一要批評的只是,香港翻譯戲名時常變成「環保字」──不停重用,不停重用……

香港近期經常重用的戲名屬於這兩個字──「大叔」,最早可追溯至2010年南韓賣座電影《大叔》,此戲當年為南韓電影票房冠軍,雖然不是首先用「大叔」兩字作戲名,但它的影響力卻是電照風行。台灣直譯戲名《大叔》──直譯是台灣電影發行的慣常手法;香港那時還沒有興起用「大叔」兩字,而且向來扭盡六壬翻譯外語電影戲名,那譯它做《殺手代父》;跟台灣一樣經常直譯戲名的內地,則有點新意叫它做《孤膽特工》。《殺手代父》與《孤膽特工》皆有意思,但《殺手代父》更突顯男主角(即那位大叔)與女童的關係,因此香港是略勝一籌。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戲院近年「大叔」橫行,多套電影皆有「大叔」兩字。(《逆流大叔》劇照)

循環再用

反正此後,電影電視的「大叔」忽然變成生金蛋的鵝。本年度大熱日劇《大叔的愛》把「大叔」推到高峰。接着還有同為今年的南韓電影《神臂大叔》(港譯)、《冠軍大叔》(台譯)、《冠軍》(內地譯),南韓原名是《冠軍》;現正上映的港產片《逆流大叔》明顯是食正「大叔」風潮,乍看戲名還以為又是一套韓片呢!近期上映的「大叔」電影還有《大叔水舞間》(港譯,英國原名Swimming With Men)。未來「大叔」們肯定還陸續有來。占飛相信「逆流」兩字也是模仿早期的《逆權大狀》、《逆權司機》(兩者皆為韓片)的「逆」字。

順帶一提,《逆權司機》(港譯,2017年)非常好看,值得推介。台灣譯名《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是直譯南韓戲名,在直譯文字「計程車司機」之餘額外加了「我只是」3字,反映這名司機本來與示威無關卻被捲入整場政治運動。這句單純的文字,加上男主角本人有點呆呆的,可能誤打誤撞地較「逆權司機」還要傳神。但「逆權司機」又怎樣來?就是香港電影改名的習性──「環保」。占飛相信這是因《逆權大狀》爆紅,電影發行商人員改名時,遂用上「逆權」兩字。不用問內地《逆權司機》的譯名是什麼,因答案是沒有譯名,它被禁播,你懂的!

其餘香港不停循環再用的戲名「環保字」還有:「特工」、「特攻」、「星光」、「情迷」、乜狼物狼、「打死不離」、「非常」等等。雖然說是「環保戲名」,但在商言商,也是一種命名手段,摘取爆紅戲名文字,令人倍感親切。原理跟「大家樂」與「大快活」,或跟藝人夏萍、狄龍──與柯德莉夏萍、阿倫狄龍相信有關,是異曲同工。

Image description 一見到打死不離4字,就知是印度電影且是Aamir Khan主演。(劇照)

出色翻譯

外語電影譯名以香港最佳,主要原因是香港崇尚創意,甚少直譯戲名,而荷里活電影的戲名實在是過分簡單,有套恐怖電影叫做It(它),雖然只是依循史提芬京的小說而命名但這就是荷里活。港譯花點心思改做《小丑回魂》。

台灣與內地較常直譯,令港譯戲名輕易取勝。最經典論盡三地電影戲名的風格,可舉一個例子:《風月俏佳人》(Pretty Woman,1990年),到今天仍覺韻味無窮,而「佳人」本來是「環保字」,如《亂世佳人》(1939年)、《月滿抱佳人》(1987年)。台灣的譯名令人啼笑皆非,叫做《麻雀變鳳凰》!內地又是直譯,僅叫它做《漂亮女人》。

香港近年還有很多非常出色的電影譯名,隨便舉例如《無定向喪心病狂》(原著若直譯是《狂野的故事》)、十分搞笑的《來自星星的PK》(原著戲名堅是PK──外星人男主角名字,食了《來自星星的你》的劇名)。至於近年最差的片名首推《閨蜜》,但這是一部港產片或合拍片,它導致全港集體寫錯字,此字正字是「閨密」。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近年出色的電影譯名有《無定向喪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