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從革命分子到進步分子

2019-06-13

看報道,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5月底簽署法令,將俄羅斯44個機場冠上「俄羅斯歷史偉人」的名字,並認定此舉可促進全國人民的團結及愛國熱情。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SVO)由6月1日起冠上普希金的名字,成為冗長累贅的普希金科謝列梅捷沃機場。

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是十九世紀俄羅斯的大文豪,殆無疑問。他在1837年逝世之後,屠格涅夫(Ivan Turgenev)稱讚他的詩的本質,就是俄羅斯人民的本質。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yevsky)曾發表長文讚美普希金,指從未有過一個詩人像他那樣得到普世的同情。可是,普希金始終出身貴族,他的作品,尤其是詩體小說《葉甫蓋尼.奧涅金》(Eugene Onegin),終究不是一般俄國老百姓那杯茶。是以1918年,俄羅斯內戰期間,憤怒的農民曾大 肆破壞及燒毀普希金家的房宅,及他就讀的學府。

Image description 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自6月起冠上大文豪普希金的名字。(網上圖片)

蘇維埃式英雄

普希金年輕時追求言論自由,反對沙皇的專制。1820年,他發表《自由頌》一詩,得罪沙皇,被放逐6年,期間寫作度日,並開筆創作《葉甫蓋尼.奧涅金》。他的知交同學參加了1825年12月14日的起義,遭沙皇尼古拉斯一世血腥鎮壓了,其中5人被處決。年輕的普希金曾經充滿革命熱忱,雖然沒有參加12月起義,依然逃不過被監視的命運。

跟許多年輕時激進的青年一樣,普希金在起義失敗後變得溫和。1826年, 放逐期滿,他積極的去信央求沙皇准許他返回莫斯科,信誓旦旦自己已不再「激進」和「革命」,終於得到批准。回歸莫斯科貴族社會後,他積極寫作,並於1831年娶得大美人。在布爾什維克派眼中,普希金曾經支持革命及反沙皇,亦曾跟皇朝妥協,說他是進步分子,可以。說他是反動分子,同樣可以, 視乎政治需要而已!

普希金被奉承為「俄羅斯詩歌的太陽」、「俄羅斯的春天」、「俄羅斯的清晨」、「俄羅斯(文學)的亞當」……堪與但丁、莎士比亞、歌德等歐洲文壇巨擘日月爭輝,始於1922年。蘇聯首任國民教育人民委員會委員盧那察爾斯基(Anatoly Lunacharsky),下令重印沙皇時期的名家作品,特別推崇普希金,不單重建他的故園,並在1927年將普希金家鄉附近地區命名為「普希金區」。1930至1931年,盧那察爾斯基領導的編委會,編訂了《普希金全集》共10卷,收入不少學者專家大拍普希金馬屁的文章,捧他為蘇維埃式英雄。

盧那察爾斯基如此高規格的捧普希金,皆因得到史太林的批准。史太林決定在1937年、普希金逝世100周年,大事鋪張慶祝。在列寧格勒、基輔、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格魯吉亞首都提比里斯等,豎立普希金的塑像。無數街道、廣場、學校、公園、地鐵站、集體農場、公社……以普希金命名。作曲家譜新樂曲、戲劇家創作新戲、作家寫新書,讚頌普希金。街道及公共場所貼滿普希金頭像的海報,各大城市辦普希金的展覽、講座,遊客區充滿普希金紀念品。

據統計,當年有關普希金的書刊出版了逾1400萬冊,翻譯成蘇聯22個共和國的文字,且包括希臘文和希伯來文。1937年2月10日,史太林和蘇聯所有高幹參加了莫斯科大劇院(Bolshoi Theatre)的隆重紀念典禮,並直播到全蘇聯境內。

Image description 俄羅斯總統普京5月底簽署法令,將俄羅斯44個機場冠上「俄羅斯歷史偉人」的名字。(路透圖片)

普希金被神化

為什麼史太林要將普希金神化?史家提出4個理由:

其一,史太林是普希金的粉絲。

其二,流亡國外的俄羅斯文化人, 此時熱中於復興沙皇時代的俄羅斯文化,對抗蘇維埃式社會主義文化,並打算在普希金逝世100周年舉辦慶祝活動。史太林塑造普希金為蘇維埃式英雄,乃為了搶奪話語權。然而,許多學者不同意這個看法。殺雞,何須用到牛刀?

其三,由1936年開始,史太林發動大規模的肅反、清算和屠殺,秘密警察橫行,全國氣氛繃緊,人人自危。大事鋪張慶祝有助安撫及和緩人民情緒。

其四,史太林此時已放棄世界革命,安於建設「一國社會主義」。此「一國」當然是俄羅斯。要將蘇聯俄羅斯化,當然要捧一個俄羅斯文學之「神」,代表蘇維埃文化。普希金最大的政治功能,正如意大利馬克思主義者葛蘭西(Antonio Gramsci)的評論所云:「普希金已成為一個多民族國家的共同文化偶像,帝國最強而有力的統一力量。」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