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星夢情深》與性別文化

2018-10-30

亨利詹姆士(Henry James)說過:現代小說要「有趣」,而非「文以載道」或「文以載美」。商業電影亦如是:它能吸引大量讀者,皆因「有趣」──至於何謂「有趣」,卻見仁見智,事關「有趣」是主觀的、個人的。《星夢情深》80多年來重拍了5次,肯定是美國觀眾認為是「有趣」的電影。

畢列谷巴(Bradley Cooper)和Lady Gaga這齣電影,是「深謀遠慮」拍成的。遠在2007年,電影公司已打算開拍,最初打算由奇連伊士活執導,但谷巴鍾情這個故事,不單參與編劇,還男主角、導演、監製一把抓。他屬意由Lady Gaga擔任女主角,電影公司卻不贊成。為了玉成其事,谷巴親自找Lady Gaga,得她答應試鏡。以她的名氣且曾演過幾個小角色,她竟肯屈就試鏡,結果一試便事成。

Image description 《星夢情深》起用眾所周知憑個人奮鬥出頭的Lady Gaga去演,是不是荷里活的男人要藉此滿足其男性虛榮?(劇照)

電影公司懷疑Lady Gaga能否勝任不是沒有道理的。要知道Lady Gaga一向以扮相古怪荒誕、標奇立異吸引歌迷。《星夢情深》要她素顏演出。她願意嗎?要知道Lady Gaga初出道時被認為有美聲而無美貌,她亦承認自己貌醜。觀眾會介意嗎?

角色跟自己相反

其次,美國一向宣稱是「機會之邦」。美國人從來都讚賞喬布斯、朱克伯格一類白手興家的成功人士。現實中的Lady Gaga正是一例。父母是中產階級,自小培養她學作曲和唱歌,但她能成功,更多是靠自己的才華和狠勁。她說過,17歲立志要做歌星後,便帶着琴一間一間吧去演唱,甚至假扮自己的經理人四處打電話找演出機會。

她跟《星夢情深》的女主角雅麗徹頭徹尾的相反:雅麗自我放棄,Lady Gaga卻永不放棄,寧願打三份工,創作自己的歌,在家中錄音。她還說,假如自己沒有成名,一定仍會像雅麗般在吧裏唱歌。一個初出茅廬的演員,要演跟自己性格和際遇完全相反的角色,演得來嗎?一影評人說得抵死:如果Lady Gaga在戲中演Lady Gaga,此片一定不會如此成功。1976年的《愛情萬年青》最大的缺點,就是巴巴拉史翠珊在戲中演自己。

事實證明,谷巴和Lady Gaga的組合成功了,電影叫好亦賣座。影評人十之八九給「讚」,最具批判性的評論不過是:「一部有品味的電影不應該有的(元素),《星夢情深》應有盡有,偏偏此片卻無可否認是成功的作品。」劇情老套?對白陳腔濫調?導演手法欠老練?沒關係!《星夢情深》其實接近歌劇、音樂劇或戲曲,觀眾入場志不在故事、情節,只要插曲好聽,演員投入,男女的愛恨有chemistry(意思是可信而動人),成功唾手可得。

滿足男性虛榮心

令人失望的是,在這個#MeToo如火如荼的時候,為什麼美國的女影評人或女性主義者仍然給《星夢情深》感動,批判不多?荷里活喜歡拍「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From rags to riches)的電影,《華爾街的狼》便是典型的例子。若是寫男性由寂寂無聞至成功,毋須得到異性賞識、扶持和提攜,單憑個人奮鬥不懈就可攀上高峰,但《星夢情深》一類電影,卻寫有才華的女性缺乏自信,有待過氣男星發掘、鼓勵,以至相愛結婚才能出頭。這算不算低貶女性?《星夢情深》還要起用眾所周知憑個人奮鬥出頭的Lady Gaga去演,是不是荷里活的男人要藉此滿足其男性虛榮?

《星夢情深》原名是「一顆新星的誕生」(A Star Is Born)。理論上主角應該是Lady Gaga,實際上佔最多戲份的是谷巴,寫他的過去、跟兄弟的關係等,性格比較立體和豐富,反而Lady Gaga的角色比較平面、膚淺。當然,此片是谷巴編、導、演、製在一身,偏心自己,可以理解,但這不也反映了荷里活「重男輕女」的文化嗎?

再說,荷里活寫過氣女星的電影,多是寫她們的陰暗面,刻畫她們無法接受自己青春流逝,光輝不再,聲望下滑,因而心理異常甚至變態。最著名的是1950年比利懷德(Billy Wilder)導演,威廉荷頓(William Holden)、歌利亞史允臣(Gloria Swanson)主演的好片《紅樓金粉》(Sunset Boulevard),男主角慘被神智失常的過氣巨星歌利亞槍殺。1981年由菲丹娜蕙(Faye Dunaway)主演的《親愛的媽咪》(Mommie Dearest),則寫巨星鍾歌羅福(Joan Crawford)無法生孩子,事業走下坡,多番虐待收養的女兒。幾時荷里活才有「女性主義」版的A Star Is Born呢?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荷里活寫過氣女星的電影,多是寫她們的陰暗面,最著名的是《紅樓金粉》。(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