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81歲女作家孔德(Maryse Conde)獲新文學獎

2018-10-25

瑞典文化界人士創辦「新文學獎」(New Academy Prize)以替代今年停辦的諾貝爾文學獎,由法屬瓜德羅普的81歲女作家孔德(Maryse Conde)獲獎,她寫歷史小說,獎金為100萬瑞典克朗(約87萬港元),較之諾貝爾文學獎的900萬瑞典克朗獎金大幅減少。

那是瑞典專欄女作家帕斯卡里杜(Alexandra Pascalidou)帶領超逾100位瑞典作家與藝術家成立的新學院(New Academy),創設「新文學獎」,被國際文壇視為「另類諾貝爾文學獎」;她表示對瑞典學院的性醜聞感到憤怒又丟臉,遂創辦此項「新文學獎」,讓全球讀者選出得主,「意欲創造全新而又獨特的授獎程序,且更民主、包容、國際化」。

Image description 女作家孔德的部分著作。(法新社圖片)

由研究而創作

孔德1937年生於加勒比海法國屬地瓜德羅普(Guadeloupe),1953年赴巴黎念書,在巴黎大學獲文學士學位;1961年結婚,婚姻維持了20年,此後她一直在非洲、巴黎等地任教;1970年返回瓜德羅普,仍經常往返巴黎工作。

她教學之餘亦從事小說及詩歌研究,就在1966年,編選French-language African literature;1970年撰寫劇本The Hill of Massabielle、1972年撰寫God Gave Him to Us;1977年發表評論文章Antillean Fiction、Antillean Poetry。

事實上,她年幼時閱讀英國文學名著《咆哮山莊》(Wuthering Heights),遂萌生當作家的念頭;然而,因缺乏自信而令她年近40歲才出版第一部小說A Season in Rihata,她的小說大多以黑人與非洲為主題,其代表作為1985年兩卷本長篇歷史小說Segu;此本歷史小說講述十八世紀之時,西非塞古(Segu)王國的一連串事跡,當時人民由說書人及祭司所統治,其後伊斯蘭教及奴隸買賣,相繼混入塞古王國,致令當地發生各式各樣的衝突。

此外,孔德在1985年出版短篇小說集Crossing the Mangrove,描寫瓜德羅普的社會及經濟等問題。她在1986年所撰寫的 I, Tituba, Black Witch of Salem為另一本極具意義的小說,她還原中世紀基督教的女巫審判期間,眾多被判處死刑的黑人婦女的苦難遭遇,那是基於真實歷史而寫成的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故事發人深省;在此書中,她為那個特殊的時代死於非命的黑人女性吶喊,政治意義明顯。

且說創立於1987年的「自由文學獎」(LiBeraturpreis),孔德於1988年成為首位獲獎者,國際社會對團結第三世界國家有強烈呼聲,此一獎項亦承擔推廣女性作家作品的責任;LiBeraturpreis中的大寫B在拉丁語中代表「書籍」(Liber),亦有圖書與自由雙重意義。對此一獎項而言,代表着從根深柢固的觀念中的解放。

對於獲得「新文學獎」,孔德不無感慨的表示:「獲得新文學獎意味着瓜德羅普島的聲音已被外部世界聽到,那將是真正的瓜德羅普島身份的開端。」「新文學獎」的評委由逾百位文化名人組成,文學的專業性質備受外界質疑,獎項的創立者認為,新文學獎並非為取代諾貝爾文學獎,而是給文學獎注入更多活力,使之更加開放、包容與透明。

Image description 「新文學獎」得主、81歲女作家孔德分享獲獎感想。(法新社圖片)

反全球化身份

近十多年,反全球化主義風起雲湧,思潮無論來自何時何地,俱明顯不可能保證公義的再分配,長久以來,尤其女性主義者,即使為自由主義的民族主義,也將反全球化的身份強加於他們身上。

孔德作為歷史小說家,其小說關注非洲人與海外黑人,特別是加勒比海民族之間的關係。她得知獲獎消息後表示開心及驕傲:「允許我及家人、朋友和瓜德羅普島的人民分享榮譽,此為毫不起眼的島國,就僅在颶風或地震爆發之時會順帶提及,如今很開心因文學而受到認可。」

若借用孔德的話說,瓜德羅普島居民並非印第安人或克里奧爾人(Creoles),島國只有瓜德羅普人;若然要廢除分割──此為地區主義的利益,而非為地區最強大國家的民族主義式的復仇主義,或許就可消解從來不受限制的民族主義。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