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友達以上 戀人未滿

2019-05-17

泰國電影《去吧!女神兵團》(Friend Zone)講述一對兩小無猜的男女,多年以來「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雖然未有名份,但女神無論發生任何事,男人必然拋下一切飛到她身邊陪伴。女神漂亮又刁蠻,有點像「韓流」經典電影《我的野蠻女友》的影子。根據牛津網上字典,Friend Zone一詞自九十年代興起,因著名美國電視喜劇《老友記》(Friends)而流行起來。

若以字眼去YouTube搜尋,還可以尋回《老友記》這條片段。

Joey對Ross說:「你跟Rachel之間……你等到這麼久才去行動,現在你已經在朋友圈(Friend zone)了,假如你不再行動,你會永遠都被困在朋友圈之中!」

Image description 《去吧!女神兵團》中,女主角(右)已有男朋友(左),男主角(中)作為觀音兵對她仍然無微不至。 (劇照)

缺乏膽量

所謂Friend zone,其實就是曖昧。《晏子.春秋》說「星之昭昭,不如月之曖曖」,曖昧是一種不明朗的友情與愛情之間的狀態。任何人都搞過曖昧,王菲在九十年代唱《曖昧》,歌詞說「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望不穿這曖昧的眼,似是濃卻仍然很淡」。在電台聽過一些畸形個案,女方打電話去電台表白,結果揭曉,原來她的N年曖昧對象已娶妻生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究竟是誰騙誰?騙徒手法層出不窮?還是人太過執迷?

潮語中所謂「當兵」,悲壯的網民已經把「兵役」制度化,指出士兵分不同功能包括有伙食兵(陪吃飯)、水兵(有源源不絕的金錢、送禮和請吃飯)、步兵(任勞任怨、隨時on call)等,口痕網友建議以此題材出手遊,必然大賣云云!

古代男女授受不親,但為了突破曖昧,他們也有一些含蓄方法向對象示意,如唐代李端的《鳴箏》:「鳴箏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顧,時時誤拂弦。」女孩子彈琴時誤彈音調,希望引起男神注意。

李商隱的《春雨》,則反映「當兵」的日常:「……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遠路應悲春晼晚,殘宵猶得夢依稀。玉璫緘禮何由達,萬里雲羅一雁飛。」男人在雨中來到女神的華美住所,只能遙遠地望一望心上人的倩影。其實他早已準備好了「玉璫緘禮」(裝着美玉耳環作禮物的情信),但究竟何時送達,他仍在躊躇,只寄望飛雁代他傳信。

由此可見,曖昧分兩種──「真心但無膽」及「有膽但無心」。

像李商隱的描述,男人似是真心真意但缺乏膽量,買了禮物送給女神卻只敢在別人門口徘徊不定。到頭來會否如張愛玲《半生緣》那個優柔寡斷的世鈞一樣,斷送了他與曼楨一生的愛情,女方到結局惟有惆悵一句:「世鈞,我們回不去了。」

身處曖昧的時間太長,毋疑令人困擾非常──因應自己的年齡去衡量何謂長時間吧。有人說「浪費別人的時間等於謀財害命,浪費自己的時間等於慢性自殺」。

Image description 《半生緣》的世鈞優柔寡斷,斷送他與曼楨一生的愛情。(劇照)

貼近現實

回想過去,我們在年輕的時候,花了多少時間在曖昧這個惡魔身上?雖然說時代進步,男女平等,但總結經驗來看,女人表白始終較蝕底。在合理交往的日期(如是成年人,大概是半年內)過後,若想進一步,作出各種暗示,不論男方或女方,在作出表白或暗示後,對方皆無動於中,或者向來忽冷忽熱,成功機會率應是近乎零(如果表白了結局更可是負數,因為大家尷尬得隨時連朋友都沒法子做!)。花時間在不對的人身上,就像一個明明想吃中餐的人,偏偏走去西餐廳叫白粥油炸鬼,這是不可能的任務。

(以下含劇透)在《去吧!女神兵團》中,男女主角最終大團圓結局,男人把女神追到手,由觀音兵榮升成為大將軍。條件有兩個,第一,女神的才華型靚佬男友劈腿,傷盡她的心;第二,女神開口要求男主角娶她為妻,而他亦迅速答允成親。電影雖然誇張惹笑,但都有幾分寫實。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