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豐子愷 愛在人間

2018-12-13

今年適逢中國現代書畫家豐子愷誕辰120周年,在港舉行「真善美──豐子愷愛在人間」藝術展,展出80多幅不同題材的作品;從兒童相、學生相、民間相、都市相、戰時相、古詩新畫,一直到護生畫,俱有人間情味;展覽分「童心無價」、「努力惜春華」、「愛的教育」、「人間冷暖」、「萬物有情」、「漫教人生」等專題。

全面展現豐子愷的藝術風格及創作思想,正如俞平伯所言:「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間的情味,那便是自己看了《子愷漫畫》所感。」為紀念豐子愷誕辰120周年,由浙江美術館、豐子愷研究會主辦的「此境風月好——豐子愷誕辰120周年回顧展」早前在浙江美術館開幕,杭州為豐子愷長期學習及生活的地方,回顧展展出的作品125件,師友作品72件,珍貴文獻120件,全面展現其文藝人生。

Image description 「真.善.美——豐子愷愛在人間」藝術展。展覽展出豐子愷80餘幅不同題材的作品。(新華社圖片)

細微探究人生

豐子愷生於1898年11月9日,卒於1975年9月,浙江省桐鄉市石門鎮人,原名豐潤,號子覬,後改為子愷,筆名TK。回顧展包括器識文藝、文藝人生、新月如水三大主題,全面回顧豐子愷的藝術人生;他在教育、繪畫、散文、書法、翻譯等文藝領域成就甚高,其筆觸活潑生動而富有韻味,質樸而又明亮率真,時常於細微處探究人生,反映世態人情。展覽通過大量的照片、信件、作品,勾勒出豐子愷從民國到新中國時期文藝圈的交往脈絡,呈現藝術家生動的藝術世界。

自稱為漫畫迷的小思老師曾在一個專訪中說過,她小時候已愛看豐子愷的漫畫,而且專挑畫小朋友的部分看;小思酷愛豐子愷的漫畫,後來更為他的漫畫寫短文,並且刊登在當時很多年輕人愛看的《中國學生周報》內。

小思說:「我當年多少有點導讀成分,不過我非論畫,只透過看一張畫,抒發個人的感覺……寫了一段時間,我覺得鍾意寫的也寫了,於是也停了……」但意料不到的是,小思停寫後引來很大反應,所以後來她把曾經刊登在《中國學生周報》的文章配畫,1976年初版,迄今已屆十多版。小思為畫寫文章時,以當時在港生活及心境切入,至上世紀七十年代,小思曾把其中兩篇文章寄給豐子愷,不過後來她為此事自責,因為當時是文化大革命,若信件給發現會連累豐子愷。其時,小思有另一個筆名叫「明川」,據豐子愷女兒後來所述,他父親曾對女兒說,明川可說出其心事。

小思老師曾為豐子愷的《 門前溪一髮,我作五湖看》此幅漫畫寫文章,有一段落她這樣寫:心境是自己的,可以狹窄得殺死自己,殺死別人,也可以寬廣得容下世界,容下宇宙。小思相信豐子愷在壓迫感這麼大的環境(文革)底下,一定有一個寬闊的胸襟;至於另一幅漫畫的題目《中庭樹老閱人多》,小思說豐子愷很喜歡畫樹,特別是松樹和柳樹。看畫時,小思嘗試與畫中的老樹互換身份,冷眼旁觀,從而看到更多世態。

豐子愷漫畫分為4個時期:描寫古詩句時代、描寫兒童相的時代、描寫社會相的時代,以及描寫自然相的時代,而四者又互相交錯。古詩句時代乃自上世紀二十年代初開始,豐子愷從日本遊學歸來,在中學任教期間創作。除對日常生活的速寫,他並回憶讀過的詩詞,選其中有意境的句子加以想像畫成畫,再將詩句題上。

Image description 豐子愷在漫畫中經常描繪和讚美兒童的天真爛漫。(網上圖片)

描繪兒童生活

兒童相時代為對古詩句的再創作,近似於翻譯;豐子愷在漫畫中描繪家裏兒童天真爛漫的生活相,這系列創作於上世紀二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小兒子出生後又有新創作;社會相時代為他的孩子長大後,「觀看他們所轉入的社會」,描寫社會相的作品各時期都有,尤以抗戰期間所作最令人注目。

豐子愷自然山水畫,以抗戰開始後創作為多,因避難西行,在江西、湖南、桂林等地處處見山,由是將「眼光漸由人物轉到山水上」,最初用墨水畫,後來也開始用色彩作畫;讓最多人一見傾心的,大概要數他對兒童生活的描繪──他稱之為「兒童相」。

以《花生米不滿足》為例,小男孩坐在桌邊,不滿意面前的寥寥幾顆花生米;《瞻瞻底車:腳踏車》,孩子握住兩把大蒲扇一前一後放在腿間,假裝腳踏車樣子;《阿寶兩隻腳,凳子四隻腳》,女孩阿寶赤足,卻給凳子的四腳分別穿上小鞋子,豐子愷用毛筆勾勒出的小兒各式情態。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