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雲加妙談「足球哲理」

2019-04-17

 

論成就,前阿仙奴領隊阿森雲加,絕對及不上告魯夫及其弟子哥迪奧拿。雲加最大的功績,是帶領阿仙奴以不敗之身奪得英超冠軍。然而,占飛從不諱言:雲加是我最欣賞的領隊。無他,史上無數足球教練和領隊,以雲加最有文化修養,被尊稱為「教授」。

要寫一本「足球啟悟人生」之類的書,非雲加莫屬。他任領隊時,經常接受英法傳媒訪問。對法國記者,他喜歡說帶點哲理的話。跟英國記者,大多只談足球,對非球迷較乏味。雲加不再執教,少了機會聽到他的「哲理」,是一遺憾。今年年初,雲加獲頒授一個終身成就獎。本月初會見記者和球迷,再聽到他侃侃而談,禁不住要在此簡述。

Image description 充滿幽默感的雲加曾說,如天堂沒有球證,他寧願不上天堂。(路透圖片)

充滿幽默感

雲加的幽默感一點不遜往昔。他說:「死後,見到天主時,我會問祂:球證在哪兒?才決定要上天堂還是下地獄。」他說,唯一可以感到幸福快樂的是「當下」。「過去」只會令人後悔和遺憾。「將來」令人焦慮不安,因成功或失敗,無法預料。為此,人類創造了宗教。宗教(神)可寬恕你過去的錯誤罪過,安慰你死後有機會上天堂,永享福樂。雲加是法國人,法國是天主教國家,就算不是教徒,也會熟悉天主教的教義。何況雲加生於法德邊境的鄉村,村中的「皇帝」就是神父。他家開設的餐廳,是當地球會的俱樂部,球員賽前賽後都會到餐廳吃喝、談論足球。雲加成年後,順理成章以足球為宗教。

雲加任領隊三十五載,最困難是「管理」球員。更衣室內25個球員都是食肉獸,任何人一旦暴露其弱點,他人必會「嗅」到。每一場球賽,只有11名正選,7名後備,餘下球員就等於「失業漢」。雲加無暇理睬他們,只會專心指導正選和後備。他們自然感到焦慮,覺得自己沒用,擔心前途,三、五、七場如此,更會情緒低落,甚至抑鬱。球迷總以為:現今球員薪酬極高,有錢萬事足,其實球員有輕微精神病或心理障礙的多的是。雲加認為:現代領隊有責任要處理這些球員的精神及心理問題。企業的管理層不也如是嗎?

Image description 雲加認為,現代領隊有責任處理球員的精神及心理問題。(路透圖片)

「一哥」角色

很多球評家或球迷都喜歡說:球隊要有團隊精神。在雲加心目中,球員都是食肉獸,為名為利互相競爭,何來團隊精神?球隊要有的是「一哥」(alpha male):最優秀的球員就是「一哥」!未落場比賽,踏入更衣室時,「一哥」已露出「你們可以倚靠我」帶領大家取勝的氣概/氣場。「一哥」可以是年紀最大的球員(如東尼阿當斯),也可以年輕如韋拉,甚至法比加斯。C朗和美斯縱使不帶上隊長的臂圈,也是隊中的「一哥」。球隊沒有「一哥」,只能踢順境波,遇到逆境時便不知所措。

雲加曾說,球員先要有自信(self esteem)。自信來自內心,球員明白自己有多少本領,可用在什麼地方。有自信,才會充滿信心(confidence)在場上表現其本領。C朗和美斯既有自信,也有信心可以經常射球入網。沒有自信的球員,難以成功。他舉例,巴塞隆拿的保贊(Bojan)出身球會青訓,但在更衣室,他口渴時也不敢從美斯的水瓶喝水。如此缺乏自信的球員,如何在巴塞隆拿立足?保贊幾季後便轉會英國史篤城。

有些球員雖有自信,落場卻缺乏信心。領隊無法令球員有自信,卻可鼓勵球員對自己充滿信心。雲加透露一個方法:叫球員改打另一個位置,有時會增加球員的信心。高路托尼(Kolo Toure)由中場改打中堅,羅倫(Lauren)由中場改打右後衞後,果然脫胎換骨,成為一流的防守球員。企業的管理層不妨學習雲加,一個不稱職的員工,轉職後可能是個優秀的人才呢!

雲加認為:一間阿仙奴那樣規模的大球會,除了要贏錦標外,更須贏得「有型」(class)、贏得精采,令球迷開心兼自豪。人活着必須當自己不會死般奮鬥,領隊也必須當自己可以永遠當領隊般有長遠計劃,為球會建立「價值」(values):「雲加波」(Wengerball)就是雲加替阿仙奴建立的「價值」和品牌。要達至此目標,球會須上下一心。雲加每一季都跟所有阿仙奴員工,上至董事、經理、球員,下至花王、清潔工、看更、司機……拍照留念,難怪他任教了阿仙奴1235場賽事!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