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占飛:看溫布頓網賽 細說青草

2019-07-10

歷史最悠久的網球競技── 溫布頓網球錦標賽,從7月1日起,正式展開為期兩個星期的球星大比併。網球界一向最重視的是四大滿貫的比賽,而溫布頓網球錦標賽,是四大之中唯一在草地上舉行的賽事。

溫布頓網球賽首次舉辦是在1877年,當時只有男子單打,1884年才增加男雙和女子單打比賽,女雙和男女混合雙打則是在1913年加入。到目前為止贏得溫布頓網球賽最多的球星,是有「費天王」、「瑞士快車」和「草地之王」等外號的費達拿(Roger Federer),一共獲得8次獎盃,是史上第一人。

費達拿從2003年起,已經連續5年奪得溫布頓冠軍,一心想創造歷史,就是在2008年再奪寶座。他順利進入決賽,對手是在草地上都曾被他擊敗的「泥地王」拿度(Rafael Nadal)。拿度在四大滿貫中已經獲得三大的冠軍,就差草地賽便能完成四大滿貫的大業。所以這一戰特別受到網球界的關注,被譽為網球史上最偉大的決賽。

Image description 溫布頓網球錦標賽是歷史最悠久的網球競技,圖為去年比賽。(法新社圖片)

不可以主義

2008年時的拿度,不管在什麼場地,已經23勝,其中更包括在溫布頓之前舉行的女王俱樂部草地錦標賽。而費達拿也破紀錄地贏得第五個哈雷草地公開賽冠軍。兩人在決賽中創出了歷史上最長的決賽時間,一共打了4個鐘頭又48分鐘。前四盤的賽事,兩人各贏兩盤,第五盤的決勝盤,不是普通賽事的在6比6之後以首先搶得7分勝出,而是採取必須連勝兩局才能贏出。最後結果是拿度以9比7完成四大滿貫,費達拿期望六連冠的歷史美夢破滅,同時也終止了他在草地上的65連勝紀錄。拿度勝出當然興奮,但費達拿失望之情也洩露在他眼裏的淚光之中。

今年的溫布頓賽事是由去年的冠軍祖高域(Novak Đoković)衞冕?抑或再演拿度與費達拿之爭?還是會由最近新崛起的年輕小伙子們爭冠?要看這兩個星期的戰績才能判定了。

看溫布頓網球比賽有些什麼特色?除了規定個人穿着的網球裝一定要是白色之外,就是每每在比賽中途時,忽然遇上下雨而要暫停賽事。最特別的一點,就是在第一圈比賽時,球場上的草青綠如茵,煞是好看。但比賽愈多之後,兩邊的發球線內外,綠色的草沒有了,剩下的只是一片土色而已。原因無他,球員出出入入踐踏造成的結果也。

占飛這兩年看到球場的草逐漸消失而露出泥土時,總會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台灣作家龍應台在《香港筆記.不可以主義》寫的草地不可以坐的事件,龍應台是這樣寫的:「在公園清翠如茵的草地坐下來,沒有幾分鐘,管理員出現了:不准坐……奇怪,草地青青,不就是要給人們徜徉、作夢、放風箏嗎?不就是讓孩子們翻滾、奔跑、捉迷藏嗎?」

是啊,在草地上徜徉、翻滾、奔跑、放風箏和作夢,是不少人的夢想,但香港自開埠以來,擁有一片草地的人家,都是英國人的居所,普通老百姓是不可能擁有的,那不只是奢求,而且連想也不能想。如今香港地少人多,能有公園的綠草讓人欣賞一番,已經是不可多得的夢想現實呈現了。試想想,如果港人的小孩都在草地奔跑翻滾徜徉,那草便沒有多久,就會和溫布頓網球賽的草地球場在最後一圈比賽時那樣,只見泥土不見青綠了。

占飛又想起,香港大球場在2013年7月舉行的那場國際足球友誼賽,賽後草地變成一片泥濘的景象。那年8月,康文署還成立香港大球場專家小組,就如何提高大球場草坪質素提供專業意見。而康文署在之前更高薪聘請了海外專家來港,專門教授大球場職員護草知識。可見,養草,不但要專業,而且還花費高昂得很哩。

Image description 到目前為止贏得溫布頓網球賽最多的球星是費達拿。(法新社圖片)

草根與黃金

草,已經不是白居易筆下的「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野草了。草也不是唐彥謙筆下的「天北天南繞路邊,托根無處不延綿。萋萋總是無情物,吹綠東風又一年」的無情物,那是有價品,而且價錢不菲。

美國在淘金熱潮時期,到處開挖,為的是找到地下的金礦。那時流傳着不少關於金礦何在的話語,其中之一是,山脈土壤表層如果草根生長茂盛,底下便蘊藏黃金。此後,「草根」便被引進社會學的範疇內,賦予基層民眾的意義。香港最多的便是草根階層,但草根階層名下,大多數連黃金都少有,更別說金礦了。草根階層較有閒情逸致而又買得起的,頂多是在家裏的魚缸內養養水草而已。真正綠草如茵的景色,只能在公園內看看罷了。

或者像占飛這個草根階層一樣,年年都觀看英國溫布頓草地網球大賽,看着綠草如何變成土黃,明年又變成青翠。

撰文:占飛